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保证你不需要动到一根手指头!遇到危险了我上,遇到事了我挡,遇到挑衅我打,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就翘着腿当你的大少爷,有事我来服其劳!”

君殿下:“……”

目光再次默默转移向别处。

凤舞:“你就放心将你的身子交给我吧!”

君殿下:“……”这丫头说话真的是……这么露骨的嘛!

不过……

原本不太高兴的君殿下,看到少女这么关心自己,心中那股子气恼也渐渐快没了。

这会儿少女话锋一转,开始苦笑了。

她脸上露出愧疚之色,声音也带了几分落寞。

“其实我没有立场说这句,因为你都是为了我,才受到这么重的伤的,一次又一次,伤上加伤……你可是太子殿下啊,君武帝国亿万万子民的希望,多少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不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少年声音冷幽幽的,“没有人。”

君临渊的话,说的不太明白,一般人还真听不太懂。

但凤舞听懂了。

他这话的意思是,没人将他捧在手心里当宝贝。

凤舞一股怜惜之感直冲脑袋,脱口而出:“没人捧你当手心里的宝,我……”

“嗯?”少年那灼热如光昼的深眸,熠熠生辉,瞬间攫住凤舞!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凤舞脑子一片空白,瞬间冷静下来,她刚才想说啥呀她……哎呀笨蛋!

凤舞忙改口:“我,我……我觉得这句话不对,别人不说,老佛爷就头一个不答应!”

君殿下脸上的期望变成失望,顿觉索然无语。

他嗤笑的睥睨凤舞一眼,不再说话诛天剑。

凤舞咳嗽两声,赶紧转移话题:“君临渊,你刚才干嘛生气呀?看到我你就不高兴嘛?”

君殿下板着脸:“对,看到你就不高兴!”

凤舞奶凶奶凶的盯着君临渊,而君临渊也望着她,凶巴巴的。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

凤舞首先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声。

她这一笑,顿时整个室内的气氛都不一样了,她拉着君临渊哈哈哈笑个不停。

少年本来就被凤舞劝的情绪没多少了,原本也是佯怒的,被凤舞这么一捣乱,他也绷不太起来了。

“快说,你刚才干嘛生气呀?”

“我可是很关心你的呀,当时你伤势严重,我救不了你的内伤,只能去拼命求呼延老祖来救你。”

“他还丢诛天剑给我,让我修复,不然你的伤势好不了,然后我就屁颠屁颠跑到炼器坊,哼哧哼哧开始修复诛天剑。”

“你以为诛天剑好修复吗?不,这可太难了,为了修复诛天剑,我还偷走了六……呼延老祖的神铁来炼制呢。如果被他知道,不知道会不会被打死。”凤舞委屈巴巴说。

君殿下越听,嘴角越是微微扬起。

但是当凤舞望过去的时候,少年却抿唇。

所以凤舞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位少年内心已经开怀了。

原来你还是关心我的嘛,哼!少年在心中傲娇的想。凤小舞啊凤小舞,你现在还小,所以不开窍,你这就是在关心本殿,你这就是在喜欢……咳咳,待本殿闲下来,好好指点指点你。

越是如此想,君殿下就越得意了。

得意到……凤舞都发现他嘴角扬起的弧度了。

“君临渊,你笑了?”凤舞惊喜望着他。

君临渊瞥她一眼,依旧傲娇,矢口否认:“没有。”

凤舞:“就是有,我看见了!你不仅笑,还得意,说,你在心里偷偷笑我什么?”

君临渊:“小傻子。”

凤舞气坏了:“我这么关心你,结果你居然在心里笑我小傻子?你你你……气死我啦!”

君殿下得意的哼唧一声,不过心中还有疑问:“你和呼延老祖是什么关系?”

他开门见山直接问的,一点缓冲的机会都不给,一边问还一边盯着凤舞眼睛,让她逃避都逃避不了。

“这个问题……这是个好问题。”凤舞一本正经。

君殿下翘着二郎腿:“你可以逃避,你可以不说。”

凤舞眼眸一亮:“真的吗?!”

君殿下微笑脸看着她。

凤舞郁卒的嘟哝一句:“就知道,我就知道,君临渊这个暴君!”

暴君少年得意洋洋看着她。

凤舞在脑海中快速思索这件事。

首先她已经说漏了嘴,喊了一声六师兄,所以这件事是瞒不过去了。

如果告诉君临渊真相……

如果不告诉君临渊真相……

凤舞转头默默看着君临渊,而此刻的也认真凝视着凤舞,前所未有的认真。

凤舞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道:“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也不是不能告诉你,但这件事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秘密,你知道了之后可就是我的人了……”

君临渊:“咳咳……”

凤舞:“我意思是,你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就跟我一条船上了,知不知道?!”

君临渊嗯了一声,似乎有些不耐:“知道了知道了。”

可他的内心却一直循环着凤舞之前说的那句话。

凤舞一本正经道:“我接下去的话,你可要听好了,我,凤.天才少女.舞,身份可是不得了呢,你没听错,呼延老祖是我六师兄。”

果然如此。君临渊微微拧眉:“六师兄?”

凤舞得意洋洋:“嗯。”

君临渊:“前面还有几个师兄?”

凤舞:“五个呀。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五师兄。”

君临渊:“要这么多师兄有何用?就没有师姐?”

凤舞嘿了一声:“我也问过六师兄这个问题呢,他老人家说,没有师姐,全都是师兄,而且个个都很厉害哦,对了,你知道我三师兄是谁吗?”

君临渊:“谁?”

凤舞嘿嘿一声,像小老鼠似的直乐:“我三师兄,楚天笑呀。”

君临渊是真的惊讶了。

一个呼延老祖,一个楚天笑,这两位可都是古早期就伫立在这块大陆上的大佬级人物了,君临渊现在实力虽然已经很强,但也只是虐虐灵圣境中阶那几位。

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和呼延老祖这个级别的硬抗。

君临渊:“你师父是牧……”

凤舞点点头。

君临渊盯着凤舞:“你们师门还真厉害。”

凤舞嘿嘿点头,略为得意:“那是的。不过六师兄说,这件事不能往外说,他也不能公开认我为小师妹,因为外面有师父的敌人在,而我实力最弱,敌人极有可能会找上我。”

君临渊眼眸黑沉:“你师父……还活着?”

凤舞:“那是当然的。”

君临渊:“但是他却不能出来?”

凤舞:“你怎么知道?”

君临渊拍拍凤舞小脑袋:“如果他能出来,你还不知会得意成什么样呢。”

凤舞瞥他一眼:“我哪有那么肤浅!”

君临渊:“你只会比那表现的更……”

凤舞:“喂喂喂,君临渊,你找打是不是?”

君临渊拍拍凤舞脑袋,脸上保持着微笑,内心却早已经好胜心起。

牧九州……牧九州……牧九州……他在心里默念着。

凤舞拉拉君临渊胳膊,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眼巴巴望着他。

“嗯?”君殿下音调上挑。

凤舞:“这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秘密,你可不能说出去,不然我会死的,我现在可是将性命都交到你手里了,我本来不想说的,瞧我这嘴,看到你就什么都说了,哎,君临渊你乐什么乐,把嘴角收一收!”

少年却笑了,笑容前所未有的阳光灿烂,他摸着小丫头的脑袋说:“你且等我,不久的将来,我的实力会比牧九州还强,那时候,天下就没人能威胁到你了。”

这话,君临渊不仅是说给凤舞听的,同时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家小姑娘哪可能一直活在死亡的威胁中?他不舍得。

就因这一点,他也要成为这天下第一人!

然后单膝跪下向她求亲:我君临渊护你一世长安!

想到这,君殿下嘴角的笑容又荡漾开来了。

……

凤舞和君临渊不知道的事,这整个塔,都是呼延老祖的法器,所以他们的对话自然也瞒不过他老人家。

呼延老祖想,可不是我想偷听的,是你们俩小年轻自己说话不谨慎,怪我咯?

想到小师妹将那么重要的秘密告诉君临渊,呼延老祖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

他嘟囔了一句:千交代万交代,让你不要往外说,不要往外说,你还是说了,唉,果然说的没错,女生外向啊,哎。

呼延老祖觉得自己得找个人吐槽去,这塔是没法待了。

呼延老祖出来的时候,正遇见凤舞。

凤舞很欣喜的打招呼:“六师兄!”

六师兄双手背在身后,傲娇的抬着下巴:“哼。”

然后扬长而去。

凤舞抓抓脑袋:“六师兄又犯毛病了?”

……

而此刻的北燕皇宫。

御书房内。

北燕帝还没完全平复下来。

因为发生的事实在太大,朝廷重臣纷纷来见,都被北燕帝打发走了,让他只当没这件事发生。

打发走了所有人后,北燕帝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浊气:“这可真的是……无妄之灾。”

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所以北燕帝下令彻查,然后他就拿到了手里的信息。

娆惜公主竟然和东桑国联手,还有君武帝国的左家和花家还有碧云宫……五家联手狙击,捕杀凤舞,结果被凤舞逃过去了,而君临渊却黄雀在后,跑到京阳左家和花情谷花族……将他们的老祖都差点给灭了。

北燕帝只觉得脊背发寒。

娆惜啊娆惜……你差点毁了北燕啊!

北燕帝将手中厚厚一叠纸砸到桌案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去将娆惜公主带来!”北燕帝怒声道。

然而,北燕帝声音才刚落下,外面就传来一道声音:“娆惜公主到。”

北燕帝听到这话,嗤笑一声:“她还敢来?让她滚进来!”

娆惜公主是哭着进来的。

“父皇——”她进来后,便小碎步跑到距离北燕帝十米处之外,双膝跪地往前挪,“父皇,父皇您不要太难过了,身子要紧啊。”

北燕帝被娆惜公主这一出搞懵了,让朕不要难过?

北燕帝疑惑目光看着娆惜公主,下意识问:“朕,难过什么?”

娆惜公主急声安慰道:“父皇,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那凤舞朝三暮四的,看着可实在是太气人了,她……”

“等,等会儿。”北燕帝指着娆惜公主,“你好好说话,把舌头给朕撸直了说,凤舞怎么就朝三暮四了?”

娆惜公主:“凤舞不是……给父皇您……带……带……绿……她不是父皇您的妃子吗?”

北燕帝被吓得脸色惨白惨白的,他急的一脚踹向娆惜公主:“胡说什么!她什么时候是朕的妃子了?这话你敢乱说,朕杀了你!”

娆惜公主:“可是,可是父皇您不是对她宠爱……”

“朕不配!”

没等娆惜公主说完,求生欲很强的北燕帝急急忙忙就开口,“你再敢乱说,朕命人将你嘴撕了!”

天地良心,他还真没肖想过凤舞,她确实很漂亮,极致绝美,可……他真的不配,如果他敢有这样一丁点的想法,老祖怕是会直接撕了他,北燕帝在心中想着。

娆惜公主整个人都是懵的。

怎么会这样?父皇不是喜欢凤舞吗?但之前凤舞和君临渊两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你侬我侬,难道父皇一点都不生气吗?

还是说,父皇现在对她说的话都是装的?

娆惜公主抬头望着北燕帝,想从他脸上看出真假。

她探寻的目光对上北燕帝,北燕帝被气的……还不信朕说的话?还不信?!

北燕帝一怒之下,抬脚对上娆惜公主就是一踹!

咻,娆惜公主被踹的原地往后倒着滑,一直滑到门边,被门槛挡住才算完事,不然……早就倒滑到外面去了。

不过只这样,就已经疼的娆惜公主直掉眼泪了。

北燕帝还指着她骂:“你再坑朕!你再坑朕试试!”

这北燕,若是老祖愿意的话,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逃过他老人家的法眼,结果娆惜居然如此坑他,什么凤舞是他的妃子?哎哟可拉倒吧,想都不敢想!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