娆惜公主直到这一刻才真正意识到……父皇在害怕。

提到凤舞是父皇妃子这件事,父皇竟然怕成这样?

“父皇是在害怕君临渊吗?”不应该啊……

娆惜公主想着,君临渊确实实力很强大很恐怖,但那是失控狂化后的他,没有失控的话……君临渊是灵圣境高阶吧?父皇实在不应该怕成这个样子。

北燕帝又想踹人了。

这闺女生来就是跟他讨债的吗?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个凤舞已经够让人郁闷的了,现在又提君临渊,这两个人加在一起……北燕帝头痛至极。

“滚滚滚!”北燕帝不想见到娆惜公主。

“父皇,关于女儿嫁君临渊的事……”娆惜公主急急出声。

北燕帝用看智障的目光看着娆惜公主:“你说什么?”

娆惜公主:“父皇您忘了吗?之前您同意女人嫁君临渊的,便是侧妃的身份,女儿也愿……”

“你是猪吗?!”

北燕帝实在忍不住了,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着娆惜公主。

“朕以前一直以为你娆惜公主聪明绝顶,甚至还曾动过立你为储君的念头,可现在看来……朕真的是万分庆幸没有这样做,朕要是立了你,这个北燕国离亡国也就不远了!”

这样当面打脸……娆惜公主只气的面色涨红。

北燕帝:“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暗中做的那些事,别人都不知道吧?你瞒着朕,偷偷以北燕的名义和东桑国联手,和君武帝国的碧云宫、左家、花家联手,一同狙击凤舞的事,你该不会以为朕真的不知道吧?”

“父皇,这事其实……”

北燕帝:“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有任何有后果吧?你该不会以为这天下就该围绕着你转吧?你该不会以为君临渊大度到你追杀他所爱之人,他还会迎娶你为侧妃吧?!”

娆惜公主脸色越发苍白:“父皇,此事女儿可以解释……其实君临渊对凤舞,或许只是面子情,女儿有消息来源,他们两个人……”

北燕帝气的脸色铁青:“你看看这是什么!”

北燕帝将一封信砸娆惜公主脸上。

娆惜公主打开一看,发现那是君临渊的信……

信中将她做的事明明白白写清楚,告知北燕帝,并表示,劳烦北燕帝看护凤舞一段时间,不日,他将亲自登门拜访,会一会娆惜公主。

北燕帝指着娆惜公主:“你该不会以为,君临渊这会不会,就真的是跟你坐着喝喝茶聊聊天吧?”

娆惜公主被吓得颓然跪坐于地:“他,他想做什么……”

所以父皇对凤舞维护……是因为君临渊这封信?

那上面威胁的话历历在目。

若是北燕帝不照办,便是与君武帝国百年为敌,他君临渊他日必将兵临城下,灭北燕,浮尸千里,血流成河!

“浮尸千里,血流成河啊!”

“帝国百年为敌啊!”

“就因为要护凤舞,他君临渊敢许出此等诺言,你还敢说,君临渊对那丫头只是面子情?你还敢再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北燕帝被气的浑身发抖!

天知道当他拿到这封信的时候,看到这字里行间的威胁时,有多愤怒!

身为一个帝王,被人如此威胁,当时他恨不得立刻起兵,直达君武帝国,杀他个天翻地覆!

北燕帝年轻时也是个热血男儿!

可是当他看到帝庙那一战。

看到狂化爆发后的君临渊……看到凤舞和君临渊抱在一起的亲昵,他知道……北燕国大势已去。

国运,不在北燕这边。

国运,在君武帝国啊!

和天争什么呢?这不是找死吗?

娆惜公主这次真的被吓到了,她眼泪直接:“女儿不知道……女儿不知道会被发现……女儿真的不知道……”

北燕帝摆摆手:“你去吧。”

娆惜公主慌了:“父皇,您救救儿臣吧,父皇!女儿愿意赎罪的!就算和君临渊不成,那、那不是还有风浔吗?女儿愿意委屈自己,嫁风浔……”

北燕帝深吸一口气:“嫁风浔?”

娆惜公主:“嗯嗯嗯!”

北燕帝深吸一口气才抑制住内心怒火,他心想,还嫁风浔呢,你能不能保住这条小命都还不知道呢,朕看大概率是难保。

北燕帝记得凤舞之前说过,她并不喜欢君临渊,她和君临渊并不是那样的关系……希望,希望是这样吧?希望老天给北燕留点机会。

“将娆惜公主关起来!”北燕帝摆摆手,“容后发落!”

不论娆惜公主哭的有多惨烈,这次北燕dìdū没有再心软,他心中装的是这个国家。

呼延老祖背着双手,走在大街上。

因为呼延老祖不是在塔内,就是在闭关,几乎不出世,只有皇族极少数人见过他的身影,所以当他背着双手行走在街道上时,还真没人认出来。

呼延老祖背着手去了小器铺,呼延老头见到老祖,差点摔了个跟头,之后更是唯唯诺诺,恭恭敬敬,小心翼翼……

呼延老祖是找人吐槽的,又不是找人跪他的,顿觉没意思,摆摆手,径直走了。

可他一走,呼延老祖却一屁股坐地上。

呼延逸晨:“爷爷,爷爷?!”

呼延老头:“老祖他、他老人家来这……是?”

呼延逸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祖八辈子都没主动来过小器铺,怎么忽然……

忽然,呼延逸晨一拍脑袋:“啊,爷爷你还记得吗?之前我来喊您去帮小舞丫头来着,就是帝庙那一战,当时您不是不在嘛,老祖该不会是来责怪您的吧?”

呼延老头:“啊?”

他急得团团转,可是,当时他真的不在啊,如果在的话肯定会帮小凤舞啊!

这可糟了……

而此刻的呼延老祖,他哪里知道,自己不过是想找个人吐槽,怎么就这么难。

唉,当年的老伙计们,死的死,沉眠的沉眠,就他们几个牧门弟子还偶尔在世间活跃,真是,找个老家伙聊聊都难。

不知不觉,呼延老祖进了皇宫。

北燕帝这才刚将娆惜公主丢进大牢里关押,他准备回头探探凤舞的口风,看看能不能轻饶一些,若是让君临渊动手的话,娆惜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道淡灰色影子走进皇宫。

北燕帝只觉得脊背一寒,他下意识转过头来。

“老祖!”

北燕帝惊呼一声,被吓得脸色都有些白了。

瞧,瞧瞧,这一个个的,都吓成这样,还咋聊天?

难得兴致起来,想过一下人类正常行为的呼延老祖,感觉好难……

“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您快请坐,请上座!”

北燕帝毕竟是当皇帝的,心理素质比其他个好多了,见到老祖除了最初时候身子抖了一下,心里颤一下外,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只不过比平日恭敬一些。

呼延老祖觉得,北燕帝勉强还算个人,能说点子话,于是他便坐下了。

“茶,快上茶,上最好的茶。”北燕帝对身边的大太监使眼色。

这位公公日常跟在北燕帝身边的,最会看眼色,点点头快步出去亲自煮茶去了。

哎妈呀,居然是呼延老祖……是老祖宗啊,这位公公感觉脚底有点软。

呼延老祖对这些却都没看在眼里,他老人家坐在那,神色有些颓颓的。

北燕帝内心激动啊,这是老祖啊……

要知道他当皇帝这么多年,见到老祖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日常老祖有吩咐,根本不见面的,一道神识深入到他脑海里,吩咐完他老人家就不再出现了。

可以称之为,单线传递命令。

所以在北燕帝印象中,他们家老祖是一位高冷傲慢生人勿近高高在上的……神仙,可是此刻的老祖看着……有那么点像人了。

就感觉……也会有人类的情绪了?

这可是大事啊!

北燕帝在呼延老祖下首蹲着,他不敢坐。

呼延老祖斜睨他一眼:“坐。”

北燕帝有点犹豫……他不配啊。

呼延老祖横他一眼,不坐下,难道要他抬着脸跟人说话?

见老祖宗神色不好看,北燕帝从善如流,赶紧坐了,不过他也不敢全坐,屁股就沾了点边。

这一刻,北燕帝算是明白那些朝廷文武百官们在他面前是什么感受了,这小心翼翼,忐忑不安的唷……

不过只要一想,他上头也就只有这么一位老祖宗,而且还是护着北燕国的定海神针,北燕帝内心顿时就平衡了。

呼延老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带给北燕帝这么大压力,这会儿大太监正送茶水过来,他老人家拎着茶碗,茶水在碗里转呀转呀。

北燕帝心里有点慌……

老祖宗忽然这么过来,而且还坐下来要跟他好好聊一翻的架势……这、这该不会是……要撤了他这个皇帝吧?

北燕帝越想,内心越是慌的一批。

他和自家的贴身大太监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慌乱之色。

而这时候,呼延老祖终于幽幽叹了口气:“唉。”

北燕帝:“……”

您老倒是说呀!

不,您老还是别说了吧,他不敢听!

就在北燕帝忐忑不安的时候,呼延老祖忽然问他:“……你觉得,君家那小子,如何?”

君家……那小子?

谁?

“君、君临渊?”北燕帝结结巴巴问。

呼延老祖瞪他一眼!

好凶~呜呜~

北燕帝心抖了抖,内心却在快速思索着。

老祖宗突然问君临渊做什么?他老人家对君临渊是个什么想法?

按理来说,老祖宗是北燕国,而君临渊是君武帝国,君武帝国出了这么个绝世天才,老祖宗未必会高兴的,因为这等于北燕国未来有了一个巨大威胁的存在。

可偏偏君临渊和凤舞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看似亲昵中又透着那么点……怪异,凤舞又是老祖宗最宠爱的小师妹,所以……这要怎么说才合老祖宗意呢?

还没等北燕帝理出头绪来,一旁的呼延老祖已经率先开口了。

他老人家叹了口气,说:“其实那君小子,也没多好吧?长得那就那样?”

北燕帝心中一阵激动!老祖宗这是对君临渊印象不好啊,这可特么的……太好了!

北燕帝忙点头:“就是就是,长得也就那样!”

呼延老祖摸着下巴,又道:“我看他修为也是稀松平常。”

这个……这个……

北燕帝:“对,对,修为稀松平常的很!”

呼延老祖:“性格也不好。”

北燕帝:“对,性格不好,还会狂化。”

原来老祖宗不喜欢君临渊啊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岂不是可以……

还没等北燕帝内心激动完,呼延老祖却白了他一眼。

“你瞎啊?”老祖宗瞪着北燕帝。

被训斥的北燕帝:“……”

呼延老祖:“论长相,就君临渊那样的,你找,你再去找,大陆上能找来第二个算我输!”

北燕帝被训的瑟瑟发抖:“……”

呼延老祖:“还有那修为,那天赋,大陆上能找到第二个,这老祖宗的位置给你坐!”

被训斥的脸色发白的北燕帝:“……”

他快哭了……

明明是老祖宗您自己说的呀,君临渊这不行那不好的……我不就是跟风说两句嘛,怎么就骂我了呢?

呼延老祖瞪北燕帝:“骂你,你还不服?”

北燕帝急急道:“没、没有不服,没有不服……”

可他内心委屈死了,真的,老祖宗您自己定的基调啊,这都怪我的?

忽然,北燕帝心中闪过一道灵光,我了个擦,他知道怎么回事了!

老祖宗这、这不是老丈人看女婿的心态吗?!

各种挑剔小女婿这不好那不好,可别人说一句不好,他就跟你着急,赤眉红脸的摁头训,可换他自己吧,又继续挑这小女婿的刺,这不好那不好的……其实那内心吧,是有点吃小女婿的醋吧?

果然,呼延老祖再次开口:“就是,他还会狂化呢,万一下次狂化伤到我们家小舞怎么办?还有啊,他以后是要当皇帝的,万一给小丫头委屈受怎么办?还有啊……”

看着自己眼中神一样的老祖宗在那喋喋不休,像个民间嫁女的小老头似的,北燕帝也是觉得……太神奇了,他,他真有点反应不过来啊……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