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同时震惊的还有远在东桑国的那位太子。

自从君临渊扭转局势后,冷夜枭就坐不住了。

虽然他心中有一道声音说,君临渊本来就不可能会输,但看到这一幕时,冷夜枭还是气的差点从椅子上蹦跶起来。

就在左丘先生以为他会原地爆炸的时候,冷夜枭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一口气,面色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左丘先生看到这样的冷夜枭,暗中微微点头,只有太子殿下还能保持冷静,就还能救。

“先生,您看本宫多英明,提前让萧去了呢。”冷夜枭把玩着手中那只红果,笑眯眯看着左丘先生。

左丘先生不置可否。

“先生对本宫很失望吧?”冷夜枭盯着左丘先生。

左丘先生眼眸危险半眯起来,静静看着他从小教养长大的太子。

冷夜枭嗤笑一声:“先生是不是无数次幻想过,如果带的是君临渊那有多啊,在无数次辗转不眠之夜,这样想过吧?”

冷夜枭一边说,一边紧紧盯着左丘先生。

左丘先生眼眸越来越眯起来。

冷夜枭忽的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一边笑还一边抚掌:“哈哈哈,先生,本宫和开玩笑呢,哈哈哈——”

左丘先生盯着冷夜枭,长长叹息一声,终究对他抱拳,然后转身而去。

这就走了?!

看到左丘先生离去的背影,冷夜枭面色狰狞,顿时无比难看起来!

眼见着左丘先生走出门外,冷夜枭气的一拳砸碎了身旁的案几。

“他就是打从心眼里看不上我!”

“他就是觉得君临渊比我强!”

“君临渊他比我强吗?他都要死了,他从哪里比我强!”

……

冷夜枭痛苦而又暴戾的发泄着一切。

屋内所有人都被他赶出去了。

他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在空旷室内。

他像一只受伤的困兽,发出痛苦呜咽之声!

君临渊的优秀,对于他那只距离君临渊只有一步之遥的人来说,何等刺眼!

他做梦都想超越君临渊!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缓缓出现在冷夜枭声音,他幽暗的声音响起:

“想超越君临渊?”

谁?!

冷夜枭下意识回头,却发现他身后没有人!

瞬间,一股寒意爬上他心头。

“真的想要超越君临渊吗?”

这道声音再次响起。

“谁?是谁?给我出来!”

冷夜枭目光警惕,眸色冰冷,他不断旋转着身形,试图找到说话的那个人,可是无论他如何找,那个人就仿佛不存在似的,怎么都找不见。

“告诉我,是,或者否。”这道声音似乎在给冷夜枭一个选择的机会。

冷夜枭忽的僵硬在原地。

因为随着这道声音传来,一道无比恐怖的力量似乎将他束缚住,冷夜枭发现自己想挪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更让冷夜枭崩溃的是,他感觉到一股死神之力笼罩在他身上。

好恐怖的力量……

冷夜枭身为东桑国皇子,这么多年来见过无数的高手,但是实力恐怖的人,他还从未见过。

这人给他的感觉,好像……楚相国!

还没见到人,就恨不得先匍匐在地喊老祖的那种敬畏和崇拜!

“……您……到底是谁?”

那人没有回答他。

对于他迟迟没有回答问题,那人似乎不悦了,原本笼罩在他身上的那股窒息寒意,似乎也要随之离去了。

冷夜枭忽的心头一凛。

他心中忽然有一种预感,此刻他似乎有个失去后此生再不会有的机会。

眼看着这位至尊强者要放弃他了,冷夜枭忽的提高声音:“且慢!”

“我说,我现在就回答!”

“没错,我嫉妒君临渊,此生我最想打败的人就是他!”

“他活着就是我的梦靥,死后也是我的宿敌!”

“我……”

……

就在冷夜枭还有激动的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那道若隐若现的黑影却摆摆手。

冷夜枭顿时一个字都没有吐露。

“话太多。”黑影似乎有些嫌弃。

冷夜枭更是凝神屏息,大气不敢出。

这位至尊强者……该不会真是楚天笑楚大人吧啊啊啊……

冷夜枭的内心激动的无以复加。

下一刻,黑影丢给冷夜枭一颗石头。

更准确的说,那是一个紫色鹅卵石。

冷夜枭疑惑的望着这颗紫色鹅卵石,心中很是不解。

黑影道:“欲练神功,必先……一旦练成神功,君临渊便不再是对手了。”

说完,黑影人便准备离开了。

从始至终,冷夜枭都没看清楚这个人的脸,也不知道他来自何方势力,见他预备离开,冷夜枭追上去几步:“若是,若是我不练呢?”

黑影人嗤笑一声:“一个时辰后,它便自焚。”

说完这句话,黑影人便再不见踪影,只留下冷夜枭一人怔怔站于原地。

欲练神功,必先……必先什么?

冷夜枭将自己身上的灵气注入到这颗紫色鹅卵石上,很快,一个个字符从这颗紫色鹅卵石上飘逸而出,飞向半空,在空中规整排列。

那半空中的字符,第一句便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冷夜枭震惊了!

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身为帝国太子,子宫?冷夜枭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自然不会如此做!

简直可笑,可笑之极!

冷夜枭的目光望向那水幕上,此刻战局已经接近尾声。

君临渊要赢了,冷夜枭在心中暗暗想着。

不过,就算君临渊要赢了又如何?冷夜枭早就看出来,君临渊身上带伤了,衣衫上都见血了,所以他耗费一定很大。

萧暂时还到不了,即便有特殊的传送通道,他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但是那三位老者……冷夜枭重新坐回椅子上,他静静等待着君临渊的死亡。

而此刻的北燕帝,帝庙。

凤舞看到君临渊占据上风,将归去来打的节节败退,激动的差点挥舞拳头了。

只不过她考虑到巨雕在顿悟,所以才收敛了许多。

坐在不远处的娆惜公主,也是面颊粉红,双眸明亮,不自觉的握紧拳头!

只有北燕国的人,才真正知道归去来究竟是怎样的强者,而现在,君临渊即将战胜归去来。

“咻!”

诛天剑再次动了,这次直刺归去来咽喉!

归去来想闪避,却已经来不及!

诛天剑直指归去来咽喉处。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住了。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凝神屏息,北燕国的民众们都怔怔看着眼前这一幕。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

君临渊却确实剑指归去来致命处,若是他手腕一翻,归去来的咽喉瞬间就会被刺穿,他的性命便难保了。

“我输了。”

归去来那双冰冷眸子盯着凤舞,眸中浮现颓然之色。

距离上次和君临渊见面,他实力上涨了一颗星,剑也换成了天魔剑,踌躇满志而来,却败于君临渊剑下,这样的落差,让归去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所以在君临渊预备收剑之际,归去来却猛的偷袭君临渊!

“混账!”

底下坐着的凤舞被气的差点飞起来!

竟然敢偷袭她的小君君,归去来活腻了!

凤舞已经在心里打算好了,回去她就找六师兄告状去。

可是彩凤鸟却道:“归去来是在逼君临渊杀他!”

什么?

凤舞急急往半空看,却见君临渊的剑已经没入归去来咽喉,一丝鲜血渗透而出,而归去来的脸上是惨然笑容。

君临渊明显已经停住手,可是归去来却徒手去抓诛天剑!

他的手掌已经鲜血淋漓,可他依旧抓紧诛天剑往自己咽喉扎去!

这个人,疯了吧?!

偏偏这时候,北燕国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眼神没有凤舞好,所以模模糊糊中只看到了一点。

“君临渊太过分了,我们不二剑客都已经认输了,他还要杀人?”

“就是!他怎么能这样凶残?!”

“什么叫他怎么能这样凶残?君临渊哎,君大魔王们没听说过吗?冷酷绝情杀人如麻是他的代名词!”

“可是他再杀人如麻,去他的君武帝国啊,在我们北燕国耍什么横!”

“就是,不二剑客是我们的剑魂,他赢了我们剑魂,我们也不是输不起,他怎么能这样羞辱我们剑魂呢?!”

“他羞辱剑魂,就是在羞辱我们所有北燕国的子民。”

……把凤舞给气的!

瞎子!

这些人都是瞎子吗?!

看不到眼前这些事实吗?!

不,他们其实没有那么多瞎子,总有人看清上面发生的真是一幕的,可他们身为北燕人,他们天然站在北燕的立场上挺归去来。

这就是主场优势!

凤舞正要站出来说话的时候,却有一个人挺身而出。

“事实并不是们想象的那样,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娆惜公主站起来,转身面对身后的民众们,“请相信本公主,本公主一定会给们一个交代!”

凤舞冰冷眸子盯着娆惜公主。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事实不是明摆着吗?归去来要自杀,想死在君临渊剑下……

凤舞着急往上空看。

君临渊受伤不轻,所以当归去来死志坚定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一时之间,他还真的挥不开。

而下方,娆惜公主似乎正在为君临渊说话,但又模棱两可,含糊不清。

凤舞亲耳听到有人问娆惜公主,和君武帝国的太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帮君武帝国的人,而不帮我们自己的剑魂?

娆惜公主一副被问愣住的样子,很是为难,偏偏面颊还泛红了……泛红了……

风浔愤怒盯着娆惜公主,他怎么觉得这位公主是在找事呢?怎么觉得她似乎很想造成她和君老大的误会呢?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娆惜公主眼眶湿润,结结巴巴摇头:“们误会了,本公主和君殿下怎么会有关系呢,本公主也就数年前才见他一面,坐了同一辆马车……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关系?”

“男女授受不亲,们坐了同一辆马车,还没关系?!谁知道们在马车内做了什么?”

“公主殿下,如果您和君临渊真的没关系,那么从现在开始,不必再为他说一个字了!”

“可是……可是君殿下原来是客……”

“们看,们看,还看不明白吗?我们娆惜公主还在为君殿下说话呢,他们要是没关系,公主会如此?他们该不会已经……”

……

凤舞:“……”

她用震惊的目光看着一旁的娆惜公主!

而此刻的娆惜公主也正侧眸看凤舞,两人目光在空中对撞。

凤舞明显看到娆惜公主眼眸中有一闪而过的得逞。

“她是故意的!”风浔气的快炸了!

他家君老大何等冰清玉洁,竟被这等人给碰瓷了,而且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凤舞也是叹为观止了,为娆惜公主的脸皮。

娆惜公主却冷哼一声,继续回身对着她的百姓们说话。

凤舞心中憋着一口气,忽的,却见她气沉丹田,一口吼声直冲云霄!

“归去来!”

凤舞这宛若惊雷般的声音一出,顿时全场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望向她。

却听凤舞继续吼着:“、给、我、滚、下、来!”

四周,鸦雀无声。

在场所有人:“……”

就连三皇子,都用震惊的目光望着凤舞,眼中甚至跳跃了崇拜之色!

太、太、太特么牛逼了!

归去来,那是他们北燕第一剑客!

何等厉害的至高强者?!

凤舞这个小丫头居然敢这吼?就像吼她家家将似的。

娆惜公主嘲讽的瞥了凤舞一眼,等着凤舞出糗。

但——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半空中的归去来在听到凤舞声音后,他没有再动了。

君临渊盯着归去来,眸中浮现一抹疑惑之色,再看看凤舞,眸中越发疑惑。

聪明绝顶如君殿下,他也猜不透这会发生了什么事。

归去来松开君临渊的诛天剑,深深盯了他一眼,这才从半空中落地。

还真的……落地了?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全都凝神屏息,目光死死盯着归去来,好奇他到底怎么了。

不二剑客归去来,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孤傲不驯的,现在……他要做什么?

他要将那位红衣少女杀死吗?

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不二剑客的尊严吧?不少人在内心如此想着。

娆惜公主心中想的却是,就算不二剑客不杀凤舞,也会给她教训的,因为第一剑客,不可辱!

此刻君临渊已经站在凤舞身后,宛若磐石般立在那,无形中护着他身前这位娇小纤细而又单薄的少女。

娆惜公主更是上前一步,对归去来施礼,她正要开口说话,可是……

归去来对她点点头,并不预备与她说一句话,他从来都是这般惜字如金的。

娆惜公主也并不觉得被冒犯了,因为归去来的实力,足够强大。

归去来站在凤舞面前,那双漆黑眸子凝视着凤舞,一瞬不瞬的凝视着。

凤舞:“咳咳……”

刚才激动之下她一声怒吼,但是当归去来来到凤舞面前时,她反倒有些尴尬了……这位毕竟是北燕国第一剑客,自己刚才是不是有些……

然而下一刻,归去来开口了。

“小姐,您有话吩咐?”

等等等——

在场所有人,都差点被归去来这称呼给吓死了!

小、小、小姐?!

什么小姐?!

是字面上的那个意思吗?

还是……其实归去来喊的是小姐姐?

谁知,他们的不二剑客微微拧眉后,再次开口:“小姐?”

凤舞:“……”

注意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过来,就连君临渊都双手抱剑,煞有介事挑眉看着她,凤舞尴尬了。

凤舞摆摆手:“又不是我家家将,不用喊这个。”

归去来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他站立的位置,却无形中似乎在保护凤舞。

这……

不远处的茶楼上,三个人正坐着喝茶。

帝庙之巅,绝世剑客之战,已经结束。

好戏才刚开始。

“轮到我们上场了。”

一道冰冷声音响起,此人正是碧云宫那位老宫主。

她一挥手,一道黑巾便蒙上她的面容。

堂堂碧云宫宫主,此刻却蒙着黑巾,可见她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左家老太祖和花家老太君对视一眼,他们也纷纷将自己脸面蒙起来。

所以,就在全场准备散去的时候,一道强大而冰冷的威压,朝着帝庙处辐射而去!

君临渊眼眸危险半眯起来,他径直将凤舞拉至身后,而下一秒!

归去来也挡在凤舞面前!

左家老太祖,花老太君,以及碧云宫老宫主,齐齐上阵!

他们呈三角形,将君临渊一行人包围其中!

场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们怔怔看着将君临渊他们包围起来的三位黑衣黑巾蒙面人,这些人……是谁?为何实力如此恐怖?

他们还没战斗,但是爆发出来的冲击波,却冲击的他们一个个气血翻涌,几乎要人仰马翻了。

他们离得太近,太危险了。

于是,这些百姓们纷纷往后退。

可他们又好奇,所以不怕死的在一千米外的茶馆处停下了,他们团在一块,目光紧紧盯着眼前这场一触即发的战斗!

他们有一种预感,这场战斗似乎被君临渊和不二剑客这绝巅之战还要凶狠!

左老太祖,花老太君,碧云宫宫主,他们在半空中占据位置,将这些人全都包围在内。

左老太祖看到北燕的皇子和公主,当即冷道:“闲杂人等速速退去!”

谁是闲杂人等?

谁又是被通缉的目标?!

“我们的目标是君临渊,其余人退散。”花老太君只想速战速决,而不想和北燕国的超级强者牵扯上麻烦。

不二剑客归去来算一个强者。

还有塔内那位老祖……他们也并不想招惹。

娆惜公主和大皇子对视一眼。

这三位的实力……

不二剑的声音响起:“灵圣境之战,速速退去!”

他到底是北燕国的剑客,所以还知道提醒北燕的皇子和公主。

娆惜公主没有动,大皇子也没有动。

除了他们外,在场的还有凤舞,彩凤鸟,风浔,呼延逸晨,还有那只傻不愣登坐在那悟道的沙雕。

“君殿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左老太祖嘲弄的声音直冲君临渊而去。

半月前,便是君临渊杀上京阳省左家老宅,将他这位左老太祖踩在脚下,而今日,风水轮流转了,左老太祖胜券在握。

娆惜公主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三位是谁,因为之前就是她和他们合作的。

事实上,岂止是这三位?还有呢!

他们明明追杀的是凤舞,怎么杀君临渊去了?娆惜公主脑中浮现一抹狐疑之色,不过……很快她眼眸亮了,因为她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一个能得到君临渊的最好办法。

“先出去。”君临渊推推凤舞,要将她推出战斗圈。

但是凤舞却坚定摇头:“我不。”

君殿下那张俊逸绝美容颜上,剑眉微微蹙起:“听话。”

凤舞凝望着他深眸:“我不,我要和并肩作战!”

可就在这一刻,一道飓风朝在场众人袭来!

在场众人,除了君临渊和不二剑归去来外,其余人全都被这道罡风吹出数百米之远,再嘭的一声落于地面!

左老太祖岂会跟这些小孩客气,别说凤舞,便是娆惜公主和大皇子也照摔不误。

“哎哟!”巨雕被这动静惊醒了,它捂着屁股,茫茫然睁开眼睛,疑惑看着周围一切,战斗结束了吗?

“哎哟什么?现在什么实力了?”彩凤鸟骑在巨雕肩上,一巴掌拍它脑袋上。

巨雕还傻愣愣的,掰开手指数:“我之前是星辰……现在是……我涨了一颗星,两颗星,三颗星……哎呀,我现在灵圣境二星了!”

巨雕懊恼的跺脚:“原本我还能再升一颗星的,但是被吵醒了,是谁?是谁踹的雕爷?!”

彩凤鸟震惊望着巨雕,下意识缩缩腿。

灵圣境二星……居然已经灵圣境二星了?!我尼玛……彩凤鸟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内心的圈圈叉叉了。

巨雕看着彩凤鸟:“……刚才拍我脑袋了?”

彩凤鸟咽了咽口水。

而此刻的娆惜公主一把拽住凤舞,因为凤舞正往战斗圈内跑去。

“听我说,我能救君临渊!”娆惜公主目光严肃的望着凤舞,前所未有的认真,“只要答应我的要求,我就帮救君临渊!”

凤舞直接甩开她的手!

可是娆惜公主却在她身后喊:“君临渊只有一个人,但是对方三位灵圣境,觉得他能打的过吗?!”

“知道眼前这三位是谁吗?我告诉吧,他们是左老太祖,花老太君,还有一位应该是碧云宫的宫主!”

“以为就只有他们三位吗?如果只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凤舞停住脚步,转过头冰冷的眸子盯着娆惜公主。

她比娆惜公主更清楚的知道,君临渊身上有伤。

和归去来战斗之前就有伤,和归去来战斗之后伤势越发严重了,刚才凤舞就闻到从他身上传来的血腥味,他的衣衫都被鲜血浸湿了,只不过因为是黑袍,所以肉眼看不太出来罢了。

“还有东桑国的人?”凤舞眯着眼盯着娆惜公主。

娆惜公主冷笑一声:“还真能猜啊。”

凤舞冷道:“不是跟他们合作,半路截杀我的吗?”

娆惜公主差点没被凤舞噎死。

不过这件事她能做,却不能当众说,所以娆惜公主直接否认:“别胡说!”

凤舞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而周围的人却都听呆了。

特别是大皇子和呼延逸晨,此刻他们都在彼此眼中对视一眼。

刚才凤舞说,娆惜公主和这些灵圣境超强者合作,半路截杀凤舞?

也就是说,凤舞逃过了这些超强者的追杀?

这、不、能、够、吧?!

但是看凤舞那神色……似乎真有那么回事啊。

大皇子,震惊了!

而此刻的呼延逸晨,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想到,自己之前竟然还肖想凤舞,还因为听到凤舞和君临渊的绯闻而别扭……天啊,他哪来的资格?!

娆惜公主盯着凤舞,认真道:“现在,只有我能救君临渊,只有我能!”

凤舞看她一眼,干脆利落:“说!”

可是这话,娆惜公主可没那么利索的公诸于众,因为很私密。

她凑在凤舞耳边,压低声音,轻轻说了一句。

对于她的提议,凤舞只有两个字评价:“无耻!”

谁知,娆惜公主并没有被激怒,反而还笑嘻嘻看着凤舞:“趁虚而入,趁火打劫,是,我也觉得挺无耻的,可谁让凤舞喜欢他呢,既喜欢他,就要放弃他。”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凤舞根本不理会娆惜公主,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战斗圈。

因为凤舞看到,战斗圈内,那三位灵圣境太无耻了,他们竟三人联手攻击君临渊一人!

若平时倒也罢了,可眼下她家君君身受重伤……凤舞心疼的呼吸都差点停滞了。

她看到不二剑归去来站在圈外围观,一边看,一边似有心得。

“归去来。”凤舞盯着他。

归去来对凤舞很是崇敬,因为他亲眼见过老祖是如何对待这位小姑娘的。

老祖待她如珠如宝,那么在归去来心目中,她自是小姐无疑。

凤舞道:“听我话吗?”

归去来深眸凝望着凤舞,点点头。

凤舞道:“我知是绝顶剑客,不会听人命令,所以我们做个交易吧。”

“这次帮我,我凤舞,欠一个人情。”

“他日,不管有任何困难,我凤舞,必以命相帮!”

凤舞不是没想过请她六师兄过来,事实上,之前她已经和巨雕沟通过,巨雕说漏嘴,说老祖出游,并不在塔内。

不在塔内……这话简直让凤舞绝望!

所以眼下她能请求的,就只有归去来了。

前一刻,归去来和君临渊还生死比拼,现在却要让他帮忙……凤舞确实有些难以启齿,但为了君临渊,舍些脸皮又如何?强人所难一回也无妨了!

归去来极认真盯着凤舞,他思索了一下,便点头道:“好。”

凤舞笑着对归去来点点头,下一刻,她目光盯着战圈,而她的人也已经进入战圈之内!

凤舞进场后,便直奔花老太君而去!

她的计划很清楚,君临渊还有一战之力,而她们这边只要拖住了其余两人,那么,君临渊必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其中一个!

“归去来,去拖碧云宫宫主!对,身形最高那老女人!”

而此刻的碧云宫宫主听到凤舞这话,差点被气的原地气炸!

什么叫身形最高那老女人?她很老吗?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