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浔走了。

可是这件事还没完。

因为凤舞去敲门的时候,晚香玉衣衫半褪的来开,看到凤舞,她眼眸有一闪而过的得意,但很快,她低垂眼眸,噗通一声直接跪了。

再抬头时,她眼眸中泪水涟涟,看起来分外可怜。

“凤舞姑娘……奴婢……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奴婢原本是不同意的,都是殿、殿……”

“您要杀要剁,都可以,奴婢没有任何怨言,只求您……不要怨恨君殿下……”

凤舞一脸莫名看着她:“……你说什么?”

晚香玉哭的更委屈更凄惨了:“……凤舞姑娘,您不要责怪殿下,他、他也是情难自禁……”

凤舞疑惑看着晚香玉:“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晚香玉在心中暗暗冷笑。

你听不懂?

你听不懂就对了。

谁让你和君殿下吵架让我有机可趁?谁让你自己骄纵任性,谁让你……

可就在晚香玉内心得意到极致的时候,一双黑色战靴出现在她面前,一片阴影投落,笼罩在她身上。

晚香玉抬头,看到一张让她震撼到全身颤栗的脸!

君、君殿下?!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啊!

君殿下不是和自己在里面……

晚香玉下意识回头,却看到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同样是少年,容颜也算出色了,可是和君殿下怎么比?!

秦起斜睨了跪在地上的晚香玉一眼,眉头微微蹙起:“大晚上的,在门口哭嚎啥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什么事儿了呢。”

秦起!

南风伯家次子。

晚香玉整个人瑟瑟发抖,心脏剧烈跳动,脑子却一片空白……

怎么会?

怎么可能?

明明刚才和她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是君、君殿下啊……

怎么突然就变成秦起了呢?!

“你……你……”晚香玉脸上毫无血色。

而此刻的秦起,他看到凤舞,脸上顿时变得恭敬起来,待他看到君临渊的时候……简直敬畏恐惧。

他直接给君临渊跪下,口称殿下。

虽然君临渊没有认,但其实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君临渊脸色并不太好看,看到秦起,他只淡淡瞥了一眼,没有多余表情。

但对秦起来说,这已经是最高殊荣了!

君殿下居然朝他点头示意了,天辣,他爹的爹的爹……都未必有这份殊荣吧?!秦起激动的快飞上天了。

但这时候,凤舞却看了晚香玉一眼:“你不是一直跟在风浔身边,寸步不离的?风浔回去稍晚些,你就要跳河的?怎么现在在这了?”

晚香玉反应过来……

君殿下自己肯定是肖想不到了,可是跟风浔可比跟秦起好多了,于是晚香玉试图解释。

然而还没等她把话说出口,一旁的秦起却已经搂上了她的腰。

秦起对凤舞笑:“俗话说的好,这青楼女子嘛,自然是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咯,凤舞姑娘,你还真以为她对风小王爷一条真心啊?”

晚香玉:“我……”

秦起:“她要是真对风小王爷一条心,也不至于爬我床了,我说的对嘛,小玉儿?”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