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然、角宿两人几乎前后脚抵达了崂东山。

这时,葛东旭已经放下崂山二老,并赐给了他们一些丹药,让他们去救治同门中受伤的弟子,这些丹药中甚至还有两粒九转起死回生丹,是为挽救盘青之用。

葛东旭自己不出面,却让崂山二老出面,自然是要让崂东派上下弟子,包括盘青在内欠崂山二老恩情。

通玄等人见都然和角宿前来,个个都目透仇恨之色。

此战,纵然葛东旭很快就赶了过来,又赐下许多疗伤圣丹,但崂东派还是死了数万弟子。

如今幕后指使者赶来,通玄等人如何不恨?

“小仙见过四海龙帝,不知四海龙帝召见小仙有何事情吩咐?”都然和角宿见他们的人都跪在地上,那角宿部的青甲道仙更是被葛东旭一根指头给按压在地上,两人心头都猛吸一口冷气,冷汗都不由自主从额头冒了出来,连忙毕恭毕敬地冲葛东旭拱手道。

“你们二人可知罪?”葛东旭脸色一沉,有莫大的威严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落在两人的身上。

两人感受到这莫大的威严,差点就一个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小仙不知,还请四海龙帝明示?”两人强行镇定道。

见都然和角宿回答不知,镇羽等道仙和真仙不禁吓得面白如纸,浑身瑟瑟发抖起来。

都然和角宿不知道崂东派有四海龙帝的故交在,镇羽等道仙、真仙却知道得一清二楚,若都然和角宿一来就请罪求饶,或许四海龙帝还有可能高抬贵手,至少对角宿会高抬贵手。

毕竟四海龙帝跟两教已经结仇,肯定不宜再与青龙灵宫结仇。

但两人竟然说不知,那事情便大大不妙了!

果然,葛东旭闻言脸色猛地一沉,道:“你们的人为了抢夺道脉山,在崂东山肆意杀戮,你们身为山主和宿主竟然来一个不知?还要请本帝明示?你们好大的胆子!”

“原来四海龙帝说的是这件事啊。这崂东派本就与我都玄山有些仇怨,这次之事实在是我们之间的私怨,与应劫之事没有任何关系,跟道脉山也没有任何关系!”都然露出一副恍然明白的表情,说道。

“回四海龙帝,我们也是同样的情况!”角宿连忙道。

言外之意,葛东旭的头衔是四海龙帝和第一重天应劫总统领,管不到生洲各方势力之间的私人恩怨。

“你们胡说?你们势力庞大,我们崂东派又岂敢得罪你们?明明是你们贪图我崂东派多了一条道脉山,见我们不肯相让,便要行灭门之举。还请四海龙帝明鉴!”通玄和通云见都然和角宿在撇清关系,连忙上前指着两人说道。

“你们算什么东西?本宿主(山主)和四海龙帝谈话,哪有你们插嘴的地方?”都然和角宿见区区两位真仙竟然冒头指证他们,不禁勃然大怒道。

镇羽等人见状吓得两眼一翻,差点就要直接昏死过去。

“完了,完了,这回是彻底死定了!”众人脸色苍白,目中流露出来的尽是绝望之色。

“找死,凭你们也配训斥本帝的朋友!”葛东旭见状不禁目中杀机大起,手掌对着都然和角宿便当头落下。

都然和角宿见巨掌当头落下,又见葛东旭说什么本帝的朋友,不禁吓得差点魂飞魄散,纷纷运转全身道力,想要逃脱葛东旭的巨掌镇压。

但葛东旭如今何等人物,别说两人只是大道树道仙,纵然他们是道树无上圆满境界,只要他们一天没合道,没成为道主,就不可能逃脱得了他的一掌镇压。

“轰隆!”一声,巨掌落下,两人立时被镇压在巨掌之下,浑身骨头都根根断裂,道树也都拦腰折断。

镇羽等人见状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四海龙帝,这里是生洲,我乃都虚道主的儿子,你怎能如此对我?”都然叫道。

“大敌当前,你们竟然无视天条法规,杀戮崂东派弟子,强抢崂东派道脉山,本帝杀你又如何?本帝不仅要杀你,而且你父亲当年竟然敢出手围攻本帝,等大劫之后,本帝连你父亲也照杀无误!”葛东旭冷声道。

“龙帝饶命!龙帝饶命!”都然这才猛然意识过来,自己这都虚道主儿子的身份,在任何地方都好用,唯独在四海龙帝面前却只能适得其反。

“四海龙帝,此事是小仙不对!但小仙乃青龙宫主之子,又身兼镇守生洲魔关的重任,你不能杀我!”角宿硬着头皮说道。

“崂东派就因为你一个命令,死了数万弟子,若本帝没能赶来,恐怕整个崂东派都要被你们灭门。你说一句不对就够了?你身为青龙灵宫宿主,天庭命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至于镇守魔关重任,本帝自会安排!”葛东旭冷冷道。

“我是青龙灵宫下一次天劫的合道苗子,你不能杀我!你若杀我父亲必与你势不两立!你已经与两教结仇,若再与我父亲结仇,大劫之后……”角宿叫道。

“大劫之后,本帝必将两教的道主一一镇压。你父亲若识趣,明事理便罢,若不明事理,本帝连他也镇压!”葛东旭冷声道。

说罢,葛东旭举目张望,喝道:“鹏九,东穆仙王何在?速来见本帝。”

很快有东穆仙王和协助镇守长洲的鹏九大冥王分别从两地急速赶来。

“小王拜见四海龙帝!”仙王单膝跪地道。

“拜见掌教老爷!”鹏九跟着单膝跪地拜见。

“东穆仙王,今日本帝要斩杀都然和角宿二人还有这里的二十位道仙和百名真仙,既为正法令,也是为本帝朋友师门被杀戮的数万弟子讨一个公道。因为你是生洲仙王,此地主管,所以本帝特召你前来说明事理,你可记录与仙王府卷宗以备将来调查之用。”接着葛东旭又大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单转述了一遍。

葛东旭这一番话说下来,听得东穆仙王是额头冷汗直冒。

都然和角宿都是有大来头的人,给东穆仙王一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斩杀他们!

但四海龙帝决意要斩杀他们,此事又牵扯到四海龙帝朋友的门派,东穆仙王又哪敢替都然和角宿说一句话?

  

  。

章节目录

都市超级医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断桥残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桥残雪并收藏都市超级医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