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渊这轻轻一声,却在娆惜公主脑海里爆炸!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

她眼中看到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君临渊和凤舞……君临渊和凤舞……

其实娆惜公主听过君临渊和凤舞的事,但她的消息渠道告诉她,君临渊不喜欢凤舞的,不仅不喜欢她,甚至很厌恶她……

怎么会?

他们是在众人面前演戏吗?

凤舞被君临渊那双凝视的深眸盯着,只觉得面颊有些发烫,她拍了君临渊胸口一下:“你没事了?”

君临渊只盯着她看,眼眸深邃。

凤舞气的再次拍他,凶巴巴问:“问你话呢?伤好了吗?”

君殿下这才反应过来,他昂然挺立,身板如松:“无事。”

但是凤舞隔着衣裳,却摸到他身上缠着绷带,当即皱眉:“你的伤还没好?”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视线从太庙之巅射向这边。

是归去来。

凤舞后悔了!

当时她不应该将那柄剑让归去来拿走的,可谁知道君临渊的伤……

凤舞急了,从自己身后取出训诫之臂给君临渊:“穿上。”

君殿下疑惑脸:“嗯?”

凤舞直接道:“伸手。”

君殿下还真就乖乖将手伸出来了。

旁边的人都看直眼了。

呼延逸晨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这从画上走出来的少年少女,看到君临渊对凤舞言听计从,他的内心……

当年那么傲慢高冷的天才少年,从来都是高高扬着下巴,桀骜不驯,任何人的话都不听,特立独行的很。

可是现在……凤舞这丫头问他话就答,让他伸手就伸手,简直听话的像个小弟弟似的……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君临渊吗?!

如此想的,又何止呼延逸晨一人?

大皇子也惊呆了。

他虽然早知道凤舞和君临渊似乎订过亲,但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这样的……这也太……太……

娆惜公主恨不得将指甲掐碎了!

但是眼前这对俊男少女却并不知道自己给别人造成了怎样的震撼。

凤舞扶着训诫之臂,瞪着君临渊,打着商量的语气:“要不,战斗延后吧?”

君临渊看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上带着微微笑,然后摇摇头。

就知道!凤舞在心中暗暗想,别看君临渊现在看着听她话,但其实是个死倔死倔的蓝孩子,原则性的东西绝不改的。

凤舞没好气道:“那你就穿好训诫之臂。你现在的情况不太妙,因为你又受伤,听说诛天剑又受损了。”

少年底气十足,傲然道:“我能赢!”

凤舞哼了一声,又懊恼的跺脚:“归去来实力比上次上涨了一些不说,还拿到了天魔剑,我真真是悔死了,早知道不给他天魔剑!”

君临渊也是第一次知道。

“天魔剑?”

凤舞嗯了一声:“呼延老祖炼制出来的,最好的一把剑,专为归去来打造的,特别契合他。”

君临渊哦了一声。

凤舞就知道,她面前这位少年从来就不知道畏惧是什么,他只会迎难而上。

再苦再累,咬牙坚持,也依旧迎难而上!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