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您曾经说过,我的机缘在东桑国?”御冥夜前所未有的冷静凝重。

大长老见御冥夜如此认真,他的神色也凝重许多。

“你的大机缘,确实在东桑国,但是那个地方太过危险……可谓九死一生。”

御冥夜深吸一口气:“便是九十九死一生,我也拼了,走!”

御冥夜说走就走!

他的骄傲绝不允许……

君临渊回到屋内的时候,凤舞下意识睁开眼睛。

“君临渊?”凤舞从床上坐起,惊讶望着君临渊,再低头看看自己,“我怎么睡在床上?”

君殿下想到之前酝酿了半天的表白情绪被这丫头睡没了,他有些气恼的瞥了凤舞一眼,也没再理她,自己坐在角落盘腿打坐。

他又生气了?

凤舞惊讶望着君临渊,简直难以置信。

“你生气了?”

少女披着被子,蹲在君临渊面前,狐疑望着他。

君临渊睁开眼眸,无声瞟了凤舞一眼,继续闭眼修炼,不再理会她。

凤舞:“额……”

她摸摸脑袋,认真回忆自己是不是得罪这位君小气了。

不过,凤舞现在已经大概摸清楚君临渊的破脾气了,不能直接问他为什么生气,而是要婉转含蓄着来。

凤舞干脆盘腿在少年面前坐下,那双清澈如水的翦水秋瞳眨巴眨巴望着他。

君殿下傲娇的微微上抬下巴。

凤舞看了只觉得好笑:“喂,君临渊,该不会是我抢了你的床,所以你才这么生气吧?”

君临渊没有说话。

凤舞目光落到他鞋袜上,忽的一怔:“你出去了?”

君临渊:“……”

凤舞板着脸,有些小生气:“你病好了吗?所以可以出去乱跑了是吧?”

君临渊:“……我……”

凤舞:“我这么辛苦治你,结果你居然大半夜还跑出去受寒?你你你,气死了!”

于是形势又开始颠倒过来,换成君临渊哄他家小姑娘了。

……

第二日,趁着还有点时间,凤舞去见了她的老朋友,皇级药师巴老。

凤舞去的时候,巴老正在愁眉不展的纠结着,因为他正在炼制的一炉丹药,已经炼制十回了,十回都失败了。

“呀,小舞丫头!”巴老看到凤舞,甚是惊奇:“你回来了?!快快快,帮我参谋一下,这混元丹……”

巴老看到凤舞,眼睛里就再看不见其他人了,拉了凤舞就往回走。

风浔一脸惊奇:“巴老,您和小阿舞还挺熟?”

巴老回头瞅了风浔一眼:“这叫什么话?我们当然熟了,不过你们怎么一起来的?你们很熟?”

风浔一只手搭在凤舞肩头,一边得意瞅巴老一眼:“熟?她是我妹,你说熟不熟?”

巴老疑惑的目光看着风浔,风浔抬着下巴,面带骄傲,任由他看。

“这……不对啊。”巴老看看风浔,又看看凤舞,“当初你们不是还来我这要抓捕小舞丫头吗?对吧?当时小丫头跑挺快,你们追的也凶?难道是我记错了?”

风浔有些尴尬的摸摸脑袋……

ps:求下月票票呀~~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