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话啊!”呼延老头瞪着北燕帝。

北燕帝:“啊?啊!对,这个什么……君临渊,我瞧着……是挺好的……”

话没说完,遭来老祖宗一顿白眼。

“那什么……其实也没多好,我瞧着,也就那样……或许还有更好的……”

话还没说完,又遭来老祖宗一瞪。

而且他老人家还凶,那眼睛瞪着要吃人似的,问题是,他老人家真有这能耐啊,一巴掌下去……整个北燕都会塌的能耐。

“算了算了,跟你说不明白。”呼延老祖嫌弃的撇了撇嘴,站起来,双手背在身后准备往外走,才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下脚步,回头瞅了北燕帝一眼。

北燕帝忙跟上去,陪着笑脸。

呼延老祖哼哼两声:“那小子,论天赋论容貌论什么,你往前数一百年,往后数一百年,你都找不着第二个!”

北燕帝:“是是是……”

呼延老祖:“你别被嫉妒,你家闺女没这命,别肖想了。”

瞧瞧这语气,还带着得意呢。

北燕帝只觉得膝盖中了一枪……

他敢肯定,老祖宗之前肯定是听到他和娆惜的对话了,娆惜……完了。

果然,呼延老祖冷笑一声:“敢暗杀我们家小丫头?呵,胆子肥啊。”

北燕帝一个字都不敢坑。

呼延老祖背着走,一边走一边留了一句:“那小子,看谁敢抢!”

还威胁上了呢……

凤舞和君临渊都准备回君武帝国了。

当凤舞将这件事和呼延老祖一说,老人家顿时板着脸,不太高兴了。

凤舞拉着呼延老祖衣袖一通劝,可老人家还是板着一张脸,不高兴呢。

凤舞道:“您老人家那什么修为啊?想我了,咻的一声,随时都能到君武帝国呀,距离对您这的高手来说,那还算距离嘛,还不跟自家后花园似的?”

呼延老祖一想,确实也是……

“以后如果那小子敢欺负你,让人给你六师兄送信。”呼延老祖一边对凤舞说,一边瞪了拐走他家小师妹的人一眼。

凤舞:“嗯嗯嗯,那肯定,谁敢欺负我呀。至于君临渊他……哎呀六师兄,您这话说的,好像他是我的谁谁是的……”

呼延老祖:“最好不是!”

凤舞:“咳咳……”

“行了行了,赶紧走,走了省心,就你这丫头,太闹心了。”老人家冲凤舞挥挥手,背着走就要进屋。

“六师兄。”凤舞哒哒哒跑上去,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呼延老祖眼前一亮:“真的?!”

凤舞:“嗯嗯,本来我给您写了一份的,但后来想想,您应该会更喜欢师父他老人家亲手写的那份,所以就给您放那了。”

呼延老祖背着走,哒哒哒就进屋子去了,什么小师妹……都给忘光了。

凤舞和君临渊坐上马车。

这辆马车是玄奕千里迢迢运来的,之前凤舞他们出发的就是这辆马车,减震。

君临渊现在内伤还未痊愈,需要躺着静养,所以最需要这辆减震的豪华马车了。

凤舞原本想骑马的,留君临渊一个人躺在车厢里。

可君临渊这个大魔王总有办法让凤舞心甘情愿进车厢陪她的。

凤舞进去后,发现君临渊一直好奇望着她,便道:“你很好奇?”

君殿下低头看自己的书,傲娇脸:“谁好奇了?”

凤舞噗嗤一声笑了。

君小渊现在也会好奇了呢,活着越来越像一个人了,而不是天上的神祇似的。

凤舞靠在车壁,在腰部垫了个靠枕,寻了个最舒适的姿势,这才道:“之前不是给你修复诛仙剑嘛,所以拿了六师兄一块神铁,但又不能白拿,得还点什么吧?”

“我就想到师父手书的一份炼器诀,就拿去送给六师兄了,他想师父想的都快哭了,这份师父亲手所书的炼器诀,当初也是给我启蒙用的,也罢,给六师兄留一份念想吧。”

君殿下哦了一声,还不忘傲娇一句:“其实你可以不解释的。”

凤舞在内心啧啧两声。

不解释?不解释您这位太子殿下不会一直别扭着?凤舞现在可是发现了,君临渊可小气呢,稍不如他意,他就给摆脸色,如他意吧,又一副我不想听的样子,真的是……死傲娇,狗脾气!

凤舞哦一声:“那我以后就不解释了。”

君临渊:“……”

生气,低头看书。

凤舞见他拧眉,绷着脸,不由笑出声:“君临渊,你是小孩子吗?”

君临渊瞪着凤舞一眼,不说话。

凤舞笑的更大声了:“君小渊,有没有说你很可爱?”

还君小渊?一直想当爸爸的君大魔王瞥了凤舞一眼,耳垂却不经意的有些红了。

不过他却在心里记着小笔记:一,牧九州并没有死;二,牧九州十年前还活跃着;三,牧九州对小凤舞很重要。

想到第三点……少年脸色又有些不好看了。

马车行驶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要快一些,在路上行走了小半个月后,他们来到君武帝国边境。

北境城。

北境城,在君武帝国的西北偏北地区,从这个位置走,八百里外边是东桑国了。

才一入北境城,风浔戏谑的声音就传来:“小凤舞,要不咱们去黑暗森林走一趟?”

黑暗森林承载着他们这群人的不少记忆。

当初凤舞就是在黑暗森林里扮演丑丫头,骗了风浔,坑了君临渊,抢走仙灵果……现在风浔提起这件事还牙痒痒。

那是凤舞和他们的初次见面,凤舞想,果然是印象深刻。

凤舞笑起来:“当时一只巨鹰都能逼的我们惨兮兮的,那时候君临渊还跟巨鹰决斗呢,对了,那巨鹰什么实力呀?”

风浔道:“灵国境?”

凤舞惊讶:“君临渊两年前灵国境,现在就是灵圣境巅峰?这晋升速度也太吓人了吧?”

风浔瞥了凤舞一眼:“你还说别人?从帝都出发的时候你才灵国境初阶,现在你已经是灵国境巅峰了,你说你吓人不吓人?”

一旁的玄奕抱剑,默默在心里叹气。

他这段时间其实也是有奇遇的,一直在闭关修炼,原以为……人比人真的是,不提也罢。

“我们今晚在这住一宿?”风浔提议,“已经连续走了三天了,再不让我踏踏实实睡床,我要坚持不住了。”

凤舞离开北境城也一年多了,这次难得回来,她正准备好好逛一逛了,闻言眼睛便是一亮。

不过队伍能做主的是君临渊,她说了一算。

于是她便转头望着君临渊,可是这位君殿下此刻正侧躺在软座上,目光盯着他手中的书,似乎看的非常入迷。

“君临渊?”凤舞眼巴巴望着君殿下。

君临渊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君哥哥~哥哥?”凤舞楚楚可怜的望着他。

“咳咳!”

外面听到声音的风浔忍不住想笑,求人的凤小舞就跟一只收起了爪子的猫咪似的,还会撒娇呢。

凤舞气的想打风浔,破坏她节奏!

君临渊却傲娇的瞥了凤舞一眼:“就这么想留一晚?”

凤舞:“嗯呢嗯呢!”

凤舞满心以为君临渊会首肯呢,结果这厮居然瞥她一眼后,摇摇头。

摇头?那怎么行?

凤舞扁着小嘴,像只小可怜,低垂着脑不看人。

忽然,一只手扯扯她的小辫子。

“嘶——”凤舞吃痛,皱着小脸抬头,结果对面那位长得极好看的少年开口了。

“下车。”他就简单两个字。

少女眼眸一亮:“你自己答应的!”

其实凤舞知道,这一路上君临渊一直在命令赶路,他一定有快回君武帝国的理由。

见君临渊无奈点头,凤舞直冲外面喊着:“风小浔,去我家老宅,今晚上住那儿!”

凤族在北境城的老宅,只有一个看门的蓝伯在,其余的人都随凤舞回帝都了。

蓝伯看到凤舞,惊讶的差点认不出来。

“蓝伯,不认识我了吗?”凤舞笑嘻嘻的从马车上跳下来,对蓝伯点点头。

“五小姐!是五小姐回来了!”蓝伯激动的声音颤抖,“认出来了,老奴认出来了!是咱们家五小姐呢!”

凤舞正要跑进自己家老宅的时候,忽然,车厢内传来一阵咳嗽声。

呀!差点将君临渊给忘了……

凤舞忙跑回去,点开摁扭,一个干净的脚踏板从马车上延伸而下。

然后蓝伯就看到他家五小姐钻进车厢,很快,她就扶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她小心翼翼扶着一个少年出了车厢,并轻手轻脚扶着他往院内走去。

这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

而且他们家五姑娘看着……怎么跟个小丫鬟似的?蓝伯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咦,这不是!”

蓝伯惊呼!

是了是了,一年多前,君殿下和风小王爷他们就来过凤族老宅,当时还是他看的门呢,所以记得很清楚。

蓝伯心中有些疑惑……记得当时五小姐和君殿下并不熟悉啊,可是现在看着……似乎很亲近呢?

这是他们凤族的祖坟冒青烟了吗?!蓝伯激动坏了!

凤舞扶着君临渊,一边扶着一边问:“你行动没问题吗?会不会牵动伤口?需不需要让风浔背你?”

凤舞是真的担心,因为君临渊内伤太严重了,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这会儿早就已经歇菜了。

“对啊君老大,要不我背你吧?”风浔急急开口。

结果他家君老大却横他一眼,那张俊颜拉下来,眼眸黑沉深沉的,闪着刀光。

风浔顿时怂的缩缩脖子……他怎么啦他?他也是关心君老大呀。

玄奕没好气瞥他一眼。

连玄奕都嫌弃他……呜呜呜。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传来!

“呔!”

“好你只火云巨鹰,还敢在本公子面前出现,给我下去!”

火云巨鹰?好熟悉的名字!

凤舞一行人全都抬头望去,却见半空中一只巨大的鹰,展翅飞翔。

火云巨鹰,垂云之翼展开,地面被一片阴影笼罩着。

而火云巨鹰身后的追着的那个人,竟然也是熟人。

“御冥夜?竟然是他?”风浔表示太神奇了,“太巧了吧?!”

凤舞看着火云巨鹰在半空中翱翔而过,而御冥夜在它后面穷追不舍,只觉得神奇极了。

偏偏风浔还在旁边提醒她。

“小阿舞,那只鹰啊!火云巨鹰,你不记得了吗?当时它叼着你飞到半空中的!”风浔一脸兴奋的拉着凤舞。

凤舞黑着一张脸……那么糗的事,提它干嘛?

风浔多不会看人脸色啊,他见凤舞不理他,抬手就朝御冥夜那边喊着:“喂,姓御的,你行不行啊,连只破鹰都干不下了?”

御冥夜和火云巨鹰正在整个北境城上空折腾的,闹的北境城人纷纷躲避在家,瑟瑟发抖。

而这时候,不少人听到了风浔的话。

御冥夜和火云巨鹰也听到了。

他们齐刷刷往风浔所在的方向望去!

御冥夜看到谁不知道,但是火云巨鹰却一眼就看到了凤舞!

嗨呀!是她是她居然是她!

火云巨鹰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年多前的场景,那时候它就是叼着这个小丫头……结果居然被这小丫头给跑了!

后来它偷偷躲着看,发现小丫头和后面追杀他的少年很熟,而且那个少年还很讨好那小丫头呢!

人质!

必须抓她当人质!

嘿嘿嘿——

半空中的火云巨鹰得意的咧嘴笑,而下一瞬间,它已经朝凤舞俯冲而去了。

咦!

火云巨鹰看到凤舞身边站了一个人,那个人是……我屮艸芔茻,居然是当初很厉害的黑剑少年!

火云巨鹰吓得差点转身就跑,但它很快反应过来,不对,这黑剑少年和这倒霉少女不是一挂的,当初自己抓了这倒霉少女威胁他,他根本就不在意,还让自己杀了这倒霉少女的。

所以……他应该不会管的,对吧?!

眼看着火云巨鹰就要冲近凤舞了,御冥夜急促的声音传来:“小舞,闪开!”

但是,御冥夜没想到的是,凤舞盯着这只火云巨鹰,眼眸却闪闪发光!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火云巨鹰啊火云巨鹰,要我怎么说你才好呢?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