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宝一直赖着不肯走,顾瑾汐自然也不会赶人。

佣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正要开始用餐之际,佣人来报说,外面有位谭先生,是否要请进来。

顾瑾汐一听便挑眉:“是谭景渊来了?快请。”

“哎,别啊,让他进来干什么,这不是打扰我们晚饭吗?”糖宝急忙阻拦,只不过这个时候谭景渊已经登堂入门。

“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发信息你不回,现在,晚饭都还不想让我吃?”

糖宝登时满脸通红,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只能恼羞成怒瞪着他:“谁让你进来的啊。”

“来者是客,你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呢,是不是瑾汐。”

顾瑾汐急忙打圆场:“是是是,来者是客,你们都是我朋友,顾嫂,加双筷子。”

谭景渊点头,自顾自拉了把椅子,在糖宝身边坐下,糖宝连忙往旁边挪了一下,谭景渊便跟着挪过去,两个人你追我赶的,顾瑾汐和竹言奚看的头疼。

明明那么宽敞的位置,糖宝现在都贴着竹言奚坐了,竹言奚连忙打住:“哎,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别闹了,糖宝,有什么可紧张的,坐好!”

“我哪有紧张!”“不紧张你就老实坐着啊,一直动来动去的干什么呢。”谭景渊凑近了糖宝,一只手放在糖宝的椅背上,一只脚霸气的踩在椅子横档上面,糖宝再想动,便是真的纹丝不动

了。

糖宝在顾瑾汐和竹言奚看的抬不起头来,只能面红耳赤低声呵斥:“你离我远点!”

“行,这样够了吧。”谭景渊身体往后一仰,确实拉开了一些和糖宝之间的距离,只不过手脚都没有动作。

顾瑾汐和竹言奚相视一笑,顾瑾汐莞尔:“行了,你们就别在饭桌上秀恩爱了,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赶紧吃,吃完了我们不当电灯泡。”

这顿饭,糖宝吃的有些消化不良。

在这么多人的眼神关爱下,她实在无法镇定自若,所以一吃完她就放下筷子站起来告辞离开了。

她踩着高跟鞋,走的飞快,谭景渊迈着大步追上她,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小心点别摔了。”

手腕上传来肌肤相触的炙热感,像是被滚烫的烙铁烫过似的,糖宝连忙后退两步,可非但没有甩开谭景渊,反而被他借力使力,直接拉到了自己怀里:“你在逃避什么。”

“我没有!”

“那你就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谭景渊强势的不容她逃避,箍紧了她的双肩,将她稍稍推离自己的身体,可糖宝始终低着头,没有抬头的勇气。

“怎么,你不敢了?”

“谁说我不敢?”糖宝恼怒的抬起头,却也只是一瞬间,立马又别开了头。

谭景渊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对上自己的视线,她的视线闪躲着,纤细的睫毛煽动的很厉害。

“跟我走!”谭景渊拉起糖宝的手,将她带上了车。

“你要带我去哪儿。”糖宝坐上车,心跳的厉害,密闭的空间感觉氧气都稀薄了。

“很快就到了。”谭景渊给她系好安全带,便一脚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许久,车子就来到江边。

漆黑的夜里,江面上一片平静,岸边寂静,将所有璀璨灯火都留在了江对岸,而这里,只有静谧广袤。

糖宝远眺着对面的灯火阑珊,忍不住赞叹:“真美,可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个地方,我经常会来,每当我心情不好或者公司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的时候,我都会来这里走一走,静一静,好好思考一下。”明亮灯火倒映在谭景渊的眼中照的

他的脸都光影斑驳。

糖宝手扶着栏杆,耳边是他静静的说话声,忍不住回过头来注视着他。

谭景渊正好也低头,两人目光交汇,糖宝又下意识想逃避,只不过这一次,视线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般,根本转不开。

谭景渊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回避什么,或许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那你就给我一次机会,看看我是怎么做的,行吗?”

他的手是热的,心是跳动的,眼神是真挚的,是不是真情实感糖宝体会的到,只是:“你可不可以先放开一下,你抓痛我了。”

“啊,对不起。”谭景渊的内心其实也是很紧张的,并没有表现看起来那么镇定,所以一时间没有掌控好力道,连忙松了手。糖宝看着他这个样子,慌乱躁动的心反倒是平静下来,因为一直以来,在这场感情的追逐中,她一直都是主动的惶恐的惴惴不安患得患失的那个人,而他永远是一副运筹

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模样,她追着他跑了这么多年,到最后精疲力尽,遂决定放弃。

这会儿谭景渊却突然回过头来,甚至还追着她跑?如此反转的剧情,还真是让人很不习惯啊,她可以把自己的手真正交到他手上吗?糖宝的手慢慢的伸了出去,谭景渊欣喜,正想握住,她却猛地把手又缩了回去:“我哥说了,你不是好人,你要真想和我在一起,首先过了我哥那关吧,这里太冷了,我们

回去吧!”

糖宝笑着,虽然没有答应,这嘴角还是泄露了此刻的喜悦。

***

是夜。

谭景渊住处。“所以,你没有拿下糖宝?真是干得漂亮啊,起开,别挡路!”安谧敷着面膜从沙发上站起来,踢了谭景渊一脚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丢个他,“你这叫什么,就叫三十

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现在就是报应来了!”

谭景渊接住啤酒:“我告诉你是让你替我想办法,不是让你来嘲笑我的。”

“哦,呵呵呵呵——”安谧扶着面膜,还是不客气的笑了好几声,“可我听着很开心呢,一点也不想帮你呢。”

谭景渊闻言,猛地放下啤酒站起来:“我就知道你靠不住!难怪当年谢臣甩了你!”“哎,什么他甩了我!你搞清楚,明明是本姑娘甩了他好不好!谭景渊,你别走啊,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

章节目录

神秘老公有点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容小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小九并收藏神秘老公有点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