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您怎么看出来的?”

呼延老祖说的斩钉截铁:“因为这诛天剑里面,已经是神胚了,等待时机一到,立马就会化为神兵!”

凤舞惊奇:“这是真的吗?”

呼延老祖无语瞥了凤舞一眼:“这自然是真的。”

凤舞忙取出自己的星陨剑给呼延老祖看:“您看看我这星陨剑,里面是神胚吗?”

凤舞充满期待的目光望着呼延老祖。

星陨剑?呼延老祖取过剑细细查看过一翻,最后将星陨剑递还给凤舞。

这期间,凤舞一直冲充满期待的星星眼望着呼延老祖。

结果,呼延老祖却拍拍凤舞肩膀,然后转身走了。

那表情……

凤舞能看不出来吗?

她的星陨剑里面并不是神胚!

凤舞脸色顿时垮掉。

不过很快她又转念一想,诛天剑一开始也不是神胚啊,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劫难后,这才机缘巧合成了成了神胚,所以她的星陨剑还是有机会的!

想到这,凤舞脸上出现期待之色。

忽然,凤舞感觉到有一道炙热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她抬头朝目光来源处望去。

“君临渊!”

看到君临渊,凤舞当即心中欢喜,宛若脱兔般朝他蹦蹦跳跳而去。

君临渊不知道在那多久了,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凤舞却没注意这样,她看到君临渊走出来,特别兴奋。

“你怎么自己走出来了?你伤势不是很严重吗?这样不会影响到你的内伤?你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并不是很好的样子……”

凤舞冲上去后连番发问,面露关切之色。

君殿下那傲人的雍容俊颜上,脸色才好了一点。

凤舞皱眉:“六师兄还说你伤势好了大半呢,可你这脸色看起来完全不像好了大半的样子啊,他居然骗我。”

君殿下拧眉:“六师兄?”

哎呀!凤舞恨不得拍自己一嘴巴,她情急之下,怎么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了?六师兄说过,师父还有敌人在暗中窥视,不能被人知道宗门的。

但是君临渊……虽然知道君临渊一定会保密,但……不,君临渊也不能说,因为秘密一旦说出口,就不是秘密了。

凤舞下意识吐吐舌头,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当即转移话题:“哎,你怎么出来了?你伤势这么严重,要是见了风就不好了,来来,我扶你进去。”

说着,凤舞抬手就要去扶君临渊。

可是,她的小手才刚碰到君临渊的手臂,君临渊就面色难看的甩开凤舞手,少年眼眸不带温度的转身进去屋内,嘭的一声,直接将石室的门关闭了。

关、闭、了?!

凤舞看到他这干脆利落的动作,目瞪口呆……

君临渊你这个狗脾气!

不过也不算太震惊,因为以前的君临渊就是这样的,稍不如他意就生气,生气了就将自己关起来不见任何人。

最近这段时间是君临渊对她的态度太和善了,让她产生了一种君临渊脾气很好的错觉,事实上,这位君殿下一直都是倨傲不羁的敏感易怒狗脾气呢,凤舞在心中想着。

可是……

被人就这样丢在门外,很丢脸啊……

幸好没人看见。

而且凤舞了解君临渊的脾气,知道他生气的快,但也好哄。

时间拖的越长越不好哄……所以得趁现在他还没有太爆炸的时候,得赶紧进去灭火。

想到这,凤舞正要举手敲门。

“噗嗤——”

一道声音在凤舞耳边响起。

凤舞回头一看,发现是巨雕,此刻这只巨雕正倚靠在石壁,两只翅膀抱着,笑嘻嘻的看着凤舞。

也就是说……

刚才她吃闭门羹的事……全都被它看见了?这可太没面子了,凤舞在心里想着。

“笑屁啊!”凤舞没好气瞪它。

巨雕惊奇看着凤舞,上上下下打量着,像是在看什么奇怪生物。

凤舞无语:“看屁啊!”

巨雕掩唇而走,那身子颤抖着,明显在憋着笑呢。

凤舞还看到彩凤鸟站在他头顶,它们还有对话。

巨雕:“嘿呀,小凤凰居然也有这一天耶!”

小凤凰指的是凤舞。

巨雕觉得叫小凤凰,这样凤舞就跟它们是同一类了,可亲近多了。

彩凤鸟无语:“少见多怪。”

巨雕:“我咋看着,她还想敲门进去哄呢?”

彩凤鸟再次无语:“少见多怪。”

以前这样的场景,它看多了好嘛。

巨雕:“我就想不明白了,她可是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还要去哄别人?丢脸不丢脸啊?”

彩凤鸟傲娇的瞥了巨雕一眼:“这就是你不懂了。”

巨雕好奇:“愿闻其详。”

彩凤鸟瞥它一眼,看在沙雕都能说四个字成语的份上,它慢慢悠悠说:“反正你只要记住,咱们小凤凰,从来没吃过亏。”

巨雕:“可她不是被那君临渊吃的死死的吗?”

“呵!”彩凤鸟伸出一根小爪子:“错。是君临渊被我们小凤凰吃的死死的。”

巨雕:“……不懂。”

彩凤鸟傲娇瞥它一眼:“所以说,你是沙雕啊,唉,嘴甜点,认怂点,不吃亏的。”

巨雕听到彩凤鸟前半句就炸了:“谁沙雕?你说谁沙雕来着?我可是灵圣境,灵圣境二星呢!来打架啊!”

彩凤鸟绿着一张脸:“……”

看着它们渐行渐远的凤舞:“……”

她瞪着眼前这石门,抬手就要敲门了,可是想到巨雕的话……

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凭什么每次都要她先哄?莫名其妙被发脾气,她很委屈的好嘛!

而且他每次都莫名其妙发脾气,好气哦!

不惯你这脾气了!

爱踏马气不气的!

凤舞气的转身走人,回到她的炼器坊里。

气呼呼坐下后,凤舞才发现自己怀里还抱着诛天剑呢。

诛天剑剑身已经炼制好了,但透过剑身,隐约能看到内里的裂缝……

凤舞脑海里回忆起帝庙前的那一幕幕。

君临渊为她去找左家老太祖的麻烦。

君临渊为她去找绝情谷花家的麻烦。

君临渊带着一身伤守诺来北燕决战,也是因为她。

君临渊被逼到狂化,却还不忘对她说,他没有食言……

……

原本生气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心中对君临渊的疼惜,慢慢占据上风。

凤舞在心里想,这就是个桀骜不驯倨傲不羁睥睨天下强势霸道邪气凛然嗜血邪佞的霸道鬼啊……她怎么会理所当然以为他会像正常人那样好脾气?

也罢也罢……

凤舞揉揉眉心,告诉自己不气不气,绝世天才总也有点缺点,太完美了老天会收。

凤舞再次抱着诛天剑站在石室外面。

至于沙雕笑不笑……爱笑不笑,哼,丢脸一下怎么啦?又不会少块肉。凤舞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咚咚咚——

声音响起。

没有反应。

咚咚咚——

继续敲门。

里面静悄悄的,依旧没有反应。

但凤舞知道,君临渊在里面,因为他的呼吸声她听得见。

“君……哥哥?君哥哥是我呀~开开门呀……”

天地良心,凤舞自己喊着都觉得羞耻。

她还左顾右盼,生怕那沙雕会发出噗嗤一声笑。

“君哥哥……哥哥?”

“哥哥,哥哥,开下门门嘛~”

还门门嘛,你是三岁半吗?屋子里某位少年,耳垂划过一道可疑红晕!

他在心里想着,这丫头怎么这么不要脸面的,怎么什么都喊的出来的?

少年身形绷着,脸也是绷着的,他走过去,一把拉开门。

少年板着脸,雍容深邃,目光冷酷倨傲盯着凤舞,凶巴巴的!

可是只到他胸口位置的娇小少女却一脸明媚如阳光的灿烂笑容,笑容温暖和煦,声音温软暖糯,软绵绵的,就像粘牙似的,几乎要扯出糖丝来。

她拉着少年衣袖说,贝齿雪白,眼眸弯弯:“君哥哥,你饿饿吗?身子痛痛吗?”

饿饿?

痛痛?

哄三岁小孩嘛?!

少年竭力维持的冷酷表情有一丝迸的痕迹。

他原本预备着凶巴巴瞪少女一眼,将她气的跑走的,因为少年感觉自己很委屈!

可是他才刚凶凶的开口:“现在我不想见……”

还没等他说完,少女就犹如一只小土拨鼠似的,钻过他的衣袖底下,竟自个给跑进去了。

君殿下:“……”

难道是刚才他的声音不够冷?

君临渊嘭的一声撞上门,那沉凝眸子盯着坐在桌案前的凤舞。

此刻的少女已经在桌案前的石凳上坐好了,她一手托腮,一边还朝他招招:“来呀,来这坐呀。”

她的笑容如春日暖阳,他无力抵抗。

虽然心中还是别扭,但少年控制不住靠近阳光的本能……

但,他还是有些气呼呼的。

女主从位置上站起来,宛若小兔几似的,蹦蹦跳跳而来。

偏偏她今日那粉色披风上,就有两只兔纸耳朵,白色绒毛的,看起来鲜亮灵动,一如她的神色。

“你身子可还是恢复阶段,可不能久站,坐坐,快坐下,可千万不能再伤到了。”

凤舞牵着灵修少年的手,将他摁在位置上。

少年依旧保持他的高冷倨傲,抬着下巴,眼睛也刻意不看少女。

少年面容肤色白净,雍容矜贵,看着像锦衣玉食堆出来的贵公子,但翻云覆雨间,却尸山血海,甚至吓的强国帝王面如土色。

而此刻的他……别扭的像个小孩。

凤舞只觉得好笑极了。

但也只敢在内心狂笑,面上她却还是不敢的,因为她好怕这位君殿下会恼羞成怒跑走。

“你笑什么?”少年倨傲质问,态度居高临下的。

这亏了凤舞是个软妹纸,要是换了个直女,那肯定直接怼回去:我笑什么关你屁事!

此刻凤小软妹笑吟吟凝视着少年:“我笑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啊。”

嚯!

凤舞不过一句随口的话,可是少年耳垂却几不可见的……浮现一抹红晕!

“胡、胡说什么!”少年别过眼去,不再瞪着凤舞看。

凤舞抿唇一笑,拉着君临渊衣袖:“哎呀,我们不生气了好不好?”

“不好!”

凤舞晃着他衣袖:“君哥哥,我们不生气了好不好?”

少年没有回头,不过这次也没有决然拒绝。

凤舞知道这是态度松动了。

于是她啪啪跑过去,蹲在君临渊另一侧腿边,仰着小脑袋,眼眸清澈见底。

“君哥哥,我们不生气了嘛,好不好……”

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可招人疼了。

少年哪里受的住这样?他脸上的冷酷也绷不太住了。

凤舞见他如此,就知道他的气消一小半了,于是趁热打铁:“君哥哥,你让我把脉一下,我要知道你现在健康状态怎么样了,只有这样我才放心。”

她说着就去抓君临渊的手腕,君临渊倒也没有挥开。

他在心中默默轻哼一声,你还知道关心啊。

在凤舞闭着眼睛凝神把脉的时候,君临渊那双深邃沉凝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她容色照人的姣好侧颜,几乎贪婪地凝视着……

当少女把脉结束睁开眼时,他的目光瞬间瞥向窗外,一副懒得看她的高冷模样。

凤舞没注意到这个。

把脉结束后,凤舞终于吐出一口浊气。

“还好!”凤舞如释重负,“没有太严重了,但还是比较严重的,因为这一次次伤下来,等于是伤上加伤了。前伤未愈,再添新伤,痊愈起来很慢,不过好在没有生命危险了。”

当凤舞

君临渊冷着脸嗯了一声,硬邦邦的,依旧没有给凤舞好脸色。

少年非常要脸的。

凤舞却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他冷硬的表情,很是热情亲切的拉着他的手,一再嘱咐道:“我可求求你了,接下来的三个月之内,不要动武了,不要动武了,千万不要动武了,可记得?”

少年故作高冷,目光瞥着窗外。

凤舞却假装看不过,笑着关切:“现在其他所有的事,都没有你重要。接下来,照顾你的身子,是我最重要的事了。”

“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少年嗯了一声,盯着凤舞。

凤舞很认真道:“我会照顾好你的,给做药膳洗衣服,端茶倒水,伺候的妥妥当当的。”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