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揉揉惺忪睡眼,看到北燕帝就站在她面前,而站在北燕帝身后的……就是娆惜公主了。

此刻这位正盯着凤舞。

她恶毒的盯着盯着凤舞,嘴角扬起一抹得意冷笑,似乎觉得凤舞这次真的要玩完了。

凤舞看到北燕帝过来,淡淡看他一眼,眉宇间有些不耐烦。

在场众人见凤舞这表情,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不耐烦?

对一位帝王不耐烦?这不可能吧?所以是他们看错了吧?

北燕帝见凤舞沉下脸来,顿时心中就是一慌。

大皇子不知道,但是北燕帝却曾经听过一道谣传的,传说中他们这位老祖师从于牧九州……

虽然是谣传,但范围极小,而且北燕帝心中却是很信的。

因为……将这则谣言传给他的人,是他的父皇!

皇家口口相传的,未必是谣言,极有可能是……秘史!

所以这位老祖的小师妹……而且对旁人那么不耐烦的老祖,对她那般热络亲近,北燕帝心中已经信了五分。

如果她真是牧九州大神的关门弟子……北燕帝膝盖一软,差点跪了。

而此刻的娆惜公主却斜睨了凤舞一眼,轻蔑的朝她勾起小手指:“来,跪下给本公主磕头。”

还没等凤舞说话,却见一旁的北燕帝咆哮一声:“娆惜!”

这没来由的声音吓了娆惜公主一跳,她惊疑的目光望着北燕帝。

北燕帝却怒斥一声:“跪下!”

娆惜公主:“……”

事情转变的太快以至于……

娆惜公主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愣愣的望着北燕帝,脑子都是懵的……

此刻她脑海里只盘旋着三个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凤舞淡淡瞥着娆惜公主,也不说话,就双手抱臂,那么静静的看着。

北燕帝的目光,前所未有的严肃和凶狠,那威严和威慑力,铺天盖地般往娆惜公主席卷而去,宛若泰山压顶,压的娆惜公主脊背颤抖,双腿发软。

暴怒的父皇她见过,但冲她暴怒的父皇……她真的没见过。

娆惜公主非常清楚,当父皇他老人家暴怒的时候,若是跟他对着干,下场会非常凄惨,曾经她就亲眼见到父亲的宠妃顶嘴,结果血溅三尺!

“父、父皇……”娆惜公主不敢犹豫,立马噗通一声就跪下了,身子微微颤抖,因为恐惧已经从她心底涌现了。

盛怒的父皇……什么都做的出来,娆惜公主内心颤抖。

“你跪错了。”北燕帝的声音虽然平静,但说不出的冰冷,寒意直透人心底。

娆惜公主:“!!!”

周围其他人也都是……

凤舞这边的赵公公还好些,他虽然知道凤舞真正的身份,但他没想到他到底还是低估了一些……

至于娆惜公主那边……她带来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快被震惊疯了。

因为真的太恐怖了。

这人到底谁啊,凭什么让娆惜公主跟她下跪道歉?

就算是普通的公主都不行,更何况娆惜公主是预备王储身份,岂能儿戏?!

人群中,唯有……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