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君临渊却冷笑一声“端木大师,你这样糊弄孤,你说,孤要如何处置你才好呢?”

“是千刀呢,还是万剐呢?”

君临渊声音轻飘飘的,嘴角还扬起,但话中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却几乎将端木大师淹没。

端木大师腿软。

不过端木大师不愧是端木大师,这要是换了其他人,在君临渊这句话之后,立马就要腿软跪下了,而端木大师现在还站着的。

端木大师深吸一开气,鼓励自己,要冷静,他可是乌巢壁垒最厉害的铭文大师,君殿下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建设后,端木大师才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望着君临渊“殿下……不知此话……何意?”

“何意?”君临渊身子前倾,单手放在案几上,不怒反笑盯着端木大师“你还真是死不认罪,端木大师。这些东西,你也敢拿来糊弄孤?!”

君临渊将案几上那一堆纸砸在端木大师脸上!

只砸的端木大师坐倒在地。

四周气氛瞬间冰冷。

在场所有人都用惊惧的目光盯着他们的太子殿下。

君殿下这是……要发作了吧?

端木大师的设计图纸,难道真的有问题?可是不对啊,端木大师一副很自信的样子,而且还是当场画出来的。

吴长老和尹长老对视一眼,彼此询问,要不要站出来替端木大师说话?

可最终他们两位也没有站出来。

因为……如果换做是君武帝,他们还真敢站出来,因为君武帝就算再怒,他也不杀人,他爱惜名声的。

但是君临渊不一样,他怒极是真的会杀人的。

不管再高的官,再重要的人,触怒到他,他真的会……

端木大师心头颤抖,牙关紧咬,见没人替他说话,最后,他还是鼓起勇气“殿下为了一个小侍女……污蔑……污蔑……老夫……未免也太……”

“太什么?”君临渊嗤笑。

端木大师“未免也太残暴了吧!”

“残暴?”君临渊冷笑,他还真准备让端木大师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残暴。

不过还没等君临渊出手,凤舞就已经先一步站出来了。

她怜悯的目光望着端木大师“端木大师,事到如今,你还该不了这胡乱污蔑人的毛病么?别人可以任你污蔑,但君临渊你也敢污蔑,我是真佩服你呢。”

端木大师“你们一唱一和的,联手陷害老夫,老夫要上京告御状,请陛下做主!”

也不知道是凤舞出面,还是因为端木大师这句一唱一和,君殿下倒真安静下来了,他斜靠在椅背,盯着那位红裙少女看。

凤舞无奈看着端木大师“等这件事完结,如果你还有脸,就上京告去吧,没人拦你,现在咱们言归正传。”

凤舞将那一堆端木大师现场画的稿纸捡起来“这前六页,你画的是对的,但以你在铭文方面的水准,也就只能画到这第六页了。”

“从第七页开始,你就开始出错误了。”

凤舞取过一支赤色笔,开始在上面画圈。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