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敏感纤细的君殿下翻来覆去,那聪明睿智的脑袋想啊想啊……终于,他做好了心理建设,终于鼓起勇气,继续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

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嘛。

“小凤舞,其实我……”

就在君殿下鼓起这辈子最大的勇气,握紧拳头,目光盯着天花板,准备说话时——

“呼,呼,呼——”

一道均匀绵长的声音从两米处的地面传来,并且,还带着小小的酣睡……

那位拥有和大陆巅峰强者对话实力的太子殿下……那位跺一跺脚大陆就会地震的绝世强者,那位……

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他侧过身子,那双一向睿智的眼眸,此刻正死死盯着那卷的跟长饼似的被褥。

皎洁月光从窗外倾泻进来,照的一世清辉。

长筒被褥里的少女,只露出光洁额头……

从君临渊的视角,他能看到少女大部分的面容,此刻她睡的正酣,小脸蛋绯红,打了满足的小鼾声。

求君殿下此刻内心的阴影面积……

君临渊那一向紧绷的俊颜,出现一丝裂缝,他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才终于将内心的……情绪压制住。

他从床上起身,走过去,半蹲在凤舞身前。

即便有浓重阴影笼罩着,她丫头居然还能睡的那样沉稳香甜,君临渊也是……

他能怎么办?

内心所有的郁闷,都化为一声长长的,无奈的,叹息。

少女双眸紧闭,睫毛浓密卷翘,宛若蝶翼一般,若是睁开眼睛,那眼眸何等清澈,何其灵动?

睡着的她犹如最单纯的婴儿般,肌肤莹莹如玉,吹弹可破,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你呀你——”

满腔气恼,最后化为浓浓的宠溺。

少年长臂伸出,将他家小姑娘抱进臂弯,再慢走几步,轻轻将她放入床榻上。

少年趴在床边,那双清澈深邃眼眸宛若顽皮的小男孩看着家里新出生的婴儿似的,眼眸中充满了好奇。

他一会儿戳戳她小脑袋,一会儿又动动她肉呼呼的小手……满眼宠溺,爱不释手。

“嘤——”

就在少年摸着他家小姑娘手手的时候,少女反手拍过去,身子一歪,带着卷筒被子面朝里面,嘴里还嘟哝着:“君小气、君生气、君气包、君……”

君到后来,已经变成菌菇、菌菇、香菇、猴头菇……一边说还一边巴砸小嘴巴。

君临渊看的目瞪口呆:“……”

最后,他苦笑的摸摸小丫头脑袋,标准的小吃货无疑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道轻微声响。

“浑~啾啾——”

这是风浔小时候就和他家君老大约定好的暗号。

怕吵醒小姑娘,君殿下快步出了屋子,跳出墙头。

果然,风浔正蹲在墙外,小脑袋伸的老长。

“君老大,你可算出来了。”

“御冥夜那破孩被我灌醉了,还真别说,那小子可喜欢咱家小阿舞了呢,喝醉了后,还满嘴小舞小舞叫嚷着,说要娶她。”

“还喊着要以黑暗王朝的江山为聘,娶她当黑暗王朝的女王呢。”

“啧啧,还真是这小子能干出来的事儿……”

风浔看到他家君老大出来的时候嘴角还挂着弧度,但这会儿,眼眸已经冰冷了。

“他在哪?”

冷冰冰三个字。

风浔忙道:“云来楼客栈,不过他身边有三位长老守着,这三位长老的实力不一般,他们都是灵圣境。”

御冥夜的父王对他是真的好,身边长配三位灵圣境长老,他简直能在大陆上横行无忌,可偏偏他天生有一位克星。

风浔见他家君老大径直往云来楼而去,他急急跟上去。

一边跟一边急声道:“君老大,君老大,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悠着点啊。”

主要是他家君老大受伤了嘛,若是没有受伤,之前北燕那一战已经看出来了,普通的灵圣境组团他都不带怕的。

他家君老大回他一记冷冰冰眼神。

等风浔再想说话时,他家君临渊已经消失在原地。

“哎,哎,这……”风浔摸摸脑袋,“这气势汹汹模样……该不会打起来吧?我怎么看着,心里这么慌呢?”

风浔一边说,一边抬头望向边上的玄奕。

玄奕少年惯常抱剑,一张脸绷着,像真正的剑客。

“玄小奕,你说……我这没做错什么吧?”风浔有点心虚。

玄奕拍拍风浔脑袋,叹口气,摇摇头,抬腿往前走。

“哎?哎哎?你说句话呀,我真没做错什么吧?我……就是将御冥夜的真实情况告诉君老大啊,江山为聘啊,还是迎娶回去做女王……这多吓人啊?!万一小阿舞觉得合算,然后答应了呢?你说对吧?”

玄奕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风浔:“……”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好像我是智障似的……”风浔弱弱说道。

玄奕深吸一口气:“你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是天下第一高手强,还是王国的君王厉害?”

风浔:“如果是天下第一的话,当然是天下第一强了,王国可以被天下第一覆灭,可王国却杀不了天下第一强者。”

玄奕:“这不就是了?”

风浔:“啊,哦,对……我这脑子,怎么转不过来这个弯呢!”

说实话,当御冥夜说他要迎娶凤舞的计划时,风浔真的有点着急。

一边是只会板着脸训斥凤舞的自家君老大,一边是准备江山为聘,还像小狗子似的围绕着小凤舞转的御冥夜,他当然慌了。

所以当御冥夜醉酒后摇摇晃晃要去找凤舞的时候,硬生生被风浔拍了一记脑袋,给拍晕在酒桌上了……

幸好三位长老都在各自房内打坐,没有看到这一幕……

而此刻的君临渊,已经来到云老楼了。

卓尔不凡的绝巅强者,在他家小姑娘面前憋了一肚子无奈,可对别来,他就一点都不带客气了。

御冥夜正摇摇晃晃醒来,抬眼就看到坐在他面前的君……

“君、君临渊?!”

御少年满身的酒气,在看到君临渊那一刻起,瞬间酒气全无,像只炸毛猫似的,全身警惕,眼眸充满警戒!

ps:更完,晚安~月票和推荐票,都要呀,嘿~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