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怪异的目光看着风浔:“……你认真的?”

风浔点点头。

凤舞:“……你,不觉得那位晚姑娘,有问题吗?”

风浔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凤舞:“……”

是男女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吗?为什么蓉娘一眼就能看出晚香玉的打算,自己也瞬间明白晚香玉的算计,可风浔居然……看不到?

“还挺好看的呢。”风浔笑嘻嘻,“看着也温顺,而且被调教过,也很会伺候人,回头如果你有什么不方便,便让她过来伺候你。”

凤舞:“……谢谢,不用。”

风浔见凤舞拉下脸来,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这有问题吗?”他疑惑望着凤舞,“她的身世太凄惨了,爹死娘改嫁的,被继父卖入青楼,在楼里日子也不好过,日日被毒打,她……”

凤舞只觉得头痛。

她无奈的目光看了风浔一眼:“你下去吧。”

风浔:“哎?小舞你干嘛?只是收个端茶倒水伺候咱们的丫鬟啊,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嘛?这种丫鬟我们家里多的事,几百个呢,多这一个也不多啊。”

凤舞:“……我跟你说不清楚,你赶紧走。”

说着,凤舞将风浔推出房门,嘭的一声将门关闭。

风浔摸着脑袋,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样的丫鬟,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小舞丫头身子不好,真到洗身子之类的时候,君老大到底是不方便的,让那晚香玉伺候着梳洗……哪里不对了吗?

风浔抓抓脑袋,女人的心思果然是海底针,想不通,想不通啊。

凤舞将风浔推出去后,她气呼呼坐在椅子上,双腿盘起,低垂着圆鼓鼓的脑袋。

君临渊那双深潭般的眸子看着她,见少女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坐在那很认真的生闷气,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君殿下冷漠傲慢惯了,笑容几乎与他绝缘,所以当他笑的时候才会那样明艳绝伦。

凤舞听到声音,不由抬头朝君临渊望去。

“你笑什么?”凤舞语气不太好。

君临渊一弹手指,凤舞连人带椅子移到君临渊对面一寸之距。

“你在气什么?”君临渊看着凤舞。

凤舞:“哼!”

君临渊疑惑:“这也值得生气?”

凤舞被惹毛了,瞪着君临渊,很激动的情绪:“这不值得生气?这也太气人了吧!风浔他居然干这事儿哎!”

君临渊无奈看着炸毛的小丫头:“风浔干什么事儿了?”

凤舞:“他他他……他居然收了对方!”

君临渊揉揉眉心:“当丫鬟而已。”

凤舞又差点炸毛:“什么叫当丫鬟而已?第一步是当丫鬟,第二步呢?第三步呢?如果是蓉娘还好,但这晚香玉……她不安分!”

君临渊见凤舞一副风王妃说话的口吻,再次笑了:“她安不安分,又有什么关系?”

凤舞瞪着君临渊:“你们男人……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天辣,君临渊的想法居然和风浔一致,他们居然都觉得这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凤舞差点被气伤了。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