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花族。



花老夫人静坐在净墨堂,手执佛珠,闭上眼睛一颗颗念着。



屋外没人敢进去,更没人敢打扰。



大家都静若寒蝉,瑟瑟发抖,生怕老太太大怒之下将他们全都杀了。



屋外站着的有花家大房的花大老爷和花二老爷花悟隐,以及他们的夫人,和他们的孩子。



花家所有人都聚集在门外,能来的都来了,都在等候老太太的吩咐。



可以说,整个花府,老太太是主心骨,她一旦不在了,花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花老爷最是着急,因为出事的是他家的花无双。



花大老爷好不容易将左家一群人给劝走。



本来左家人不走的,还是花大老爷说,等找到花无双,直接将人交给左家处置,左家这才不情不愿离开。



“找到无双了吗?”花大老爷看到喜姑从门外进来,当即急声问。



喜姑对他摇头。



花大老爷顿时怒极:“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怎么会让无双做出这种事!现在你们居然还找不到她?!”



喜姑才刚受御冥夜的气,回来又受花大老爷的气,心中憋闷。



“喜姑进来。”



花老夫人淡漠声音从里边传来。



喜姑知道,老夫人的心情极其阴郁。



她小心翼翼进去,悄没生息关了门,这才快步走到老夫人面前。



“如何?”花老夫人盯着喜姑。



喜姑面色难看,摇头道:“……找不到二小姐,老奴将所有该找的地方全找遍了,都没有二小姐身影,就好像……她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花老夫人:“不可能找不到。”



喜姑:“……可老奴真的……”



花老夫人:“除非她自己藏起来,或者有人将她藏起来!”



喜姑:“那老夫人觉得,是有人将她藏起来,还是她被人藏起来?难道左家已经先一步……”



花老夫人摇头:“不会。如果左家已经先一步找到,左铭和陶氏不会表现的如此真实,他们演戏天赋一般。”



花老夫人沉吟半许,对喜姑道:“你可有遇到蹊跷之事?”



喜姑摇头。



花老夫人:“任何一点点都没有?!”



喜姑想了想,想到御冥夜的马车,后又见到凤舞……于是她将这事告诉花老夫人。



“凤舞?”花老夫人眉头微微蹙起。



喜姑:“当时御冥夜、风浔都在,他们二人用马车送她回家,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



花老夫人又问了喜姑许多细节,诸如凤舞衣着配饰之类的,喜姑都一一照答。



花老夫人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凤舞有何问题,但她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你去藏宝阁,将那面自问镜取来。”花老夫人吩咐喜姑。



喜姑应了,快步离去。



自问镜,是一面神奇的魔镜。



遇事不决问自问镜,这是花老夫人的习惯。



喜姑离开后,花老夫人脑海里却一直浮现一个名字。



凤舞。



她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所有人都传君临渊和凤舞关系不一般,就连花老夫人都亲眼所见,这两人关系暧昧。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