娆惜公主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故事里:“昊元丹,天下第一丹,儿臣服用了之后,身子就会大好,再加上儿臣的天赋,到时候神功大成,父皇您开不开心呀~”

北燕帝认真看着娆惜公主:“老祖真的说过此话?”

娆惜公主:“当然啦,之前父皇不也在吗?老祖说他手里有一枚昊元丹的,是留给他小师妹的,如果再不服用,都快过期了的。”

这件事北燕帝确实知道,因为老祖还真念叨过此事,不过当时他们是无意间知道的。

“老祖确实说过,要将这枚昊元丹给你?”北燕帝表现出质疑。

娆惜公主心里一慌,父皇这是怎么了?以前父皇可是对她的话从不质疑的,她说什么就信的什么的。

娆惜公主和皇后对视了一个严肃的眼神,之后,她的目光便狠狠剐了大皇子一眼,带着憎恨和愤怒!一定是她这位好大哥在父皇面前告状了!

大皇子摸摸鼻子,也不出声辩解,反正父皇知道是怎么回事。

娆惜公主的注意力再次落到北燕帝身上。

“父皇,儿臣不是经常去塔内嘛,老祖有一次就亲口说的,说要将昊元丹赐予儿臣呢,就在儿臣十八岁生日时,父皇不知道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当时只有老祖和儿臣,而儿臣也一直没有说这事。”娆惜公主一边说,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掩唇笑:“老祖不仅要给儿臣昊元丹,而且还教儿臣各种东西呢,还说儿臣给他带去了许多快乐……”

娆惜公主开心的说着塔内时老祖如何喜欢她,宠爱她,优待她……

一旁的北燕帝:“……”

一旁的大皇子:“……”

这对父子对视一眼,眼眸有些抽搐。

他们脑海里浮现起那跪在地上一寸寸擦拭地板的身影……

“真的吗?”北燕帝望着娆惜公主。

这是他最喜欢的公主啊,捧在掌心带在身边长大的,她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欺骗他这个父皇?

北燕帝想到娆惜公主小小人儿的时候就知道如何讨他喜欢,别人抱她就哭,看到他就笑,小手手抓着他这个父皇泪眼汪汪,就仿佛全世界就只有他这一个爹了,可把他这个老父亲给心疼坏了。

北燕帝想到这些,心里到底是软了一些,他决定再给娆惜一次机会。

“真的吗?老祖真的对你这样好吗?”

娆惜公主心中咯噔了一下,她敏锐的感觉到父皇好像有点不一样了,难道……他知道了点什么?

“父皇,是老祖说什么了吗?”娆惜公主小声试探。

北燕帝笑:“老祖那么忙,父皇也几乎见不到他面,更不能聊什么,只不过想着这几日在塔内,你也没来看父皇。”

娆惜公主松了口气,她就知道是这样,老祖那样高不可攀的人,怎么会跟父皇闲聊。

娆惜公主忙解释:“当时女儿是很想进来照顾父皇的,可是老祖说,父皇这病不宜打扰,进去照顾就是添乱,所以女儿就……只能守在外面了,后来,后来母后这边有急事,女儿才刚过来,父皇您这边就出来了,真不是女儿……”

娆惜公主越说越着急。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