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认了这件事。

祝意却意难平:“这是小师弟忍痛割爱让出来的,如果当时让他炼化了,就没有现在这些事了。”

左丘先生面沉如水,没人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

“师父,您觉得是谁?”祝意问。

一旁的沐颜神医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望着祝意:“是谁?这不是明摆着吗?二皇子的人啊!刚才的孤一剑,不就是拿到二皇子的悬赏来杀你师父的吗?”

孤一剑?祝意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左丘先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眉头紧蹙,只盯着被破坏的铭文处,眼眸剧烈闪动。

祝意盯着铭文破坏处,问左丘先生:“有没有可能是君武帝国的人做的?嫁祸二皇子?”

沐颜神医眼眸一闪!

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凤舞!

但是左丘先生却对祝意道:“你闻闻这气息。”

祝意凑上去仔细观察,还真让他找到了一缕似有若无的气息。

“东桑国人。”祝意很肯定。

因为这是东桑国人的气息。

“有点魔植的气息。”祝意再次肯定。

左丘先生点头。

祝意:“这个人既精通阵法,又精通铭文,而且还是木系法师,这样的人并不难锁定,我记得,二皇子身边就有一位这样的人。”

二皇子的师父,木尊者。

“师父,会是木尊者吗?”祝意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

“可是,二皇子的师父木尊者,会带走这些铭文武器和铭文炸弹?”沐颜神医疑惑。

祝大师兄:“若是故意混淆视听呢?扰乱我们的思绪,让我们猜不到是他呢?”

左丘先生长长叹了口气,吩咐祝意:“去查。”

祝意领命而去。

沐颜神医还想说什么,可是左丘先生却已经转身往自己居住的左院而去。

凤舞冲出院子后,很快就玩起来东躲西藏的游戏。

只要给她一个角落,她就能大变活人,所以,凤舞怎么可能会被捕捉到呢?

不过这时候她并没有要大变活人的想法,因为,她还有很重的事情要做。

她不知道左丘先生将仙灵果放在何处的。

若是小小一颗仙灵果,想藏起来是很容易的,别人轻易找不到。

但很抱歉,现在的仙灵果,还在仙灵树上,还没有成熟掉落,所以左丘先生即便移植过来,他也必然需要一个地方让他种植的。

那么,这个地方在哪里呢?

凤舞不知道,但是左丘先生知道。

所以,她才会当着左丘先生和孤一剑的面爆冲出来,为的,就是让左丘先生自乱阵脚。

至于那破坏的铭文,自然是凤舞故意留下来的。

现在的凤舞在哪里呢?

她躲在左丘先生的左院。

凤舞很清楚,以左丘先生这样谨慎的人,不会将暗道修在人来人往的正院,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选在自己的左院。

所以凤舞以最快的时间在左院躲藏好,等待左丘先生来临。

果然。

不到一炷香时间,左丘先生推门而入。

凤舞凝神屏息,不敢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