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过去了,里面还是毫无动静。

二十分钟过去了,里面依旧悄无声息。

糖宝在外面都等的着急了,仍不见里面动静:“谭景渊,你在里面干什么,孵小鸡吗,怎么还不出来。”

“谭景渊,你到底好了没有啊。”

在糖宝连续两次催促后,里面终于传来谭景渊懊恼的声音:“好了好了,别催了,你这里就没有其他衣服了吗?”

“衣服有啊,我衣服多得是,问题是你穿得下吗?”

糖宝狡黠的回答中透着明显的幸灾乐祸,“你快点啊,大男人别磨磨唧唧的。”

咔擦一声,卫生间的门终于打开了。

糖宝早已翘首以盼,看到谭景渊出来的那一瞬间,差点在地上笑的打滚儿。

那件对她来说宽松到宽大的t恤此时完全紧绷在谭景渊身上,那些花花绿绿的图案都被他撑的立体鲜明,怎么说呢,就像是一颗行走的芭蕉树。

糖宝是真的忍俊不禁,所以笑的前俯后仰:“哈哈,哎哟,我不行了,哈哈哈哈。”

谭景渊出来之前就想到必定会遭到嘲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糖宝现在笑的如此肆无忌惮,他看得仍是十分不爽啊,他的眼神充满无奈:“笑完了吗?”

“没有,你让我再笑会儿。”

糖宝靠着沙发连连摆手。

她是真的笑得停不下来,也想过拿着手机把他这样的画面拍下来,但,一想到他那具有攻击性的模样,她的内心还是隐隐发憷,不敢再招惹他。

察觉到谭景渊沉下来的眼神,糖宝连忙举手示意:“好了,好了,我笑好了,你别生气,嗯,你就站在那别动,要不然你一走,我又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开心了?”

谭景渊无奈站在那,眼神却柔和下来,写满了不易察觉的宠溺。

说不清道不明,屋子里的气氛好像一下子变了,糖宝坐在那儿,忽然就觉得浑身发热起来,眼神也不知道往哪里摆才好了。

她有些不自在的拉了下自己衣服的下摆,清了清喉咙道:“那个,你澡也洗了,衣服也换了,你可以走了。”

谭景渊挑眉,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你让我这个样子走?”

他这个样子要是出现在大马路上,怕不是立马就被人当做变态给抓走了吧。

太辣眼睛了。

糖宝一想到当时的画面就忍俊不禁,嘴角抽了两下:“那不然呢,你还指望我出去给你买身衣服啊。”

“那倒是不用。”

谭景渊闻言,便垮了两步,在她身边的沙发上躺了下来,“我就在这儿,等我换下的衣服干了就行。”

“什么?”

糖宝立刻跳了起来,“不行,你不能留在我这儿!你马上走。”

“我不走。”

“谭景渊,你在这儿跟我耍无赖是不是!”

糖宝没好气,“你打电话给你助理,叫他给你送套衣服过来!”

“他出差了,人不在,没办法给我送。”

“那就找你的秘书找你的下属!”

谭景渊一脸淡然:“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我怎么能打扰他们工作呢。”

糖宝气得在旁边转圈圈,看吧,这就是引狼入室!她现在拿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瞥见那扇紧闭的大门,糖宝突然灵光一闪,山不转水转嘛:“行,你要留着那你就留着等衣服干吧。”

说完,她便抓起一边的包朝大门口走去。

谭景渊一看,立马跳过去先一步挡在大门口,不让她走。

“让开!”

“不让!”

“谭景渊,你不要太过分了!”

糖宝气得直跺脚,可是打又打不动,骂又骂不过,糖宝感觉自己都要憋出内伤来了,一张俏脸涨的通红,“我再说一次,让开,听到没有!”

“不让!”

谭景渊的态度也很是坚决,胳膊上绷起的肌肉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隐忍克制着,“你死心吧,我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出去的。”

听到这样霸道的话,糖宝心中莫名感觉到愤怒,之前种种的矛盾也涌上心头,一怒之下,糖宝抓起他的胳膊,便狠狠一口咬了下去!谭景渊吃痛,眉心一拧,但并没有把手抽回来,而是任由她就这么咬着,发泄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糖宝咬的牙齿都酸了,也不见谭景渊有反应,内心有些慌乱,牙齿也就逐渐松下来了。

一圈深深的牙印印在谭景渊的胳膊上,皮肉沾着血,可见糖宝用了多大力气,她看着都疼,可谭景渊却一声不吭。

糖宝的有些骇然的看了他一眼:“你,不疼吗?”

“你说呢。”

“那你干嘛不出声。”

谭景渊正色道:“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开心一点的话,你想咬就咬吧,这个胳膊也可以让你咬。”

说着,他就将自己另一个胳膊拿到了糖宝面前。

糖宝见状,瞪圆了眼睛后退两步:“我才不要咬,硬邦邦的,咬的我牙齿都酸了!”

“那你别生气了,之前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不对,你给我个机会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了。”

谭景渊适时放低了姿态,想要求得糖宝的原谅。

这时候糖宝的眼中不争气的浮现了一层水雾,她抿着唇背过身去,轻易不肯低头。

谭景渊突然哎哟哎哟叫唤起来。

糖宝立刻紧张的问:“怎么了!”

“伤口流血了,突然感觉很痛!”

谭景渊抬起自己的胳膊,那圈牙印周围果然有鲜血渗透出来。

看着都疼啊。

糖宝连忙跑到茶几边上找出了药箱:“你过来坐下,先处理下伤口。”

谭景渊听话的走到沙发上坐下,糖宝拿着碘伏和棉签小心翼翼替谭景渊消毒。

谭景渊见状,笑着打趣:“伤口挺深的,你说我要不要打个狂犬疫苗啊。”

“哦,应该的。”

糖宝随口应道,但是过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抬起头,“你说什么?”

谭景渊连连摇头:“没,我没说什么。”

“不,你说了,要打狂犬疫苗,好啊,谭景渊,你当我是狗是不是,我不管了,你自己上吧。”

糖宝生气的将棉签往茶几上一放,便起身离开。

但谭景渊动作飞快的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一带,将她困在自己的胸膛与沙发之间——

  

  。

章节目录

神秘老公有点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容小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小九并收藏神秘老公有点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