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西山魔装部的负责人庆长老,武装部部长尹长老,另外一位部长吴长老,以及新晋的九级铭文大师王长老,全都出来了。

这位王长老,自然就是凤舞之前认识的那位王大师了。

众人齐聚,将此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何人在地喧哗?”庆长老到的时候,大喝一声!

此事许院长正在和君临渊说话,听到这话,当即皱眉怼回去:“庆暮,你倒是舍得出来了?”

庆暮,许院长直系下属。

所以听到许院长的话,赶紧单膝跪地,一脸惶恐之色。

“还不快来见过君殿下?”许院长板着脸。

君殿下?传说中那位矜骄无双,绝世强者,无敌少年君临渊?

庆长老一直主管魔装部,基本上没出去过,所以他还真没见过君临渊,听到许院长的话后,庆长老当即跪下给这位帝国未来的帝王行礼。

君临渊眉头冷皱,盯了他一眼。

只一眼,庆长老就觉得头皮发麻,全身僵硬,脊背爬上一阵寒凉!

这位太子不怒自威,还未即位,威仪却比陛下更甚,当真可怕。庆长老额上爬满一层细密汗珠。

等他跪够了,君殿下淡淡出声:“是吧。”

“是是……”庆长老在魔装部也是排一号位了,可是在君临渊面前却连头都不敢抬。

君临渊偏头继续和许院长说话。

许院长越听眉头越蹙:“竟有此事?如果真的有东桑国的奸细混到如此高位,而我们还没发现……那我们内部的许多情报,怕是都被盗走了。”

君临渊面色黑沉。

他不担心别的,他唯一在意的是,如果东桑国知道这次去东桑国搞风搞雨的人是凤舞,以后他们针对凤舞下手,就很麻烦了。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他不可以失去的,除了她。

凤舞就站在许院长对面,她一脸严肃:“他就是戴长老,我很肯定!”

凤舞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朝君临渊保持跪下姿势的黑袍人。

原本大家注意力都在君临渊身上的,现在凤舞一说话,顿时大家都朝她望去。

许院长和东方大长老也就罢了,从魔装部出来的人,看到凤舞可就像看到鬼一样震惊了。

是她?!

王大师第一个认出凤舞,他眼睛都看直了。

这丫头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直指一位战斗系长老。

战斗系长老可至少都是灵国境起的。

“大胆!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魔装部武装长老尹长老怒斥凤舞。

凤舞还没反应过来,君殿下一个眼刀子飞去!

嘶!

尹长老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双腿噗通一声跪下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殿下请饶他一命。”许院长跟君临渊求亲。

“哼!”君殿下从鼻孔里冷哼一声,何等傲慢。

那位训斥凤舞的尹长老,只觉得全身发寒……就像从死亡境地走了一遭,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一样,整个人都是懵的。

不过,他到底不敢多嘴了。甚至现在看凤舞的目光,都透着怪异了。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