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剑摇曳似开出一条血河,朝花老夫人劈去!



花老夫人寒芒盯着君临渊:“君临渊你敢!”



花老夫人和太后关系极好,她以为君临渊不敢的,但是她却没想到,君临渊下手如此狠!



血色寒芒在半空中席卷,瞬间到达花老夫人身前!



剑芒朝她心脏处爆射!



一朵灿烂如烟花的血水,从花老夫人胸膛飞溅而出。



“母亲!!!”



花大老爷已死,花二老爷口中发出一道悲泣咆哮!



“祖母!”



原本脑子混混沌沌的花无双,此刻也被刺激的清醒过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她目瞪口呆!



那是她祖母啊,她们花族擎天柱般的存在,灵圣境强者,可是却被一剑刺入,没有反抗之力!



震惊的又何止底下这些人?



花老夫人自己都被震惊的没反应过来。



她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胸腔而又被拔出的诛天剑,看着那随着剑拔回而带出的血水,她懵了。



“你……你还不到二十岁啊……”



如此年轻,实力却如此恐怖!



君临渊立于半空中,诛天剑似有毁天灭地之力,强悍的不可一世。



他面色冷凝,目光森森,盯着这位帝国世家擎天柱,像在看一位死人。



“你不该欺负她。”君殿下一向沉默是金,现在同样如此。



他目光森然盯着前方这位灵圣境老夫人,眼眸透着让人脊背发寒的凌厉。



花老夫人的目光,从自己那不断变大的伤口处回到君临渊身上,她脸上浮现绝望之笑:“所以,你真是因为那小丫头,要杀我?”



君殿下有些疑惑看着眼前这位灵圣境,反问:“你是谁?”



花老夫人一愣,旋即她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哈哈哈大笑起来。



随着她的狂笑,刺红的鲜血越发汹涌。



御冥夜有些想不明白,他用手肘撞撞风浔:“哎哎,你们家君老大这话啥意思?怎么把花老太太气成这样?”



周围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竖起耳朵听,因为他们也不明白。



风浔没好气道:“这有什么好不明白的?”



风浔:“我们君老大的意思是,你花老太太是谁啊?我君临渊怎么可能不为了凤舞杀你?凤舞可是我媳妇儿啊,你花老太太算个什么东西?太后的手帕交?哈哈抱歉,我自己的兄弟都不敢欺负我媳妇儿的,太后的手帕交你哪来的脸?”



御冥夜无语看着风浔:“你这样让花家怎么下的来台啊?”



风浔回头一看,果然大家都竖起耳朵听呢,特别是花家,被他这番解释气的……反正花二老爷已经在吐血了。



风浔摊手:“反正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不然花老夫人为什么气成那样?咳咳,本来就是嘛,想倚老卖老,也得自己先有脸啊,一边想杀我们小舞,一边还要我们君老大尊敬她?哪来那么大的脸!”



花家人更是气到不行。



可偏偏……



这时候的花家,从上到下都没有战斗力了,只能听风浔说却没办法反击。



“你胡说什么?!我、我可是君殿下的未婚妻,那凤舞算什么东西!你别胡说!”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