君老大最不喜欢的就是跟陌生人同行?



难道凤舞对君老大而言,不是陌生人吗?!



特别是陌生的姑娘?



凤舞不是姑娘吗?!



严妍内心气不顺,心不平,内心被嫉妒左右,气的她几乎失去理智的抓狂!



这时候,凤舞已经检查完宁夫人了,面色淡然的走出来。



风浔忙迎上去:“如何了?如何了?小姑姑如何了?”



凤舞一边取过皂角净手,一边淡淡开口:“宁夫人的毒已经解差不多了,只是身上还剩一点余毒靠喝药就能清理干净。”



说完,凤舞用眼神指示桌案上,那里就有她刚才写完的药方。



严夫人看着低头净手的凤舞,那双凌厉的眼眸有些复杂。



她对凤舞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后来对她又诸多挑剔,恶语相向,可这丫头不言不语,却在默默无闻中救了那么多人……



跟她比起来,自己真的是……



严夫人苦笑,她郑重的望着凤舞:“凤姑娘,多谢了,回京之后如果有什么为难之事,就来严府,能帮上忙的,我严家一定责无旁贷。”



说着,严夫人对凤舞递上一块小小的木牌。



木牌有手掌般大小,上面雕刻着一只巨鹰,这只鹰隼的眼眸暗沉犀利!



风浔心中一动,抢过木牌就塞到凤舞手里:“这可是好东西,先收着。”



严妍气极了,一把从凤舞手里将这块木牌夺了去,气呼呼的说:“谁不知道这是好东西?这可是我严家商会的提取卡!凭借这张卡,可以透支十万两呢!我都没有这张卡,凭什么给你啊!”



严夫人气得差点一巴掌拍严妍脑袋上!



她是愚蠢吗?!还是她从来不关心她这个娘亲的?!



严夫人之所以给凤舞这张卡,除了感觉凤舞这次的救命之恩外,最重要的,还是买她自己那条命!



见面的第一次,凤舞就放话说中了她的病情,可当时严夫人对凤舞极其不屑,不但不信,反而还羞辱了她一翻,但是后来凤舞一次次证明,她的医术绝顶高超,所以,严夫人每天晚上做梦都梦到自己重病身亡……所以,她对凤舞的态度才会改变那么快。



严夫人盯着严妍!当时她也一直都在场,她就这么不关心自己这位母亲的吗?越想,严夫人就越寒心。



出了院子之后,风浔看着凤舞,欲言又止。



凤舞也不问,只笑着挥挥手:“今日我们就启程了,那就京城见啦。”



然而,凤舞还没走出几步,风浔就喊住她:“小舞——”



“嗯?”



凤舞下意识的回头。



“你……”风浔顿了顿,才道:“你已经检查完小姑姑了,要不,也顺便去看一下君老大吧?”



风浔现在已经知道凤舞的脾气了,这丫头就是口是心非,其实内心多么想接近君老大啊?可就是碍于情面,故作疏离。



他这一说,凤舞第一反应肯定是拒绝。



果然——



凤舞现在恨不得远离君临渊,于是下意识的赶紧摆手:“你们家君老大没什么事,身体自我修复能力比任何人都强,他只需要卧床休息三天,就能自行恢复了,我就不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