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君武帝,竟被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直接推开,狠狠撞到身后的案几上。

“陛下!”

高公公扶住君武帝,口中惊呼。

君武帝只觉得气血一阵翻涌,差点一口血呕出来!

好恐怖的力量!

他家小丫头……

就在君武帝担忧的望着凤舞时,此刻的凤舞却盯着那位姚爷爷,眉目间浮现一抹冷笑!

冷笑?

凤舞竟然敢对灵圣境巅峰强者冷笑?

在场众人全都瑟瑟发抖,在灵圣境巅峰强者的威压下,他们下意识恐惧惊慌。

“你这丫头,胆子倒不小。”姚远盯着凤舞,目光森冷,语气平静如无波海面,没有任何起伏道,“不过,便是有这样的胆色,今日你也必死。”

“所以,这就是你们大衍皇朝的规矩吗?”凤舞嘲讽出声,“先是提出赌约,然后强行比试,比试输了就要杀人?你们大衍皇朝就是这样无法无天的吗?!”

炎灵郡主从地上站起,冷笑看着凤舞:“小姑娘,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我们大衍皇朝实力有多强呢。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你跟我讲道理?我为什么要跟你讲道理?姚爷爷,现在立刻杀了她!”

凤舞问:“为什么?”

炎灵郡主:“因为我看你不爽。”

“因为实力比你强,所以可以随意践踏契约!”

“因为我看你不爽,所以即便在你地盘,我大衍皇朝的人也可以随意杀你!”

“因为想杀你,所以就杀你,道理?在强大的大衍皇朝面前,谁跟你讲道理?”

“我大衍皇朝每一位子民,于你们这些小国的人而言,都是高贵的存在,要杀你们,杀便杀了,还要选日子么?!”

……

炎灵郡主嚣张至极!

凤舞气的咬牙,目光死死盯着炎灵郡主!

炎灵郡主冷笑:“不服气?不服气的话,有朝一日,你去灭了大衍皇朝啊,只要大衍皇朝在一日,我们这些子民,就比你们尊贵太多!”

“姚爷爷!”炎灵郡主不耐烦再跟凤舞说话,第三次催促。

遥远点点头,上前一步。

他抬手握住凤舞纤细颈项。

他竟想直接将凤舞的颈项捏断。

凤舞想避开,可是遥远不知道做了什么,凤舞只觉得自己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连抬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哪里还能反抗?

所有人都亲眼看到,这位灵圣境巅峰强者,他单只手将凤舞举起。

而此刻的凤舞,双脚已经离地,悬空着。

“不!”

君武帝和风北王妃同时怒吼出声!

他们想往前冲,可是——

凤舞和这位灵圣境巅峰强者之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隔着他们,无论他们怎么往前冲,都冲不进去!

可恶!

眼看着凤舞就要被掐死了……

君武帝目眦欲裂,一口鲜血狂吐出来!

如果小舞死了,他要怎么跟君临渊交代啊!!!

就在这最关键时刻!

一道冰冷声音传来:

住手。

声音冰冷而漠然,带着无法言喻的威严,听的人心头发寒。

君武帝这些实力弱的心里发寒也就罢了,偏偏就连姚远这位灵圣境巅峰强者,脊背也是一阵发寒!

怎可能?

他们可是灵圣境巅峰强者!

姚远只觉得一道无形力量抵住他咽喉。

若他不放手,那道黑暗力量就会将他咽喉刺破。

好恐怖的对手!

嘭的一声,凤舞坠落于地。

“小舞丫头——”

风北王妃早已经快步冲去,快步接住凤舞,急急将她带离灵圣境巅峰面前!

而此刻,那道遥远地方传来声音的主人,终于现身。

“令狐大师!!!”

当众人看到这位高人时,齐齐松了口气。

是了,也只有令狐大师,才能在这样危险关头力挽狂澜,十多年前如此,现在同样如此。

君武帝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再次一紧。

令狐大师寿元快尽了……这是他老人家亲口对他说的,那一次……会对他的寿元造成影响吗?想到这,君武帝心更慌了。

要知道,令狐大师乃是君武帝国的定海神针,一如呼延老祖在北燕国的位置。

君武帝双眸紧紧盯着眼前这一幕,丝毫不敢放松!

而此刻,令狐大师却已站在两位灵圣境巅峰面前。

“炎亲王近来可好?”令狐大师淡淡开口。

姚远和马泉泉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惊讶之色。

这位令狐大师,实力并不是灵圣境巅峰,而是……

“你的实力,已晋升到那个境界了?”姚远咬牙。

令狐大师淡淡开口:“侥幸,刚入门而已。”

即便是刚入门,对付他们两位也是绰绰有余了。想到这,姚远和马泉泉心中都打了退堂鼓。

像他们这样的强者,比起其他人来说,更加的惜命。

因为他们修炼到这种地步,付出的心血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所以他们死不起。

“令狐,你要和我大衍皇朝为敌?!”姚远目光冰冷,语带警告。

虽然他们实力不如令狐大师,可是他们身后的大衍皇朝,足以让君武帝国的所有高手匍匐在地!

可是,令狐大师却微微一笑,神色冷然:“那便先杀你们二人吧。”

杀气,从令狐大师周身弥漫而出。

这个令狐还真的……

“走。”姚远和马泉泉对视一眼,拎着炎灵郡主就往外退。

炎灵郡主怒道:“姚爷爷,我不走,我……”

可是很快,炎灵郡主的声音就消失在门外。

令狐大师回头看到凤舞,那双高冷疏离的眸子变得轻柔许多,他对君武帝道:“照顾好她。”

君武帝忙点头。

下一刻,令狐大师已经飘然远去。

他来的快,去的也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是他留下的传说,却让人津津乐道。

众人长长舒了口气,只觉得这一日过的尤其艰难。

他们从皇宫出来后,这一夜,必然是难以入眠的一夜。

他们每个人脑门上都盯着四个字:大衍皇朝。

时隔百年,大衍皇朝又来了。

其实许多人都只活着几十年,对于大衍皇朝的印象,就留在传说中,故事中,但是,当这一日,大衍皇朝从传说中走出来,落于地面的时候……

君武大陆,从这一日,开始变得不同了。

姚远和马泉泉拎着炎灵郡主离开皇宫。

帝都城外,密林中。

“姚爷爷,你们放我下来!”炎灵郡主愤怒的声音响起。

姚远这才将炎灵郡主放开。

炎灵郡主一落地,便咬牙道:“姚爷爷,马伯伯,父亲将你们交给我手中的时候,可是亲口说过,让你们保护好我的,你们就是这样保护本郡主的?!”

眼前这两位灵圣境巅峰脸色顿时沉下来,变得异常难看。

炎灵郡主顿时意识到,这两位是灵圣境巅峰,即便在大衍皇朝,这种层次的强者,也是极难得极难得的,整个炎亲王府也没几位。

咳咳……

炎灵郡主顿时改变了态度,她脸上浮现一抹委屈之色:“姚爷爷,马伯伯,那凤舞如此欺我,你们怎么能……”

姚远皱眉道:“那位令狐大师实力已经到那个境界了,如果出手,他讨不了什么好,而我们三人则必死。”

炎灵郡主惊讶目光望着他:“姚爷爷,是真的吗?”

姚远点头。

炎灵郡主抹去泪水,当即冷笑道:“没想到君武帝国竟还有这样的人,倒是有意思。”

姚远道:“当年牧……据传他说这边收了几个徒弟,那位令狐,会不会是他的弟子?”

马泉泉皱眉:“如果是……那必定更难对付。”

炎灵郡主:“你们在说牧……那位吗?”

姚远和马泉泉这两位灵圣境巅峰并没有跟炎灵郡主解释的意思,而是直接道:“看来以我们之力对付君武帝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炎灵郡主摸着下巴,陷入沉思中。

炎灵郡主是个聪明人,刚才她气的差点失去理智,但现在冷静下来后,立刻进入利弊分析状态。

“原本想凭借他们对大衍皇朝的敬畏为所欲为,却没想到凭空出来一个令狐大师!”

“我们大衍皇朝想过来强者,非常麻烦,越是实力强的人过来,花费消耗越是巨大,光是送我们这批人过来,便已耗费家族许多钱财了。”

炎灵郡主摸着下巴,一边走一边思索着:“不过,这君武帝国倒是藏着许多秘密呢。”

“你们看,那星陨院里的璇玑夫人,呵呵,当我不知道她是谁呢?她的身份……若是她爹知道,怕是立刻会找过来!”

姚远和马泉泉点头。

璇玑夫人那张脸,只看一眼,就能辨认她的身份来……

“将这个消息发给父王,是趁机除掉她,还是用她换人情,端看父亲的意思。”

“还有,那凤舞……你们不觉得,她长得和璇玑夫人有些像吗?”炎灵郡主疑惑,“这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小年纪,灵国境巅峰强者,我们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让独孤家速速查消息。”

“还有!”

炎灵郡主咬牙:“独孤夫人口中的凤凰神血又是怎么一回事?凤凰神血何其稀罕?”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