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东桑国人追杀很有一套,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似乎能咬着她不放。

所以如果单独一个人的话,危险会大很多。

那么,她能不去北燕,转而回君武帝国吗?

凤舞摸摸飞回后躺在她怀里的彩凤鸟。

按照彩凤鸟的说法,它确实感应到左家高手和花家高手正在对她进行地毯式搜索,并且,他们伪装在人群里。

至于君临渊……

彩凤鸟很疑惑表示,它并没有感应到君临渊的气息。

凤舞只能叹气了。

现在就算不往北燕走都不行了,更何况还有令狐大师那段话,所以这段路程她是必须要走完的,而且还必须在三个月之内。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了。

凤舞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跟着这支队伍一起行动,然后自己再隐瞒住灵气的话,应该能瞒的过去。

想到这,凤舞手掌覆盖在自己丹田之处。

之前恢复的一点修为……她,必须给封住了。

“你真的要和他们一道走?!”

彩凤鸟的声音在凤舞脑海中响起。

凤舞点点头:“嗯。”

彩凤鸟有些着急:“可是这些手无寸铁之力,他们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户了,他们如何保护你!”

凤舞淡淡一笑,同样在脑海里回复彩凤鸟:“现在能保护我的,恰恰就是他们这群手无寸铁之力的人。”

彩凤鸟还想说话,凤舞却摆摆手:“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在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凤舞一夜无眠。

第二日一早,四婶她们早早就起来了。

这支队伍,四叔明显是领头人,他将每一房都分为一个小队,有的捡拾柴火,有的埋锅做饭,有的挖野菜。

四婶分到的便做饭的活。

凤舞发现四婶在挖好的灶台上做饼子。

这回不是白面饼子,而是玉米粉加一些杂粮,最后还往里面参了粗糠,凤舞一看,眉头都快打结了。

这得多割喉咙呀,这能吃的下?

四婶见凤舞站在她面前,不由笑了:“对了,风姑娘,快去洗把脸。”

凤舞并不太愿意洗把脸,因为脏兮兮的更容易隐藏她的身份,更何况之前她在路上的时候,看到最多的,就是脏兮兮的小乞丐了。

凤舞苦笑:“我脸上有伤,抹了草木灰这才好些,一洗就没效了。”

四婶有些心疼的看了凤舞一眼,忙道:“你生病了,快坐下歇会儿,粗糠饼子很快就做好了,很香呢。”

确实是粗糠饼子,凤舞看到粗糠可是占了一大半了,反倒是玉米面是极少的。

至于香……

凤舞苦笑,她是真的有些吃不下嘴。

凤舞看看周围,再看看四婶。

四婶是聪明人,一看就知道凤舞有话要说。

四婶笑道:“趁着这会还早,这山里也有柴火,所以我这多做一些粗糠饼,赶路急了,也不用埋锅做饭了,粗糠饼就着凉水喝一喝,一顿就混过去了。”

凤舞苦笑,粗糠饼就着凉水……这伙食,唉。

不过为了目标,凤舞只能出声:“四婶,你们这是要去北燕城的哪儿啊?”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