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燕帝转过身,目光直直瞪着大皇子:“你说是真的?!”

大皇子点点头。

北燕帝:“……”

“小师姑就是君临渊未成亲的妻?”北燕帝有点想哭。

大皇子再次点点头。

北燕帝:“这不可能啊,她不是千年老妪……”

大皇子扶额:“父皇,凤舞她今年……尚且不满十五岁。”

北燕帝:“!!!”

大皇子认真点头:“嗯。”

北燕帝今日受到的刺激有点大,他背着手在御书房里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口中呜呼哀哉:“天要兴君武帝国吗?这是天要兴君武帝国吗?”

就在这时候,赵公公进来禀报,说呼延逸晨求见。

呼延逸晨有腰牌,有宫的特权。

呼延逸晨?北燕帝顿了顿,有多少年没见这孩子进宫了?当年他还是很喜欢这孩子的,后来他妹妹在宫内出意外死亡后,他就再也没有进宫了。

“让他进来。”北燕帝道。

呼延逸晨很快就进来了,不如小时候的活泛,他看上去规规矩矩的,很是懂礼。

北燕帝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接着寒暄了几句呼延老爷子的身子,最后才聊到呼延逸晨这次进宫的目的。

“娆惜公主要杀我们。”呼延逸晨直接将那晚的事说了,“如果不是有大皇子在场,我们家就要被灭口了,还请陛下做主。”

呼延逸晨为了保护凤舞,所以没有刻意提起她的存在,只说娆惜公主要杀的是他和他爷爷。

并且呼延逸晨问,他爷爷之前也递进来奏章的,但一直没有结果,所以让他进来问问陛下,是否还记得当年远居湖畔的事。

“远居湖畔?”北燕帝眸中浮现一抹缅怀之意。

当年在远居湖畔,呼延老头救了他这个当皇帝的,而他自己却差点死了,当年他孙女死的时候,他都没有将这件事拿出来说,现在竟拿出来了说了?就因为要救凤舞?

所以,他是根本就不知道凤舞和老祖的关系吧?北燕帝目光转向大皇子。

大皇子肯定的点点头。

北燕帝:“……”如果呼延老头知道凤舞真正的身份吧……还真是期待呢,他准吓一跳,北燕帝在心里暗暗笑话他。

偏这时候,一个小脑袋凑进来:“哎,你们是在讨论我吗?”

北燕帝和大皇子回头一看,认出是凤舞,全都吃了一惊!

北燕帝正要去跟小师姑见礼,却见呼延逸晨看到凤舞一副看痴呆的模样,整个人都被迷了去。

凤舞敲了呼延逸晨脑袋一下:“喂喂,把你的口水收一收。”

呼延逸晨还真的下意识抹嘴角,却发现根本没有口水,他顿时囧了,气呼呼瞪着凤舞。

但这丫头确实太好看了吧,也不知道咋长的……不由的,呼延逸晨的目光又被吸引了去,气都忘记生了。

一旁的大皇子同情目光看着呼延逸晨,兄弟,长点心吧,这不是你能肖想的,你哥哥我都应压着不敢动心呢。

凤舞没好气看着呼延逸晨:“你瞅啥呢?”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