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先生再气又如何?

人家君武帝国的君临渊,就是那么优秀,并不会因为他的不高兴而减弱一点优秀。

左丘先生摆手:“不说这个。”

木蓝神医也识趣的不再刺激左丘先生了。

“太子病究竟如何?”左丘先生问。

木蓝神医:“情况稳住了,但两日内必须要服用仙灵果炼制的药液了,不然他身体会留下后遗症。”

左丘先生:“怎样的后遗症?”

木蓝神医:“emmmm……”

左丘先生:“说吧。”

木蓝神医在左丘先生耳边低语了一句。

左丘先生那么淡定从容的一个人,都白了脸色,不由提高声音:“他竟然伤了那里?!”

木蓝神医摊手:“所以说么,好好的,非要去炸人家干吗呢?结果人家君临渊活蹦乱跳,还能伤你,我们家太子性命堪忧,还有可能不举。”

也亏了她是木蓝神医,东桑国的半步神级药师,所以说话可以毫无顾忌,便是太子不举这件事,都能光明正大的说。

左丘先生面色不黯,对木蓝神医摆摆手:“不提这个。”

木蓝只觉得好笑:“不提这个又不提那个,左丘,你现在对太子就这么没信心?”

左丘先生瞪她不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木蓝忙摆手:“好好好,我不提这个了,好了吧?”

说完,木蓝便看着凤舞:“小鲸鱼,你怎么过来了?”

小鲸鱼是木蓝给步经语取的绰号。

凤舞扮演步经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知道步经语正常的反应会是什么。

凤舞抬头对木蓝神医笑,还没等她讨好的笑容完全展开,左丘先生的眼刀子已经飞来了!

“五级铭文,背!”

简单五个字,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凤舞暗暗嘀咕了一句。

左丘先生黑沉着脸,盯着她:“嘀咕什么?”

凤舞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一旁的祝大师用敬佩的目光望着凤舞。

嘀咕师父恼羞成怒就会逮着他这个最小的欺负,这样的话,小师弟也敢说啊。

木蓝只觉得这虎头虎脑的小孩子可爱极了,好想摸脑袋。

至于背么……

“左丘你别对他这么严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小鲸鱼的脑子不太好,你用对待其他师兄弟的标准要求他,太强人所难了。”木蓝试图帮步经语说话。

但是,左丘先生却冷笑一声:“他是师父亲手交托在我手里的,师父不日即将来太阳城堡,待师父见到他……你说会有多失望?!”

还不等木蓝说话,左丘先生瞪着凤舞:“背!”

凤舞心中却是一动。

哇,三师兄真的要来吗?

大师兄会不会认识她呢?

三师兄会不会帮她呢?

三师兄……

凤舞脑海中各种臆想,被左丘先生一个背字打断。

嗷呜~背就背嘛,除了步经语,谁还怕背书啊?

凤舞张开步子,双手背在身后,开始背诵。

却见她摇头晃脑,气息充足,口齿清晰,虽然磕磕巴巴,但到底是完完整整将第五级铭文理论给背出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