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当年立在师父肩头。

呼延老祖顿时激动的面色涨红,甚至泪洒衣襟!

“彩凤大哥!”

呼延老祖看到小小一只彩凤鸟,激动的不行,又差点要哭了。

凤舞在心里直叹气,不愧是彩凤鸟口中的小哭包,现在简直就是老哭包了。

彩凤鸟飞到呼延彦博肩上的时候,一旁的巨雕被吓得一哆嗦!

什么鬼?!

他们跟老祖竟是认识的?!

彩凤鸟这会儿正跟呼延老祖告状呢,哔哔说个不停,说一下还不忘回头看巨雕一眼,把巨雕吓得够呛。

“竟敢拦你?好,打它!”呼延老祖完全向着彩凤鸟的。

巨雕差点哭了,委委屈屈的“可是,它之前也没说认识老祖您呐……”

巨雕实力其实非常强的,灵国境巅峰境,能拦住彩凤鸟,平日里谁不喊一声雕爷?就算皇后在,它都可以仗呼延老祖势训斥人,可是现在……它直接跪了。

呼延老祖也没想到曾经那么厉害的彩凤仙尊现在竟然连一只小雕都打不过?老人家简直心疼坏了。

不过呼延老祖听了彩凤鸟说凤舞的遭遇,更是心疼了。

“小师妹,原来你修为被废了?”呼延老祖急急拉着凤舞给她把脉,“还好还好,只是假废,而不是真废,这要是真废了,昊元丹都没用了。”

呼延老祖吐出一口气,拉了凤舞就往里走“当年师父存了一颗昊元丹在六师兄这,六师兄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替你守护这枚昊元丹。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凤舞想到外面一个传言,不由的好奇“可是六师兄……不是说,这颗昊元丹,会在娆惜公主今年生辰的时候给她服用吗?”

谁知,呼延老祖却瞪大眼睛“娆惜?娆惜是谁?”

凤舞咳咳两声,指着里面的北燕帝“他生的。”

“哦,你说小惜啊。”呼延老祖道,“她确实时常来她塔内做一些扫洒的活计,但每次留的时间都不多,并且不被允许进入内塔,对了,你刚才说什么?生辰什么?”

凤舞已经被呼延老祖的描述惊呆了。

扫洒?

娆惜公主进入塔内,其实只是做扫洒的活?可是凤舞记得,她听到的传闻可是……

凤舞不由的将这句话问出口。

呼延老祖皱眉“她就是来扫洒啊,拿木桶和抹布来擦洗的,难道不是吗?”

呼延老祖最后半句话是问巨雕的。

毕竟在这塔内,就只有一人一雕。

巨雕点点头“对啊,再过两日她就到日子来了,到时候你看就知道了。”

呼延老祖拉着凤舞“走走走,你的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哪里需要将精力放在这些小事上。”

呼延老祖说着就要拽凤舞走。

凤舞将一瓶药剂丢给巨雕“这是治疗北燕帝的药剂,一天一次,三日后便会好全。”

巨雕忙不迭应下来。

呼延老祖却没精力放在这些小事上,自从凤舞出现后,呼延老祖的注意力就都在她身上了,老人家一心想着怎么帮凤舞恢复实力,并且提升肉身。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