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缩缩脖子:“没、没有下一次了……”



君殿下这才脸色好点。



凤舞低低嘟哝了一句。



君殿下眼刀子飞去:“你说什么?”



凤舞气势弱弱的:“……这么好玩都不玩……不是傻子吗?”



君殿下:“嗯?!”



凤舞:“没、我什么都没说……”



君殿下真的有点被这个丫头气到,他将凤舞往辈子里一塞:“睡觉!”



凤舞被蒙了个满头满脸:“呜呜,我……”



君临渊隔着被子敲她脑袋:“呜什么呜!赶紧给我睡觉,话那么多!”



凤舞可怜极了,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只能闭上眼睛。



她现在的身子和没有修炼前差不多,非常孱弱,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已经非常疲了,所以不到三个呼吸的瞬间,凤舞就:“呼~呼~呼~”



君临渊难以置信看着被窝里打着轻微小鼾的凤舞……



小丫头被他蒙着脑袋,睡的热乎乎的,小脸潮红,嘴角还吐着一个小泡泡,睡的像婴儿一样香甜。



君临渊长长吐出一口气,无奈中带着无尽宠溺,他嘟哝了一句:“……还真是小丫头。”



秦起的房间内,一番云雨后,两人正先聊着。



“秦公子,奴家还是很好奇,那位……那位公子究竟是什么身份呀?”晚香玉躺在床榻上,挽着秦起胳膊,“您好像挺敬重他的,可是他又争不过赵大人,真真是让人费解呢。”



秦起好笑看着她:“你觉得那位是争不过赵大人?”



晚香玉:“可不是么?蓉娘可是我们这的花魁,哪位不想一亲芳泽,如果争得过,谁不想争呢?不然这茫茫夜色,孤枕难眠……”



“噗嗤——”秦起差点笑喷:“还孤枕难眠呢,你可真是笑死我了。”



晚香玉娇羞的捶着秦起胸膛:“你坏嘛,你快告诉人家嘛。”



秦起得意道:“那位可没办法让蓉娘陪着,因为她是……姑娘家。”



啊?晚香玉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秦起:“你骗人!”



秦起:“我是不是骗人,你明日一看便知晓。”



晚香玉:“那姑娘……那姑娘岂不是戏弄我们吗?她这是瞧不起我们,故意戏弄我们吧?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喝什么花酒,戏什么花魁?她……”



晚香玉有些恼了,说话也不中心。



秦起瞥了她一眼:“这些话你在这里说说倒也罢了,若是得罪了那位姑娘,没人能容的下你,行了,滚吧。”



“秦公子……”晚香玉慌了,急急抱住秦起。



可是秦起却生怕这花魁会让他得罪风浔,直接让她滚了,最是翻脸无情不过了。



晚香玉被赶出去,衣衫都没穿完整,但很快有人拽了她一把,将她拉进船舱里。



第二日清晨,阳光明媚。



凤舞已经恢复她正常少女装扮,在君临渊的陪同下在甲板上散步。



因为每日有君临渊的灵圣之液,凤舞身体渐渐恢复一些过来了,虽然依旧孱弱,但到底能走几步路了。



一位女子从门缝后一直盯着凤舞看,目光泛着阴冷寒光。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