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什么叫身形最高那老女人?她很老吗?她还很美的好嘛!碧云宫老宫主气的快炸裂!

不过她已经来不及炸裂了,因为归去来下一刻就已对她出手。

碧云宫老宫主并不想和归去来动手,因为她的目标是君临渊,又不是归去来,和归去来动手不符合她的利益需求。

所以碧云宫老宫主看到归去来,不由出声道:“归去来,这里没什么事,走!”

归去来面色平静,却没有说一个字。

碧云宫老宫主想到刚才凤舞许诺给归去来的话,于是她咬牙道“凤舞那丫头给什么好处,我也能!她欠一个人情,我碧云宫也可以欠一个人情!现在请离开!”

本来三人联手围攻受伤的君临渊,他们稳操胜券,可是来了一个凤舞,引开了花老太君,现在如果归去来再将她引走的话,左家老太祖可没办法独自面对君临渊。

可是……归去来太难缠了!

他从始至终没有什么话。

无论碧云宫老宫主说什么,他自始至终目光坚定如磐石,只出剑,没有其他任何情绪波动,把碧云宫老宫主给气的够呛!

碧云宫老宫主既要回避归去来的攻击,又要去帮左老太祖攻击君临渊,一时间相形见绌……

就在这时候,噗嗤一声,明显是有人中剑了。

碧云宫老宫主抽空看去一眼,这一眼顿时让她眼眸发亮!

却原来是正在和花老太君对战的凤舞中招了。

“蚍蜉撼大树!”花老太君口中发出一道不屑冷笑声。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现在的凤舞不过是灵国境巅峰,还没进入灵圣境,如何和这些顶尖强者对抗?换做平日里她也不会这般莽,但现在涉及到君临渊的性命,她也只能拼命了。

嗤!

又一道剑划过凤舞手臂。

凤舞避的及时,没有被劈中要害,但手臂处的衣衫,迅速被鲜血浸润。

鲜血宛若曼荼罗花一般弥散开来。

君临渊已经急红了眼,可他被碧云宫老宫主和左家老祖围攻,腾不开手。

四周寒气骤升,让所有人如坠冰窖。

碧云宫老宫主看到君临渊爆发出来的怒气,阴测测冷笑,君临渊原来也有今日!

君殿下那双森寒双眸盯着碧云宫老宫主,下一瞬间,他手中诛天剑直指碧云宫老宫主,剑意冲天而起,剑光如虹!

“啊!”碧云宫老宫主惨叫一声,却原来她的肩胛处被刺入!

“去死!”

就在君临渊刺中碧云宫老宫主的时候,左家老太祖抓住机会,剑狠狠刺入君临渊后背!

“君临渊,小心!”

凤舞见君临渊拼着受伤也要去重创碧云宫老宫主,她知道,君临渊是准备杀了碧云宫老宫主,这样对方就会少一人,他就能腾出手来了。

“放心,我能撑的住,我有彩凤鸟,还有巨雕,我们会给拖延时间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此刻的彩凤鸟早已经拖着巨雕飞来了,它们冲进战场,直冲花老太君而去。

凤舞这一组属巨雕实力最强,它已经是灵圣境二星了,凤舞和彩凤鸟都卡在灵国境巅峰,没有再突破。

可即便如此,凤舞一出手,也已经将围观者惊的差点哭了。

特别是娆惜公主,当她看到凤舞出手时,指甲几乎掐进肉里去。

她命人追杀凤舞,自然知道凤舞的实力,这就是个没有实力的废物啊,就算她之前没有废的时候,在君武帝国的时候……

不是说她灵国境中阶吗?

这才多久?

不过几个月时间,她怎么就……又这样强了?!

这晋升速度……怎么就窜窜的往上涨呢!

同样震惊的还有大皇子……

明明,之前在呼延逸晨家大家一起对付娆惜公主的杀手时,大皇子看到过凤舞实力……就是没有实力!

还有呼延逸晨……他才是最有发言权的。

当时对付娆惜公主的杀手时,凤舞根本就没办法出手,因为她将训诫之臂借给了自己,如果她自己有实力,怎么会靠自己?

可是现在……灵国境巅峰?距离传说中的灵圣境,只有一步之遥?天……呼延逸晨差点要哭。

哎不对,他不能在这干看着啊,这万一凤舞敌不过……

得去搬救兵!可是,去哪里搬救兵呢?爷爷!

对对对……!

呼延逸晨来不及打声招呼,转身便跑,以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

呼延逸晨跑去找帮手,娆惜公主又怎么会闲着呢?

现在这场战斗,灵国境几乎没有参战的资格,就连灵国境巅峰进去,那都是炮灰的命,瞧凤舞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就知道了。

而现在,双方实力差距并不是很大,只要战局中多一位灵圣境……那么战局就会发生转变。

北燕国除了老祖和归去来外,还有没有灵圣境强者?

事实上,有。

娆惜公主眼眸快速转动着,她知道,现在只要哪一边多一位灵国境强者,战局就会往哪一边倾泻。

这是谈条件的最好机会!

娆惜公主来不及多想,转身就跑!

她要进宫!

而此刻的东桑国——

冷夜枭正死死盯着眼前这一幕,他的目光冰冷而残酷,宛若鹰隼般恶狠狠盯着水幕画面上那一抹红色倩影。

是她?

为什么还是她?!

冷夜枭简直想不明白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所有的姑娘都围绕着君临渊赚?

从画面上,他已经得知他的盟友娆惜公主倒戈了,现在这个凤舞……又是个为了君临渊而不要自己小命的!

冷夜枭恨不得拎着凤舞过来啪啪啪打屁股,让她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

萧怎么还没到!

明明有特殊道路的!

凤舞这一组,战斗尤为激烈。

因为她们这一组实力都属于弱的,而花老太君看到苏落,真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当初在帝都,就因为凤舞一通忽悠,花家大部分灵国境强者全都被炸死,就算没有炸死的,也被拉到和平草原上冲锋陷阵去了。

花老太君死死瞪着凤舞:“今日,非杀不可!”

花老太君说到做到,她手中长刀直指凤舞!

嗤拉!

凤舞后背再次被长刀划过,一道鲜血狂涌而出。

凤舞这位灵国境巅峰在灵圣境中阶的花老太君眼中,简直太菜了。

彩凤鸟看到凤舞受伤,气的眼睛都红了!

却见它咻的一声冲到花老太君脑袋山上去,长长尖嘴直冲花老太君天灵盖!

花老太君一巴掌朝彩凤鸟拍去。

但这时候,沙雕那庞大的身躯却直直撞向花老太君,它口中还怒喊着:“敢动她?竟然敢动她?如果主人知道我没保护好她,我会死的知不知道?居然敢动她!”

花老太君不清楚沙雕口中的主人是谁,她只是一心盯着凤舞追杀,所以一个不察,竟被巨雕撞的后退两步!

“嘭!”花老太好不容易定住身形,拳头对准巨雕。

可怜的巨雕……被花老太君这一拳砸的倒飞出去。

“我让打沙雕!我让打它!”

就在花老太君对付巨雕的时候,彩凤鸟却再次对她出手,它这次对准的是花老太君的咽喉!

却见彩凤鸟藏在花老太君后衣领处,狠狠一口咬下去,瞬间见血!

“啊!”

花老太君口中发出一道惨烈叫声,气的她再次对付彩凤鸟。

可彩凤鸟太机灵了,况且她还会隐身大法,花老太君却怎么都捉它不到。

如果仅仅只有一只彩凤鸟,花老太君要抓它自然是没问题的,但现在她受到三方攻击,所以抓彩凤鸟变得了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就在花老太君气的要将彩凤鸟抓住捏死的时候,凤舞再度冲上!

花老太君的注意力再度回到凤舞身上。

凤舞眉头紧蹙,这样下去不行……她们没有将花老太君杀死,花老太君已经先一步将她们杀死了。

忽然,凤舞眼前一亮,对彩凤鸟招招手。

凤舞通过脑波和彩凤鸟对话:“不是会隐身术吗?快过来这边遮一遮,咱们一起对付这老妖婆!”

彩凤鸟一听,顿时眼眸一亮!

对啊,只有隐身起来,才能出其不意暗算这老妖婆。

于是下一秒,彩凤鸟再度回到凤舞身边。

凤舞对巨雕道:“现在我们来打配合,来当mt。”

巨雕顿时傻眼,什么叫矮木梯?它一脚踩上去,矮木梯就得塌信不信?!

凤舞已经来不及跟它解释太多了,因为下一秒,他们已经失去了凤舞踪影。

花老太君眼眸浮现一抹震惊,她会隐身术?!

忽然,她脑海里浮现一抹灵光,可是那灵光闪动的太快,以至于她没有捕捉到,偏偏这时候,沙雕已经听从凤舞的愤怒,再度以小牛犊之势保持上来,顶头往花老太君撞去!

把花老太君给气的!

她就很疑惑了,这只巨雕明明只是灵圣境二星,为何它的防御力那么强?

因为……

昊元丹因为快过期了嘛,当然会有一点点碎末掉下来。

又因为昊元丹一直是被供奉在那的,所以……呼延老祖肯定干不出来舔桌面的事,可巨雕干的出来,它就把掉落的白色粉末一点点舔干净……

等呼延老祖发现的时候,这只巨雕已经走主坦克路线了,于是老人家就往这方面培养它了。

这么多年养下来,巨雕还真就成了耐扛耐揍的坦克,主抗boss的那种,当然以前它一直也没被灵圣境的强者欺负所不知道,现在爆发出来……它才发现,咦,它竟然这么耐扛?

那还怕什么?上就完了!

嘭!

花老太君再度对沙雕出手。

啪叽一声,巨雕再度被拍飞出去。

可就在花老太君注意力放在巨雕身上的时候,凤舞也已经动了!

隐身状态的她能够看见花老太君,可是花老太君却看不见她的存在。

所以!

噗嗤!

就在花老太君对巨雕动手的时候,凤舞手中训诫之臂猛的拍向花老太君!

原本训诫之臂是在君临渊手里的,可刚才凤舞加入战圈的时候,君临渊就解下训诫之臂,将它丢给凤舞了。

训诫之臂,半步神器,可以说,在场所有人加起来的武器,都不如这只训诫之臂的杀伤力强!

“啊!”

花老太君口中发出一道惨叫声。

却原来凤舞快速带上训诫之臂后,趁着花老太君注意力的时候,训诫之臂尖端的利刃,狠狠扎向花老太君的咽喉处。

可怜的花老太君,一时不查,咽喉处再次破了个洞口。

可是,灵圣境四星强者,对于现在的凤舞来说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便能破她的防御,也不能深入太多。

彩凤鸟能破,是因为它的牙,本身就是半步神器。

凤舞看着那汩汩流出的鲜血,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暗道一声遗憾。

就差一寸了……

刚才只要再深入一寸,切断主动脉,花老太君就必死无疑了,可惜,太可惜了……

这样的机会不常有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这次偷袭之后,花老太君就盯上凤舞了。

她充满了警惕,凤舞但凡上前一步,她的目光就转过来!

凤舞知道,这样充满警惕的花老太君,她再想偷袭,已经太难了。

不过这正合她意。

因为凤舞一开始就是想要拖住花老太君,从而让君临渊腾出手去对付左家这位老太祖的。

就在这时候,只听得一道惨叫声传来!

“啊!”

这声音是……

凤舞下意识转过身去,正好看到激动人心的一幕。

却见君临渊那已经残破的诛天剑,狠狠刺入左家老太祖胸口处!

此刻的君临渊,那张白皙如玉的俊颜上,被贱了三滴鲜血,而他对面的左老太祖,却怔怔立于当场,一动都不敢动了。

君临渊那剑,正正好,穿过左老太祖胸口,力透而出!

站在左老太祖身后的凤舞,能清晰看到他的身子在微微抽搐。

这下,左老太祖要死了吧?

就在凤舞如此想的时候,忽然,凤舞看到左老太祖藏在衣袖中的手动了。

而此刻的君临渊,注意力却没有在左老太祖的手上!

说时迟那时还,就在这最关键时刻——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