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见凤舞唉声叹气的,不由好笑看着她“是嫌我们家店简陋吗?”

凤舞被呼延逸晨的声音惊醒,回过神来时,发现他们已经站在呼延逸晨家铺子门口了。

“小器铺?”

凤舞回头看了呼延逸晨一眼,不由想笑,这名字……

呼延逸晨没好气瞅了凤舞一下“想笑就笑呗,有什么好憋着的?”

凤舞噗嗤一声笑出来。

呼延逸晨摊手“我也不知道家里的老爷子为何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小器小器……不仅说我们铺小器,还寓意不好呢,怎么说都不改,还说这名字是老祖宗取的,哈哈,咱们老祖宗何等人物?会给我们取铺子名?”

“你小子又胡咧咧啥呢?”

小器铺内,一道清瘦精烁的老者慢条斯理走出来,瞥了呼延逸晨一眼,余光带到凤舞,他不由多看了一眼。

但也仅仅只这一眼罢了。

因为他没有再瞧第二眼的兴致了。

呼延逸晨却热情的招呼凤舞“来来,进来坐,好好歇一歇。”

呼延老头瞥了呼延逸晨一眼“这谁啊?”

呼延逸晨对呼延老头使了个眼色。

呼延老头将呼延逸晨拉到一旁嘀嘀咕咕。

呼延老头皱眉“这瘦骨嶙峋的小丫头,她行不行啊?”

呼延逸晨“虽然是瘦骨嶙峋的小丫头,但看着血气很旺,或许……应该行吧?”

呼延老头还是皱眉。

而此刻,凤舞正背着手打量着眼前这小器铺。

简单了说,这就是个打铁铺子,该有的陈设都有,而且凤舞看到角落里零散堆了几块玄铁。

咦!

凤舞眼眸一亮。

而就在这时候,呼延逸晨走到凤舞身边,见凤舞对着墙壁角落的玄铁感兴趣,没好气道“这几块是废铁,丢了可惜,可又做不出什么来,简直就是鸡肋。”

凤舞转头,疑惑目光看着呼延逸晨。

呼延逸晨被她盯的心头有点发毛“……干嘛这么盯着我看?”

凤舞再次盯着呼延逸晨“废铁?”

呼延逸晨点头“当然是废铁啊,如果是真正的玄铁,早就被我们用来打造兵器了。你可知道?咱们家小器铺子虽然号称小器铺,但打造出来的武器,那可都是大人物用的。”

“帝方的统帅,那兵器都是我们家老爷子打造的。”

凤舞瞥了呼延逸晨一眼,表示自己不相信。

“哎,你怎么能不信呢?咱们家小器铺在北燕还是很有名的,数一数二的存在呢,你这丫头居然还不信了?”

呼延逸晨追上去,见凤舞目光再次盯着墙角那几块废铁看,不由无语极了“你说你,什么都不懂,还盯着那几块废铁猛瞧呢。”

“你听说过绝刹王吗?”呼延逸晨瞥了凤舞一眼。

凤舞之前确实没听过,但是……

“绝刹王?归去来?”凤舞淡淡开口。

“没错,就是绝刹王归去来!这位可是我们北燕剑术第一绝巅强者呢!他的不二剑,就是咱们小器铺子打造出来的。”

凤舞微微蹙眉“小二剑,圣阶巅峰武器了吧?”

“那可不?”见凤舞识货,呼延逸晨高兴坏了,得意洋洋道,“当年我还小的时候,亲眼见到我爷爷打造不二剑呢,现在你知道我们小器铺有多厉害了吧?”

凤舞无语“你们小器铺有多厉害,与我有什么关系?”

“嘿嘿嘿——”呼延逸晨笑得不怀好意。

凤舞蹙眉“你想干嘛?”

呼延逸晨这一脸算计的笑容别以为她没看出来。

呼延逸晨却没有回答凤舞的话,而是随口问“话说这么多,还不知道姑娘仙乡何处,姓甚名谁呢?”

凤舞没好气道“查户口本呢?”

呼延逸晨疑惑“敢问姑娘,何为……查户口呢?”

凤舞无所谓摆摆手“开个玩笑罢了,没什么的。我姓……风,风过水无痕的风。”

“风在我们北燕是小姓,可是在君武帝国那可是大姓,风北王风向南,那可是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不知姑娘可见过他?”

凤舞摇头。

呼延逸晨失望“也是,大元帅高高在上,姑娘一看就是平凡女子,没见过才是正常,才是正常……那风浔,你肯定也没见过了,唉。”

风浔?

凤舞看了呼延逸晨一眼“风浔?风北王府世子?”

“可不是吗?就是他,风小浔!你可认识他?”呼延逸晨盯着凤舞。

凤舞在心中暗想,你都没说风浔是你朋友还是敌人,我怎么知道我认不认识他?

于是,凤舞就没回答。

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果然,呼延逸晨以为凤舞不认识,冷哼一声,“早年他可是大大坑了我一把,我一直没机会找他麻烦去!哼!”

幸好……没认亲。

凤舞抹了一把冷汗,笑吟吟看着呼延逸晨“他坑你?他怎么坑你了?”

在凤舞印象中,风小浔一直被君临渊和她坑的哭天抢地的,可没见他坑过谁啊。

呼延逸晨冷哼一声“看到刚才堆在墙角的那几块废铁没有?就是他卖与我的!当初他可是说,那是圣铁,能炼制出巅峰圣器呢!这不是第二支不二剑吗?那我当然要下手啊!”

“而且随着那玄铁,他还附赠了一张图纸,说能炼制出一条圣级训诫之臂来,当时我就信了你知道吗?!”

“当时那拍卖价格……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买回来的吗?”

凤舞疑惑看着他。

“一百万!我花了整整一百万燕币,才从别人手里抢回来的,我满心以为可以炼制出训诫之臂,结果我特么……”

“我特么后来才发现,这玄铁是假的!就外面涂了一层,里面竟然是假的啊啊啊!”

呼延逸晨心中充满了怨念,气的差点跳脚。

凤舞默默看他一眼,直到现在他还能气成这样……可见是真的怨念很深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凤舞好奇问。

呼延逸“在我们十岁的时候!”

凤舞“……”还真的是好些年了呢。

不过十年前,眼前这位呼延逸晨就能和风浔做交易,而且还是买方……

shenyihuanghou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