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过了三日,君临渊依旧不醒。

凤舞有些着急了,转头去找呼延老祖。

“扣扣扣,扣扣——”凤舞敲门。

呼延老祖正在打坐,听到敲门声,傲娇的抬了抬下巴。

“扣扣扣,扣扣——”

敲门声再次响起。

呼延老祖故意板着脸,声音低沉:“进。”

凤舞推门而进,看到呼延老祖盘腿打坐,而且还故意闭着眼睛,一副高冷模样。

凤舞:“……”

她慢慢踱步过去,在呼延老祖面前坐好。

结果老人家只顾着自己修炼,都不带理会她的。

凤舞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着六师兄了,眼巴巴望着他。

六师兄继续盘腿坐着,口中似乎念念有词的修炼着。

凤舞伸出小手,拽拽六师兄袖袍。

六师兄没反应。

于是,凤舞往前蹭了蹭,再次拽拽这位北燕帝国最厉害的大人物袖袍:“六师兄?六师兄~”

呼延老祖这才勉强眼睛眯一条缝,瞅凤舞一眼,然后又闭上。

凤舞都差点被他逗乐了,六师兄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六师兄,六师兄~您就帮帮我呗?”凤舞可不放过他,爬过去坐到他老人家身边,见老人家闭着眼睛,她就伸手揪他白胡子。

“咳咳咳——”

这位北燕国幕后第一强者轻咳一声,终于睁开眼睛了,他瞅凤舞一眼,又哼了一声。

凤舞都无奈了:“六师兄,小舞丫头哪里做的不好了吗?惹您生气了嘛?”

老祖宗:“呵,你哪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这丫头做的极好呢。”

瞧瞧,瞧瞧,这话说的,还说不生气。

凤舞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哪里惹六师兄生气了,只得拽着他胳膊:“六师兄不生了嘛,六师兄不生气好不好?呜呜呜,六师兄生气了,小舞好难过……”

凤舞脸上写着“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表情。

这一套,她可会了!

偏偏呼延老祖……他老人家这无数年来都没亲近过人,哪里受得住这个?当即心就软了,他老人家没好气的嘟哝了一句:

“有了小情郎,就不要师兄了呗!”

噗嗤!凤舞实在忍不住,当即笑出了声。

笑?居然还笑的出口?!六师兄表示很郁闷。

“怎么会不要师兄呢,六师兄是小舞最喜欢的师兄啦,最最喜欢的一个呢!”凤舞毫不犹豫就说出口。

反正师兄里面她现在就只认得这一个,所以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呼延老祖内心却是一阵激动!

当年他们可都是亲手将小师妹养大的,师兄弟们都逗过小丫头,拿各种礼物逗她,让她说自己才是她最喜欢的师兄,小丫头嘴硬的很,愣是不说的,可是现在,嘿嘿嘿……

自己果然是小师妹眼中最好的师兄呢!想到自己将师兄们全都比下去,呼延老祖内心嘿嘿嘿,得意上了。

他嘴角自然也带一些出来。

凤舞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奏效了。

“走嘛,走嘛,六师兄您快跟我过去看看嘛,君临渊伤的好严重,只有您才能治疗他。”凤舞拽着六师兄走。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