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冰冷眸子盯着凤舞,眸中蕴含着怨毒之光。



凤舞走着走着,忽然意识到有一道目光盯着她,她下意识抬头朝那个方向望去。



那里却门扉紧闭,没有任何异常。



凤舞疑惑望着君临渊:“有人看我吗?”



君殿下点头:”有。“



凤舞:“谁?”



君临渊慢悠悠看了凤舞一眼,没有说话。



凤舞何等聪明之人,忽的反应过来,笑了:“该不会是昨晚上那堆姑娘里的一位吧?”



君临渊扶着凤舞坐下,取了餐食在他面前摆好。



风浔看了,简直叹为观止。



他们家君老大,多尊贵的主儿?君武dìdū别想让他拿一下筷子的,结果现在……凤舞所有的事他都包办了,还办的妥妥帖帖。



风浔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一边问凤舞:“昨晚上睡的可好?”



凤舞摊手:“昨日精力耗尽,倒头就睡,一觉好眠,足足睡了六个时辰,现在出来晒晒太阳,真是神仙日子。”



凤舞一边说一边饮了口茶。



风浔神秘一笑,压低声音跟凤舞道:“今早船停靠码头补给的时候,我还真看到那位赵大人家的奴才急匆匆下了船,一直到船快开的时候回来,我差人一打听,别说,还真就是送信给独孤府的。”



凤舞:“……找独孤凌给他做主?我又没打他。”



风浔:“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你瞧瞧这封信。”



风浔竟然连信都给拿到了?不得不说,赵大人在风浔面前,真的连对手资格都没有。



凤舞:“……看别人信件会不会不太好?”



风浔:“如果你知道这信上怎么说你,你就不会这么问了。”



凤舞看他一眼,随后便埋头读信。



这位赵大人还真的是……会玩。



信里有一封画像,是凤舞的画像,虽然他画不出凤舞神韵的十分之一,但轮廓五官还是像的,独孤家的人都见过凤舞,这画像看了还真能认出是凤舞。



赵大人这封信是问独孤凌,这位是不是风浔,如果是的话,他可以趁这个机会陷害风浔,至于陷害的办法……他居然都在上面写了,并且表示这是初步计划,请义父指点。



那计划……凤舞看了一眼,眉头就微微蹙起,不可谓不恶毒!



凤舞握紧这封信……如果不是她,而是换做普通人,这回一定会被这位赵大人整死的,这民间也是鲜血丛林,而非净土啊。



凤舞抬头认真凝视风浔,开口道歉:“抱歉,我之前真的是一时兴起,所以才提风北王府的身份……”



因为凤舞是风北王府的义女,所以这身份她提并没有问题,但对方怀疑她是风浔的时,她没有否认。



没有否认就是故意模糊对方,以至于……



风浔没好气道:“这有什么好道歉的?给你看这封信,主要是问你,这位赵义我们现在杀,还是留着回头杀?如果现在就可以杀,我现在就去将他脑袋给切了。”



风浔很生气,竟然有人这样算计他!而且还是个不入流的四品小官!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