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父皇!”冷夜枭急急呼唤他的父皇。

可他伟大的父皇正在闭关,没有回应他,但有一个人给他回应了,这个人是荆王,东桑国的异姓结拜兄弟。

因为东桑国奉行血税制度,所以登基为帝的东桑帝没有自己的亲兄弟,只有这个关系最为亲密的荆王。

荆王原本就应了左丘先生的约来见太子,这会儿刚进来就听到动静,于是他便快步走进来。

荆王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水幕上那一幕。

“这……”

荆王惊呆了。

荆王是认识北燕帝的,也是见过君临渊的,所以当他看到这一幕时,整个人都镇住了,“这不是真的吧?”

冷夜枭看到荆王,也顾不得寒暄了,一把抓住他,激动的难以自已:“是真的,王叔,这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荆王:“……君临渊这是疯了吗?那可是北燕帝!”

冷夜枭再次哈哈大笑:“他就是疯了,哈哈哈,原来君临渊是有隐疾的,一旦他被逼入绝境中,他身体内的封印会被解除,而他自己则陷入疯狂状况!见人就杀,别管是谁!”

冷夜枭指着君临渊,再次哈哈笑道:“他现在根本就认不出北燕帝,只想杀人而已,他就是个杀人狂魔!”

“可那是北燕帝啊,如果北燕帝被君临渊杀,而且是当着那么多北燕帝的人杀了,那北燕国和君武帝国之间的裂痕就永远无法消除,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啊,他们能打上百年吧!哈哈哈哈——”

荆王顿时也激动了,他反手拽住冷夜枭,急声道:“快,快派萧去,接下来的北燕必有一场大乱,我们东桑有太多可以取利的地方了!”

然而提到萧的时候,冷夜枭面容明显不悦。

荆王正想问,可是通过那幅水幕,他看到了君临渊脚边一具尸体。

“那、那不是……”荆王惊呼一声。

冷夜枭淡淡点头,面色凝重道:“我已经派萧去了,他已经为东桑国捐躯了,不过,他死得其所!只要北燕和君武战斗百年,他就死得其所!”

“这次我们死的不仅是萧,还有左家老太祖,我们埋在东桑国多年的这枚棋子,这次算是被君临渊灭了个彻底。不过没关系,只要北燕帝死,我们一波血赚!”

荆王的心脏得多大啊,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接受这么多的信息。

萧死,君临渊疯,北燕帝快死了。

荆王很快整理出所有信息,最终他点头:“太子殿下说的没错,如果北燕帝死,这波我们东桑国确实血赚。”

那么,君临渊会杀北燕帝吗?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不仅东桑国人这样以为,北燕国的人也都是这样的想的。

君临渊肯定会杀的!

因为他疯了吗?!

此刻的娆惜公主看到君临渊要杀她父皇,她也快急疯了,她可是想要嫁君临渊的,如果君临渊杀了她父皇,那这辈子她和君临渊就是杀父之仇,哪里还有半分可能性?

绝对不可以发生这种事!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