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扫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有一位是自己见过的,就是那位老贾。

要是换做别人,这会儿肯定露怯了。

但凤舞是谁?

她可是万军中过而面不改色的凤舞。

所以凤舞面不改色,所以她直接走进去。

“老楼,你怎么这回才回来?”一旁的老贾对凤舞打招呼。

凤舞一脸痛苦的样子,忙摆手:“急,急急——”

“唉哟喂,那你赶紧去赶紧去!我回头再跟你说话。”老贾见凤舞急成那样,哪还敢问什么?瞬间就放凤舞进去了。

两排的护卫是护卫,他们目不斜视,真正门房是老贾。

凤舞流进大帅府之后,占着老楼是门房的身份,所以敢在府内乱走。

若是被人问到,就说门外有人要见主子,他去告知。

至于哪位主子,凤舞就没说了,别人也不会细问。

凤舞就这么一路走着,很快就来到步经语所在的院子。

步经语这小屁孩待遇还不错,因为跟着他老师,所以在大帅府里竟也有自己的小偏院,不过这座小偏院紧挨着左丘先生,所以凤舞谨慎再谨慎。

正门口院门被锁的死死的。

凤舞正打算翻墙进。

但左丘先生对步经语的管束,竟动用了阵法和铭文。

他老人家竟然在此处设下阵法,就为防止步经语翻墙出去外面玩而不背书?

凤舞也是无语了。

这这阵法困的住步经语,可困不住凤舞。

凤舞在偏僻角落处,破开一个阵法小洞,纤瘦的身子钻进来后,凤舞反手又将阵法补上。

神不知鬼不觉。

这整个院子都被一层阵法锁住,所以房间到院子都不用闭门。

凤舞耳边传来朗朗读书声。

是步经语的声音。

凤舞从跨院走到正房,贴近了看,果然看到步经语坐在房间里摇头晃脑。

这次他背的不是古经,而是铭文书。

五级铭文了。

凤舞叹了口气,这孩子学铭文的速度不太快啊。

凤舞一边说一边悄然走进去。

步经语却毫无所觉,坐在木凳上,摇头晃脑,背的非常起劲。

凤舞伸手戳戳他后背。

步经语皱眉,以为是苍蝇呢,索性不理会,继续苦着一张脸背诵。

凤舞纤纤手指又戳戳他。

步经语不耐烦了,他怒转过身!

一边转身一边大怒:“好你个惹人烦的小苍蝇,不知道小爷我……”

然后,步经语就看到一个中年汉子!

步经语像见到鬼一样,整个人都不对了,震惊当场!

“你你你你怎么进来的?!”步经语一个纵跳出去,抓到墙壁上一柄剑,指着凤舞:“咦,你不是那个门房吗?!”

步经语没有被他师父拘在房间里背书的时候,最喜欢往外面跑,所以对门房还是有点眼熟的。

凤舞双手环臂,笑眯眯望着步经语,也不说话。

小少年被凤舞的目光盯的内心有点发毛。

这眼神太犀利,太强势!

这绝不是一个门房应该有的眼神!

“你是?”步经语心里突然发现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的心在抖!

凤舞笑眯眯看着他:“你猜?”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