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可是他太高贵了,自己自惭形秽……

不知道这少年身份比赵大人如何,是不是比他高……

赵大人得意洋洋:“独孤凌是我义父,年轻人,不管你是谁,你敢得罪我独孤家么?!”

凤舞惊讶:“独孤凌是你义父?他年纪没比你大几岁吧?!”

赵大人顿时被噎住,气的满脸通红:“连名字都不敢留,我看你也就是个冒牌玩意儿!本大人这就修书一封去往独孤府,他们一查便知!”

凤舞:“独孤府,不也就那样么?”

赵大人冷笑:“你连独孤家都看不起?你以为你是君殿下么?”

“独孤家,乃是皇后母族,二皇子外家,就连陛下就要称独孤凌一声国舅。”

而赵大人则喊独孤凌义父,这其中的关系就匪浅了。

在赵大人放出一系列身份背景后,蓉娘默默走到他身边站定。

赵大人顿时哈哈大笑。

他一边搂着蓉娘,一边得意洋洋瞥凤舞一眼,随后便搂着蓉娘离去。

风浔都看待了。

其实如果凤舞真抢的话,她怎么可能抢不过?小小一位雍城即将上任的城主算什么?

“你居然能忍住这口气?”风浔难以置信。

凤舞朝他翻了个白眼:“那不然呢?今晚怎么办?难道还真办啊?”

风浔:“咳咳咳——”

就在这时候,晚香玉正准备往凤舞跟前凑,秦起一把抓住她,压低声音提醒:“那位爷……可是我们谁都惹不起的,你少去惹麻烦。”

晚香玉:“可是……他不是输给赵大人了吗?可见赵大人比他厉害吧?”

秦起:“厉害个屁,人家弹弹手指,赵义就得跪,现在不过是放他一马罢了。走走,陪本公子乐呵去。”

说着,秦起就扛着晚香玉,带她回房间去了。

而此刻的君临渊,那脸真是黑的不行了,凤舞回头一看,发现这位君哥哥真的生气了,她轻咳一声:“天色不晚了,安歇安歇。”

说着,她站起来就往上走。

她一走,君临渊抬脚就跟上。

他那颀长灵修身子,宛若一团阴影,将凤舞笼罩的严严实实。

嘭!

门关闭。

君殿下凶巴巴瞪着凤舞:“很好玩?!”

凤舞坐在椅子上,一边用扇子轻摇着,一边做出世家公子派头,瞥了君临渊一眼:“今夜这气氛不对,这要是雅局,斗酒诗百篇我跟你说,我能将她们捧成天下名魁!”

君临渊揉揉眉心。

凤舞越想越得意,满心遗憾道:“唉,可惜了,可惜了,这赵义怎么尽出来搅局?害我都做不成诗仙,唉,平生一大憾事。”

君临渊满肚子的气,都被她给气没了,末了,只拍拍她脑袋:“你这小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什么?这种事有什么好玩的?”

凤舞难以置信瞪着君临渊:“你是圣人吗?这么漂亮的姑娘在你边上舞动着,你都没感觉的?”

君殿下继续黑脸。

凤舞:“我倒觉得挺好玩的,下次……”

君殿下怒:“还有下次?!”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