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发蝴蝶面具人看着一旁的险门和死门,摸着下巴,陷入深深沉思中。

黑袍人催促他:“你倒是快说啊,选哪道门?”

银发蝴蝶面具人:“生门……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万一这臭丫头故布疑阵呢?她明明走的是生门,却故意留下痕迹,让我们觉得她肯定走另外道了呢?”

“这险门虽然标着险字,但给人的感觉却比左右两边的门都安全,所以那丫头走这条路的可能性也很高。”

“这死门……看起来阴森诡异,正常人都不会走,可如果那丫头觉得我们不会走,然后故意选了死门呢?所以这也有可能。”

黑袍人瞪着银发蝴蝶面具人:“那我们到底走哪条?!”

银发蝴蝶面具也拿不定主意,眉头皱的死紧。

黑袍人:“你确定好了吗?”

银发蝴蝶面具人摇头:“……”

黑袍人皱眉道:“我觉得遇上这诡计多端的丫头,我们还是不要去算计她的,就算有一百个脑袋都算计不过她的,反而会被她牵着鼻子走,所以我们就用最笨的办法!”

银发蝴蝶面具人:“什么最笨的办法?”

黑袍人:“问贼老天,他让选哪条,咱们就选哪条。”

银发蝴蝶面具:“如果错了呢?”

黑袍人:“错了拉倒,出来后再选另外一条就是了!”

银发蝴蝶面具一想,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于是他点头表示同意。

黑袍人所谓的问贼老天,其实就是抓阄。

也不知道黑袍人运气好还是不好,他抓阄抓到的是进生门。

银发蝴蝶面具:“你进生门,那我就进险门,进去后如果没有发现那丫头的痕迹,我们就一起去死门。”

黑袍人点点头:“就这么办。”

两个人商量完毕后,当即踏入他们自己选中的那道门。

却说凤舞,她抱着彩凤鸟进入生门后,才刚一进入就踩中了黑色空间传送门,等她晕晕乎乎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处白雪皑皑的雪原上。

迎面而来的是冰冷寒风。

凤舞当即打了个喷嚏,好冷啊……

“这里是哪里?”凤舞缩缩脖子,这风是真的冷,刮在脸上跟刀割似的,疼的凤舞眼里都快出来了。

彩凤鸟从凤舞怀里探出小脑袋,好奇张望四周。

“咦?”彩凤鸟脸上浮现一抹狐疑之色。

凤舞:“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彩凤鸟抓抓脑袋:“……这跟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啊,我记得当年这里……四季如春,温暖和煦,鸟语花香……怎么现在成雪原了?”

凤舞瞪着彩凤鸟:“你别是记错了吧?或许我们应该走险门?死门?”

彩凤鸟有些动摇了,难道……

凤舞一看它这表情就感觉要糟:“真走错了?”

彩凤鸟哭丧着脸:“如果真走错也就罢了……我是真不记得了。”

凤舞:“你刚才进来的时候,不是拍着小胸脯一脸自信么?”

彩凤鸟只觉得胸口好痛:“可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呢。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