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端木大师冷笑一声:“谁说老夫不会画?!”

话一出口,端木大师的自信就回来了,他挺直脊背,冷笑出声:“这些飞行战机的设计图都是老夫一张一张画出来的,就算你撕毁了,老夫重新画就是了!”

“反倒是你!”端木大师指着凤舞,目光阴鸷:“飞行战机设计图何等珍贵,可谓国之重器,你破坏了国之重器的研究,该当何罪?!”

说到这,端木大师目光严肃望着君临渊。

“太子殿下,此妖女现在敢破坏图纸,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来,谁也预想不到!”

“老夫甚至怀疑,此妖女是东桑国派来的奸细!”

……

端木大师反攻凤舞,这是东方大长老预料的到的,但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端木大师会这么愚蠢,竟然拿东桑国奸细这一点来攻击凤舞。

君武帝国谁都有可能是东桑国的奸细,唯独凤舞不可能!

她以一人之力搅动风雨,太阳壁垒损失何等惨重,雪大元帅都要被气吐血了吧?

所以东方大长老赶紧站出来呵斥端木大师:“快闭嘴!”

端木大师自诩自己地位不比东方大长老弱,所以他并不想闭嘴,还想继续说话。

东方大长老大怒:“在场这么多人,谁都有可能是东桑国派来的奸细,但凤舞绝无可能!这件事君殿下和大元帅都是知道的!”

端木大师见东方大长老如此愤怒,他才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凤舞却盯着端木大师:“你不是说很容易画吗?你倒是画呀。”

端木大师:“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画我就画?”

凤舞双手交付身后,笑了:“端木大师不是很想让我远离君殿下么,只要你能将图纸原稿原原本本画出来,我就如你所愿,如何?”

坐在主位的君殿下,那脸色……

东方大长老偷看一眼,心中就是一紧。

端木大师冷笑:“好!”

东方大长老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端木大师。

该说的,该劝的,她都已经做了,某个人非要头铁去找死,她能怎么办?

端木大师大手一挥:

“纸来!”

“笔来!”

“墨来!”

很快,端木大师面前就摆放了一张矮几和蒲团,端木大师入座。

紧跟着,笔墨纸砚都已摆好。

笔是上好的纯狐毛笔。

墨是上好的松烟麝香墨。

纸是数十道工序精制而成的雪纸。

砚是细腻滑润的上等砚台。

……

凤舞就站在边上,一只手取了纯狐毛笔,一只手抚着袖袍,将沾了饱满的墨笔递给去,笑眯眯望着端木大师:“请吧。”

端木大师冷嗤一声,一把夺过那只笔便开始画。

一开始因为不难,所以他画的很快。

一张,两张,三张……

端木大师画的轻松,周围人看的也轻松。

吴长老对一旁的尹长老道:“你看,端木大师画的多快多好?可见之前那位凤舞姑娘的话纯属无中生有,是为污蔑。”

尹长老被凤舞盯过,所以不敢公然反对凤舞,但这会儿他也是压低声音,点头道:“确实,我是一直相信端木大师的。”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