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跟从血水里捞出来似的,也不知道对上实力进一步加强,装备再一次强化的归去来,究竟会是如此。

说实话,他心焦啊。

凤舞对风浔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虽然她心中暗自嘀咕,不知道娆惜公主到底要搞什么。

不过凤舞很快就将这件事丢开,全神贯注盯着上方的战斗。

娆惜公主那双恶毒如蛇的眸光狠狠盯了凤舞数秒后,这才收回去,她在三皇子耳边低语了一句。

三皇子一开始不太情愿:“我正在看比试呢。”

可是娆惜公主再次在三皇子耳边低语了一句,末了,她告诉三皇子:“如果你能办成这件事,今日的凤舞将会身败名裂,那么你之前受到的羞辱……”

三皇子眼眸闪闪发亮!

“好,我这就去!”

三皇子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而去,他去的是皇宫方向。

而此刻的娆惜公主,她那双闪着怨毒之色的眼眸恶狠狠瞪了凤舞一眼,且等着吧!

上空。

君临渊和归去来战斗正激烈。

剑芒闪闪。

剑意冲击而出,冲击波似卷起无边的惊涛骇浪!

只见他们二人,剑走游龙!

这就是一个剑雨的世界!

“呀!”

就在这时候,凤舞惊呼一声!

不止是凤舞,在场不少人口中都发出一道惊叫声,因为上空那两道身影中,有一人中剑了!

君临渊是黑袍,而归去来则是麻衣斗笠。

那剑是归去来刺向君临渊,君临渊侧身避开,但腹部却被划过一剑。

一滴鲜血从半空中落入地面。

凤舞急的站起身来,面色更是焦灼!

风浔也有些着急:“我就说嘛,他身上带伤的……”

从现场局势看,君临渊处于劣势,而归去来则处于强势。

“刚才归去来那一剑,刺的是君老大的伤口!”风浔转头对凤舞急道。

凤舞眉头紧蹙:“不是胸口位置吗?”

刚才她捶君临渊胸口的时候,不是捶到他胸口的绷带吗?

结果风浔却苦着脸道:“他胸口确实有伤,但更大的伤在腹部,从左腋下一直划到右下腹,好长一道伤口!”

凤舞瞪着风浔:“!!!”

风浔:“嗯!”

凤舞深吸一口气。

看到归去来手握天魔剑,一副从容模样,她就恨不得将天魔剑给折了。

让凤舞不知道的是——

观看这场战斗的,并不仅仅是她们这些人。

东桑国。

冷夜枭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无血色,一阵阵剧烈咳嗽。

他面前是一副巨大水幕,发生在北燕国的这场绝巅之战,通过这道透明水幕,完全的呈现在冷夜枭面前。

左丘先生正坐于冷夜枭右侧,而左侧,则是东桑帝新赐予冷夜枭的超强守护者。

这位守护者单名一个萧字,实力之强……怕是仅次于君临渊吧。

自从战斗开启,冷夜枭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君临渊的身影看,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抽他筋,扒他皮!

盖因为在之前他和君临渊的战斗中,他输了。

他不是输给了君临渊,而是输给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偏心少女!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