娆公主能猜不出来她这位兄长要给她看什么吗?

她肯定不会来的,但一定会气的半死。

“报官!”呼延逸晨冷声道“将我们小器铺砸成这样,还想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呼延逸晨就这么好欺负?当年被欺负了,现在这口气我不忍!”

大皇子并没有阻止他这么做。

于是呼延逸晨跑去镇刑司咚咚咚敲鼓喊冤。

镇刑司是帝国掌管邢狱的审判机关,而且还管朝廷百官和皇族的邢狱,呼延逸晨已经认定了是娆公主干的,所以直接跑来。

镇刑司正这会儿正悠闲的很。

因为最近朝廷太平无事,水波不兴,他这个镇刑司的司正也是忙里偷闲,在家搂着小妾拼命想生个儿子出来继承家业。

就在这时候,下人便来报,小器铺的少东家来敲鼓喊冤。

司正大人皱眉“一个小商铺子的少东西,也值当你们紧张至此?滚出去!”

“可是……可是……那是小器铺啊……”

“小器铺?你指的是那个小器铺?!呼延大师的小器铺?!”

“嗯嗯嗯……”

“你不早说!”

司正大人急匆匆套衣衫。

呼延大师除了是呼延大师,还是皇族啊!

而且还有一个相当当的爵位,虽然他老人家自己从不理会。

当司正大人看到底下坐着呼延逸晨的时候,心里已经偏一半了,这少年口中喊着司正伯伯,喊的可真亲热。

“咳咳。”司正大人轻咳一声,“堂下何人,所告何事?”

呼延逸晨没直接说是娆公主,而是佯哭道“司正伯伯请为我们小老百姓做主啊,昨夜有人潜伏我们小器铺,要暗杀爷爷和我,我们差点就死了啊。”

暗杀?!

北燕一向政治清明,竟然有人暗杀帝国第一炼器大师?这还得了?

“你们可有事?你爷爷可还好?”呼延大师可是国之重器,务必要保护好啊!

呼延逸晨想到之前凤舞对他的交代,此刻已经打定主意,要狠狠坑娆公主一把的,于是他再次佯哭道“爷爷受伤严重,现在跟家里躺着呢,昨夜闯入的暗杀者,尸体还躺在家中,请司正大人做主。”

司正大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于是他老人家一挥手,准备派自己第一得力属下去查案,不过他想了想呼延大师的身份,忙道“本官亲自去,顺便去拜访一下呼延大师。”

当司正大人看到倒塌过半的小器铺时,心中大怒,当即大骂“岂有此理!哪个贼人如此心狠?本官一定将他捉拿归案,大刑伺候!”

他已经打定主意,务必好好审这个案子,因为以陛下对呼延大师的重视程度,这件案子一定会传入陛下耳中的。

可是,当他看到地下躺着的那些尸体时……

他愣住了。

因为……这些尸体的表现……看着不是普通人。

司正大人身边最得力的属下叫杨宗,此刻杨宗眼睛都看直了,愣在那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司正大人给他使了个眼色。

杨宗面带愁苦之色……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