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起想到自己肩负的重担,于是还是装出冰冷模样,没有挥开,也没有主动。

晚香玉见“君殿下”没有挥开,于是她继续开解:“都是凤舞姑娘不好,她怎么能惹殿下您生气呢……”

她一边说,一边往“君殿下”怀里靠。

风浔看的额角青色血管凸爆!

“我去杀了她!”

风浔握剑就要冲出去。

凤舞淡淡看他一眼:“急什么?”

风浔顿时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出也出不来,他甚至不敢看凤舞的眼睛……

果然,好戏还在后头。

晚香玉见“君殿下”没有推开她,越发主动起来,她拿起君殿下的一只手,放在她纤细腰肢上,她另一只手拿着“君殿下”手掌,贴在她心口处。

“殿下,她不喜欢你,玉儿却倾慕你许久了……”

说着,她定定望着对方。

风浔气的面色涨红!

刚才他对凤舞说的话,现在一句一句,全部都被打脸回来了!

他倒真没喜欢晚香玉,只是那种被人以死相逼黏着的需要感,让他很有存在感,感觉自己是大英雄……

可是现在……

风浔眼睁睁看着那位晚香玉牵着“君殿下”,一路往一间空屋子里走去。

打开房门,关闭,烛火中,两道交织在一起的身影……

凤舞回头看着风浔!

黑暗中,风浔面色铁青,深寒一片!

凤舞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其实她真的不愿意将真相赤果果的揭露在风浔面前,这样未免太过刻意,但……他应该看清楚一些人的,而不是盲目自信。

现在还好,若是战局关键时刻他来搞这一出呢?

风浔咬牙:“……所以,那是秦起?!”

凤舞:“是秦起。”

风浔回眸深深盯了凤舞一眼:“你故意设计的?”

凤舞:“我故意设计的。”

风浔:“所以你就是这样羞辱我的?!”

凤舞:“这不是羞辱。”

风浔:“证明你自己有多聪明,我有多愚蠢,就这么让你高兴吗?!”

说完,风浔推开门纵身而去!

他没有去打扰那两个人,而是纵身分出船身,身子隐没在江上,很快失去踪迹。

凤舞怔怔望着他离去身影,面色沉凝。

君临渊放在书卷,走到凤舞身后,为她披上袍子:“夜深了,冷。”

他伸手关窗。

凤舞双眸雾气氤氲,却倔强的抬着下巴,不然泪水滚落。

她鼻子通红通红的,用力咬着下唇:“我错了吗?”

君临渊长臂一揽,将凤舞摁住怀中。

他长叹一口气:“受委屈了?”

凤舞原本很倔强的,但君临渊这几个字一说,不知为何,她就忍不住了,泪水洒落他衣襟上。

她委屈问:“我错了吗?我真的做错了吗?我是为他好啊。”

君临渊揉揉她小脑袋:“不要哭。”

凤舞带着委屈的哭腔:“我真的是为他好……我又不是为我自己。他还凶我,还丢下我跑了……”

君临渊听了这话,顿时哭笑不得,这丫头有时候看起来很厉害,但现在就是个委屈到哭鼻子的小女孩呢。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