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看到内房有好几个人,而且她还大多认识。

躺在病床上的是太子冷夜枭。

坐在他床前的有两人,一位是左丘先生,还有一位……凤舞没见过。

这位年纪看上去大约三十岁,皮肤白皙,风韵犹存。

沐颜神医站在她身后,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逾矩。

“木蓝,太子殿下如何了?”左丘先生苍白着一张脸问那位美貌女子。

木蓝?凤舞脑海里浮现一道信息。

木蓝,东桑国半步神级药师,沐颜神医的师父。

之前不是说在东桑国国都么?

凤舞没想到,左丘先生竟然将这位半步神级药师给请来了。

她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位木蓝神医的医术究竟如何?

木蓝神医面色冷凝,看了沐颜一眼,吩咐她照顾太子。

沐颜忙答应下来。

木蓝推着左丘先生的轮椅往外走。

凤舞看到他们熟稔又亲近的动作,心中暗暗有些好奇,这位木蓝神医和左丘先生的关系?

就在这时候,左丘先生一眼瞥到步经语这个自家小徒弟。

他瞪了小徒弟一眼。

凤舞被他瞪的莫名其妙,她又没有犯错……

木蓝神医看到“步经语”,很温婉的对凤舞点头,笑着道:“小经语又背不出书来了?祝意,你可要好好教教他,别老是训他。”

祝意忙称是。

凤舞就看出来了,这位木蓝神医在东桑国的地位很高,近乎和左丘先生并列了。

木蓝神医一边推着左丘先生往大堂走,一边细声细气道:“你的伤也要多注意一些,否则留下后遗症,后患无穷。”

左丘先生:“我无妨。”

木蓝神医嗔他:“你是半步神级药师还是我是?我说你有事,你就是有事!”

左丘先生苦笑:“有事有事,确实有事。”

木蓝神医感叹:“其实仙灵果对你……”

她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左丘先生严厉打断:“仙灵果是太子殿下的,任何人都不能窃取,就算我左丘现在立刻伤病作死了,这仙灵果都要留给太子殿下,木蓝,你可懂?!”

木蓝皱眉,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左丘先生放缓语气:“太子殿下是我们东桑国唯一的希望!二皇子不行。”

木蓝:“陛下正值壮年,还有许多年,不一定……”

左丘先生摇头:“你以为这世上的天才是批量长的么?南边有了一个君临渊后,我们东桑国又出了一个冷夜枭,这已是上苍对东桑国垂怜了,就这么一个了。”

木蓝长长叹了口气:“但同样重伤,君临渊现在已能伤你至此,咱们的太子……”

却还躺在床上生死不明呢,这就看出差距了好吗?

左丘先生:“君临渊身边有厉害人物。”

木蓝神医:“冷夜枭身边不也有你吗?”

说完木蓝神医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对方是从左丘先生手里硬生生抢走仙灵果的,到现在……都还没查出对方如何盗取的,可君临渊他都已经用上了,并且身子还大好了。

果然,木蓝神医观察到左丘先生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