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凤舞可是再阴险狡诈不过了。

碧云宫宫主迟疑再迟疑,等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冲出去,直接一招大毁灭术,要干掉凤舞和君临渊的时候——

忽然,天空中一道黑影落地。

当看到那道身影时,碧云宫宫主被吓得僵在原地,哪里还敢再用大毁灭术?转身过灰溜溜跑远了。

将碧云宫宫主吓跑的不是别人,正是呼延老祖。

他落在原地,目光扫过,当即眉头紧蹙。

在场众人看到呼延老祖来临……与凤舞亲近的人纷纷也就罢了,可不知道凤舞和呼延老祖关系的人,此刻全都吓坏了。

特别是数千米外那群壮着胆子围观群众。

此刻他们纷纷下跪,脑袋碰地,根本不敢动。

这是对老祖的敬重!

在他们眼中,呼延老祖就是北燕国的定海神针,比他们的陛下地位都要崇高,神圣不容冒犯。

呼延老祖目光在众人面前扫过,所有人……纷纷跪地。

便是风浔都不敢例外,给这位至高强者跪下了,低垂着脑袋不敢出声。

因为呼延老祖看着,明显面色不善。

北燕帝都跪着,他有什么理由不跪?

风浔在心中暗暗警惕自己,可不能大意,自己之所以能住在老祖的塔内,那都是因为小舞的面子,如果没有小舞丫头,自己在呼延老祖面前算哪根葱?

在场唯一没有敬畏的就是只有凤舞了。

凤舞有些急,差点一声六师兄喊出口了。

但是想到六师兄的嘱咐,凤舞当即将这称呼咽下去。

因为六师兄曾经说过,这世上有厉害的敌人在暗中窥探着。

想到这,凤舞忙对呼延老祖道“您……快帮帮忙!”

好在距离近的就没几个人,也就是北燕帝大皇子风浔这几个人,这要是换了其他人听到凤舞竟敢这样跟呼延老祖说话,还不惊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呼延老祖见凤舞脸上沾了血,面色一急!

凤舞忙道“您快帮帮忙啊!”

呼延老祖点头,抓着凤舞,一瞬间就回了塔内。

凤舞怀里抱着君临渊,所以等她落地站稳的时候,自己咻的一声就往房间里跑,把呼延老祖丢在了原地。

呼延老祖“……”

他老人家瞪着凤舞飞快跑掉的身影,心里有点小情绪了呢。

而此刻风浔则拽着正欲飞走的巨雕“雕兄?带带我。”

巨雕可不想带,奈何风浔就挂在他翅膀上不下来了,因为如果没有巨雕带的话,风浔可进不去。

巨雕无奈了,瞪着风浔“你抱着我翅膀,我怎么飞啊?抱着脚。”

现在的他可厉害了呢,灵圣境雕哦!

风浔从善如流“好滴!”

……

塔内。

当凤舞剪开君临渊身上黑袍时,眼泪差点掉出来。

那白皙如玉的精瘦灵修身躯上,布满了伤,有的是旧伤,有的是新伤……

有几处剑伤,深的都能看见骨头了。

凤舞鼻子有些酸,她深吸一口气,将这情绪压下去,这才开始给君临渊治疗。

不过,外伤好治,内伤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