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燕帝的症状虽然和中风相似,但绝不仅仅是中风那么简单,而是凤舞用了她的独门药剂,当然这事,凤舞是不准备透露出来的,多一事不如省一事,她还想在北燕帝面前卖个好呢。

凤舞知道他家六师兄喜静,这会儿塔内来了这对父子,他老人家都不爱出来了。

于是凤舞便对北燕帝道:“您已经好全了,今日就可以回去皇宫了。”

北燕帝想去跟呼延老祖拜别,他想了想,到底还是跟凤舞提出这个请求。

一旁的大皇子已经不是呆滞可以形容了。

所以……

从什么时候起,凤舞的话呼延老祖面前那么好使了吗?

这丫头真的是个妖孽吗?

就这么招人喜欢的?

凤舞看了大皇子,想了想,便道:“那你们跟我来吧。”

说完,凤舞便预备带着北燕帝过去。

北燕帝心中有点惴惴不安:“老祖不喜见人……您确定可以吗?”

大皇子默默看了此刻自家这位小心翼翼的父皇大人,再回忆以往他那张板着脸不怒自威的脸……反差是真的大。

凤舞却理所当然点头:“当然可以。”

嘟嘟嘟,凤舞敲门。

呼延老祖:“进来。”

凤舞回头对北燕帝道:“我先进去,请稍等。”

北燕帝点点头。

北燕帝对呼延老祖是无比恭敬的,因为这位老祖不仅实力上是绝巅强者,而且他的目光也是独具慧眼,他想询问呼延老祖关于皇位继承人的事。

而凤舞之所以带北燕帝来见老祖,为的也是这事。

北燕毕竟是大国,如果让娆惜公主上位,万一她滥用手中权力,举国对付她,那凤舞还是有点麻烦的。

至于说她和娆惜公主的仇恨能不能化解?凤舞知道,这是绝对不能够的。

所以,她绝对不会让娆惜公主登基。

而且——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凤舞走到呼延老祖耳边,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

呼延老祖眉头微蹙:“什么话!老夫岂会选她?她就是个勤劳打扫的丫头啊。”

凤舞抿唇一笑。

如果娆惜公主知道在呼延老祖眼中,她只是个勤劳打扫的丫头,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想到自己能断了娆惜公主的后路,凤舞还是挺开心的。

凤舞:“那么您觉得大皇子呼延俊辰如何?”

呼延老祖一脸问号。

凤舞:“就是之前来找我,您见过的?”

呼延老祖问凤舞:“你觉得他如何?”

凤舞想想最近一段时间内和大皇子的相处,实话实说:“是一个温暖而有力量的人,冷静而且理智,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呼延老祖点点头,表示他自己知道了。

凤舞毫无心理负担的给娆惜公主上完眼药后,便转身去将门打开,将北燕帝和大皇子迎进来。

这毕竟是北燕国的事,所以将人让进来之后,凤舞便出了房间,并且将房门轻轻带上。

虽然不知道里面具体是怎么说的,但凤舞知道,呼延老祖对大皇子的印象会不错的。

果然——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