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巴老的话,风浔有些尴尬的摸摸脑袋。

当时他们一行人还不知道凤舞就是丑丫头呢,追在她身后,追的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风浔记得当时他都追进青楼里去了。

想到这,风浔的目光和君临渊对视一眼。

君殿下别过脸去……

如此丢脸的事,他根本不想再提。

“咳咳……”风浔赶紧转移话题,将巴老的注意力引到其他地方去了。

……

凤舞这次回来不仅见了巴老,还见了不少的街坊邻居们。

在这期间,不知道君临渊是不是故意的,他一直陪伴在凤舞身边,以保护着的姿态,寸步不离。

街坊邻居们看他们的眼神……顿时变得暧昧起来。

当他们得知这就是闻名天下的君殿下时,一个个都表示惊讶极了!

一年多前君临渊来到北境城,他们还觉得君殿下是天上的神祇,强大的不可一世,疏远的不得了,可这一次……看着像下凡的神仙了呢。

当王大娘打趣他们的时候,这位殿下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薄唇微微上扬……这可真的是……

一直到凤舞和君临渊一行人离开北境城,这一次见面在北境城的老百姓中,被他们津津乐道许久许久……

当北境城主得知赶来的时候,凤舞和君临渊已经走了。

“走了?”北境城主郁闷极了,拉着蓝伯大声问。

蓝伯一点扫地,一边点头:“走了呀。”

北境城城主懊恼不已,你说他闭关个什么闭关啊,君殿下来了……他居然没有碰到面?

而此刻的凤舞和君临渊已经一路往帝都而去了。

当初这条路,凤舞走了一月有余,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哪里需要一个月?

不过七日时间,他们就已经踏上帝都的泥土了。

凤舞家都没回,直接将君临渊往他的王府里送。

因为君临渊内伤需要疗养,而且他还有所感悟。

凤舞将君临渊封王府地下室内。

“你就待在这安心养伤,不管外面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许出来,直到你的伤修复好为止,可记住了?”

凤舞这次是真的认真了,目光盯着君临渊。

君殿下微微蹙眉。

凤舞双手扶着君临渊双肩,前所未有的认真:“君临渊,你的内伤如果不好好修复,真的不行了。”

君临渊接连不断的受伤,每次受伤都会重创丹田,凤舞检查过,他的丹田伤痕累累,脆弱的不行。

“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修复身体,听话,好不好?”凤舞几乎用哀求的声音。

“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必出关。”君临渊一瞬不瞬盯着凤舞。

“好。”凤舞展颜一笑。

……

凤舞退出地下室后,将这周围布置下结界。

如此一来,就没有任何人能打扰到君临渊修炼了。

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君临渊都听不到了。

只有这样,他才能心无旁骛的修复身体。

“这三个月,至关重要。”凤舞认真盯着宫嬷嬷。

宫嬷嬷见凤舞面色凝重,她脸上也跟着认真起来。

凤舞又道:“不要让别人知道他在这里……这一次,他必然不能再中断修复了,不然……有很大几率会丹田破碎……甚至走入魔道!”

宫嬷嬷再次认真点头。

凤舞交代完毕后就要走。

宫嬷嬷却再次喊住她:“舞姑娘请留步。”

“嗯?”凤舞停住脚步,回过头,疑惑看了宫嬷嬷一眼。

宫嬷嬷看看那被封闭起来的方向,再看看凤舞,沉吟半许才道:“舞姑娘……不留在这吗?如果殿下知道的话,应该会很希望舞姑娘留在王府之内。”

宫嬷嬷最想问的是,殿下现在身子不好,你不担心吗?

凤舞淡淡点头:“这三个月,至关重要,我是必然要来守护着他的,不过我现在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

宫嬷嬷闻言松了口气。

凤舞回到凤族。

迎接她的,是秋灵她们。

这几个月,她们一直担心的凤舞,现在凤舞终于回家了,她们的心才安下来。

段朝歌看到凤舞,直接就哭了。

“呜呜呜,小舞你怎么走了,这三个月我好想你……”

段朝歌一边抹泪一边说,“西北方向不断有消息传来,还有人说你已经在路上死了,我怎么可能信?将她打了一顿!”

凤舞微微蹙眉:“死讯?”

段朝歌猛点头:“对啊,不断有死讯传来,陛下那边都知道了,一直担心的很。”

凤舞便问赵嬷嬷这是怎么回事。

赵嬷嬷眼圈红红的,后怕的点点头:“之前确实有消息传来,说你死在了北燕国,而且……似乎是……”

“是什么?”凤舞追问。

赵嬷嬷:“似乎是……和北燕的娆惜公主有关。”

凤舞:“哈?所以传言是娆惜公主害死我的么?”

赵嬷嬷点点头:“当时你秋叔急着去打听消息,可惜君殿下、风小王爷还有玄奕小侯爷都不在,最后他跑到风北王府上打听消息,可风北王府那边也没有消息……”

“这件事不知怎么的,被二夫人知道了……”

“对了,我家美人娘亲呢?!”凤舞一把抓住赵嬷嬷,急声问:“我回来好一会儿了,怎么没见到她?她人呢?”

凤舞急着往里面冲,赵嬷嬷他们都追在身后。

“在里屋,在里屋呢,之前我和你秋叔小声商量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被你娘亲听到了,她听说你死……的消息,一下子吐了血,一直到现在情况都不好。”

赵嬷嬷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这一个月来,她的情况越发差了……”

“太医呢?没有去请吗?!”凤舞看到躺在床上,清瘦了许多的美人娘亲,眼泪差点没掉出来,她握住没人娘亲的手,赶紧给她把脉。

一旁的赵嬷嬷道:“陛下已经派了楚太医过来,可楚太医……说这是绝症,他也没办法治,这怎么就绝症了呢……”

凤舞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烦躁情绪都排除掉,这才认真给美人娘亲把脉。

这一把脉下,凤舞的眉头微微蹙起。

原本她也不信什么绝症的,毕竟忧思过度,怎么也不会是绝症,可是美人娘亲这脉象……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