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宁夫人下的毒,可清楚了?”凤舞问。



曲嬷嬷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到现在,这件事还是无解呢。



凤舞淡淡一笑:“之前我没有说明,宁夫人中的是慢性度,之前并没有发作,但是在生完宝宝后,却被刺激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帐篷里那盆淡粉色的郁金花粉——”



曲嬷嬷瞬间眼眸一亮!



她终于想明白其中的关键了!



“郁金花是小静从外面捧回来插好的,还特地放在宁夫人床头,说闻着郁金花的香味,夫人和两个宝宝都能睡的更好些,确实有了这盆花后,两位宝宝就再没有闹过……”曲嬷嬷脑海里散发开去,“小静不是世代奴仆,她是从外面买回来的,如果有一个恨不得夫人和宝宝死的话,那就非楚姨娘不可了!”



凤舞知道这是宁夫人的家事,她能点出这些,已经是看在风浔的面子上了。



凤舞将两只小虎仔都交到风浔手里,正准备进帐篷的时候,里面就传来一道惊呼声——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昏迷不醒了!来人啊!救命啊——”



凤舞看了曲嬷嬷一眼。



曲嬷嬷恨的牙痒痒:“这就是小静!”



凤舞哦了一声,随即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帐篷上,虚弱的宁夫人双眸紧闭,脸色苍白无血色,气息微弱,仿佛已经死去。



看到凤舞进来,严夫人忙站起来,充满希冀的目光祈求的望着凤舞:“……”



就在不久前,严夫人对凤舞还各种嘲讽和不屑,然而现在,却已然将凤舞当成了救命稻草。



“凤姑娘……你能救救她吗?你能救救她吗?”严夫人眸中饱含祈求之色。



一旁的严妍咬着下唇,低垂着脑袋。



凤舞没有时间回答严夫人的话,她只对风浔说:“找我家秋灵过来,需要她做帮手。”



“好!”



风浔飞快的出去了!



因为凤舞之前的丰功伟绩,所以宛平镇的镇长大人在帐篷搭建起来后,便将最宽敞的一间让出来请凤二夫人她们入住。



好在凤舞早有准备,一路上都让美人娘亲带着黑色帷帽,遮住那张惊世绝美的容颜,所以才没有招惹来其他的麻烦。



秋灵她们正在紧张等待消失的时候,风浔忽然门外冲进来,一把抓住秋灵,转头就对严二夫人说:“借秋灵一用!”



说着,直接就将秋灵给拽走了!



秋灵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躲着风浔。



因为当初在云来楼的时候,凤舞扮演了丑姑娘,而她扮演的,就是丑姑娘身边的丑丫环。



后来自家小姐千交代万交代,告诫她千万不要露出破绽被风浔当日的身份,所以这些日子来,秋灵就一直躲着风浔,避免跟他多接触。



风浔一把抓住秋灵,便见这丫头像只小鹌鹑一样缩着脑袋,还低垂着眼眸,完全不敢跟他对视的胆小模样。



“我很可怕吗?”风浔下意识摸摸自己那张清俊雅逸的脸,明明长得很帅啊。



秋灵还是缩着脑袋,不吱声。



“我是不是见过你啊?”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