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刺激到端木大师,更是连端木大师的弟子纪赢都刺激到了。

纪赢站出来瞪着凤舞训斥:“凤舞,你别闹。”

原本懒洋洋坐在椅子上的君殿下,瞬间一个激灵,腰板挺直!

他那双如利刃般的眸子瞬间射向凤舞和纪赢!

特别是纪赢,他被君临渊一个眼刀子射的内心一紧脊背发寒。

但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

他低声训斥凤舞:“这是我师父,你放尊重一些!”

凤舞差点被气笑了。

“你师父又不是我师父,我为什么要放尊重一些?你谁啊?”

纪赢:“小舞你忘了吗?我说过我会娶你的!”

没人注意到,君殿下额角已经蹦青色血管了。

凤舞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着纪赢:“你谁啊?谁给你的资格跟我说话?滚回去!让你师父来跟我说话!”

凤舞就是故意的,她故意让纪赢没脸,逼他恼羞成怒。

一个人如果情绪没有波动,那就什么都不会表现出来。

只有情绪激烈控制不住的时候,才会表现出另外的情绪。

无论是端木大师还是纪赢,他们都要为他们做的事付出代价的。

端木大师还不知道凤舞此番目的,他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让君殿下相信他能做出飞行战机。

他从怀里摸出一叠图纸,双手恭恭敬敬呈上:“这是老夫研究多年,最终画出的图纸,都是关于飞行战机的,请殿下过目。”

凤舞瞥了那图纸一眼,咦,看画面怎么有点眼熟啊?

王大师一看,更是眼珠子都瞪大了!

因为那上面画的,跟凤舞之前留给他的飞行战机分析图简直一模一样。

凤舞疑惑的目光望向王大师。

王大师心都在颤抖,他有一种很不好预感。

凤舞疑惑望着王大师:“怎么回事?”

王大师下意识往自己怀里摸去。

这图纸他一直都随身带的,外层包裹着油纸,贴身放在胸口位置,就算睡觉都不会拿出来,从来都是抱着胸口蜷缩着睡觉的,谁也拿不走。

并且最近……他一直都没洗澡,所以是不可能被人拿走的。

凤舞:“王大师,怎么回事?”

王大师摸着胸口位置,硬邦邦的,那是纸张的触感,摸着厚度也没有变化……所以应该没事吧?

可是,王大师到底不放心,他侧过身子,悄咪咪的从怀里取出那份油纸包裹的图纸,谨慎小心的展开。

只一眼王大师脸色就变了。

因为这份图纸,并不是凤舞之前手绘的那份图纸!

这份图纸画工粗糙,线条歪歪斜斜,是随便一份铭文图纸,而不是飞行战机图纸。

凤舞和王大师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之色。

王大师满头豆大的汗珠,刷的一下滚落下来。

“这、这……怎么回事?我、我一直贴身带着啊……”王大师有些急了,“怎么会被人换了呢?被谁换的?真正的图纸哪里去了?我、我……”

王大师急的不行:“昨晚上我还拿出来研究的,不可能丢的!”

凤舞叹了口气,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