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渊拉着凤舞:“你真知道……下面这事儿意味着什么吗?”

他以为凤舞是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几。

凤舞笑了:“不就是喝花酒吗?我怎么会不知道?”

君临渊剑眉深深蹙起,深邃犀利如剑般盯着凤舞。

“你对这套很熟?”他声音幽冷。

“咳咳……”凤舞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她仰头瞪着君临渊:“好奇嘛,所以找风浔打听过呀,哎呀你话这么多,咱们赶紧下去了。”

说着凤舞拉着君临渊衣袖,两人一起下去甲板。

因为这是男人的活动,所以甲板方桌上坐着的都是爷们,这会儿都快坐满了。

风浔正在那喜滋滋看着的呢,看到楼上下来人,下意识瞥一眼。

他正喝着茶,可这一眼,差点没让他把茶给喷出来。

君老大?!

他家君老大竟然会来这种场合?真是天下红雨来了!

哎不对,被君老大挡在身后的那是谁?

当凤舞一张脸露出来时,风浔口中的茶水真喷出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

秦起现在已经知道风浔身份了,所以对风浔各种热情吹捧,关切极了。

见风浔动作这样夸张,他忙凑上来。

就连在他们身边舞动的那位舞娘,此刻都放慢了动作,改为轻柔的舞动,转头目光望过去。

这一眼,舞娘眼睛都看直了,甚至忘记了舞动。

这两位少年真不是天上神祇下凡尘么?

前一位身材灵修挺拔如松,面容深邃,紧绷冷肃,一袭锦袍,矜贵而又强大,傲慢的不可一世!

后一位身材矮小一些,但眉目万分清秀,那脸上的肌肤比女子还要白皙细腻许多,舞娘自诩自己容貌出色,却也不及他万分之一。

他一袭白衫纤尘不染,手中还拿着折扇,一路走一路轻摇着,偏偏脸上还带着笑,嘴角隐有梨涡,笑容阳光照人,倜傥潇洒极了!

这艘船上竟有如此出色的两位少年?!

她原以为眼前这位姓风的蓝袍少年已是异常出色了,没想到后下来的这两位……今日这是怎么了?舞娘在心中暗暗窃喜。

随着凤舞和君临渊下来,场上不知不觉便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望向他们。

秦起都看呆了。

君临渊出场少,他确实没见过,但从风浔对对方的态度上,秦起就猜到一二,再加上……世间这样出色的人,除了君临渊还有谁?!

“君、君、君……”秦起只觉得腿软,差点跪拜在君临渊脚下了。

“是他吗?真的是他吗?”秦起声音都在颤抖,目光更是直愣愣盯着风浔。

风浔警告性瞪他一眼。

秦起忙捂住口鼻,生怕自己再发出一点烦人的声音来。

但他心中却已经认真,这特么就是君临渊殿下,百分百确定就是他了。

那他身边那位……

秦起想到日间见到过的那位容颜出众的少女,他猛的瞪大眼睛!

他一把抓住风浔:“那位身形低一些的少年不就是日间那位……那位……”

那位绝色少女吗?!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