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暗王如僵尸一般苍白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你是在演戏!?”

张恒背负双手,傲然屹立,哪里有半点萎靡气息。

他眼中露出玩味之色,就好像猎人在玩弄猎物一般。

“我当然是在演戏!”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徘徊,心有不甘,还想杀我,于是就伪装出自己身受重伤!”

“戏已经演到了这个份上,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呢!没想到,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啊!”

张恒的这番话,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也让许多人脑海中仿佛划过一道闪电,忽然间明悟了一切。

“原来圣尊是在演戏!”

“我的天,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这个人出来!”

很多人抱着脑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很难想象,居然还有这样的转折。

那七海锁龙阵惊天动地,声势惊人,怎么看怎么都是绝世术法,但张恒竟然还能以此演戏,这说明了什么?他的实力岂不是远远在杨羽之上吗?

尤其是杨羽本人,此刻他灵力已经耗尽,无法悬浮空中,站在地上,却是趔趄两步,难以置信的大吼。

“不可能!”

他怎么也不信,面对自己这种强敌,张恒竟然还敢没有使出全力,竟然还游刃有余,演戏……

那他成什么了?

岂不是配合演戏的傻子了吗?

亏自己还洋洋得意,以为稳操胜券,原来这一切都只是假象啊!

“大戏开幕了很久,主演终于到齐了,接下来,你还要逃吗?”张恒戏谑的看着暗王。

这个老鬼子阴险毒辣,谨慎刁钻,自己好不容易终于将他引诱了出来,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锵!”

暗王没有说话,举剑继续刺向张恒!

逃?

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能感觉得到,张恒不仅没有任何萎靡,反而精神抖擞,已经用神念彻底锁定了他。

他的经验告诉他,如果自己现在逃跑,那么会死的很快!

所以他没有逃离,而是选择搏命以及。

黑色长剑上倒映出毒蛇模样,青色的冷光闪烁,映照出他略显阴森的面孔。

暗王纵横天下靠的不是其他,而是独步江湖的刺杀手段。

要说是堂堂正正的作战,他不如杨羽,唐胜豪。甚至连合欢宗二长老都不如。

所以张恒杀他,根本就不需要施展什么术法。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柄法器长剑,直接欺身上前,与暗王作战。

“忍术!”

暗王口中叽里咕噜的念着周瑜,一道白烟出现,他身形连续闪烁,竟然幻化出三个他。

这三个人,一个身子拉长,像是竹竿,足有三米多高。

一个身子横行扩张,满面横肉,俨然彪形大汉。

而另一个却是又瘦又矮,变成了一个小老头,眼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北辰家的三忍封刀斩!”

钟大师满面凝重,冷冷开口。

“北辰家?”欧阳大师闻言,问道:“是东瀛北辰一刀流的北辰家吗?”

“不错!”钟大师回答。

“他们怎么会与主人结仇?”欧阳大师百思不得其解。

“结仇的不一定是北辰家,而是暗王!”钟大师深吸口气,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此人应该就是殉道组织的首领山本一郎,人称暗杀之王的暗王,此人做事不择手段,阴险毒辣,又非常谨慎,很难捉摸,怪不得圣尊要演一出大戏,因为不这样,就没有办法将他骗出来!”

“此人是个毒瘤,必须要将其杀死,如果任由他逃窜,后果不堪设想!”

不管是谁,被杀手之王盯上,也会浑身发冷,坐立不安的。

二人的对话,被许多人听到。

“暗王?”

“原来是这样!”

许多武者恍然,暗王大名,早就已经响彻全球了,当然,这不是美名,而是恶名。

今日张恒大战暗王,若能将其杀死,也不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拍手称庆,能够睡个好觉!

“原来是这样,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杀暗王!”杨羽脸色苍白,眼中露出了自嘲之色:“那我又算什么?又算什么呢?”

引以为傲的七海宗传承,在张恒眼里,难道就不值一提吗?

自己居然只是一个龙套,只是配合他演戏的马仔罢了。

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一时之间心灰意冷,大受打击。

“平安同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界变得真的有些太快了啊。”师国庆却是意气风发,扬眉吐气,拍打着曹平安的肩膀,一副教诲小弟的模样。

“你!”曹平安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憋屈至极。

没有人认为张恒会不是暗王的对手,尤其是在刚刚和杨羽大战了之后,所有人对于他都充满了信心。

就连暗王自己,实际上也没有任何把握。

所以他开始,就使出了自己的杀招。

可是张恒的眼眸之中,却始终是平静,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雕虫小技罢了,任凭你千般变化,我自一剑斩之!”张恒根本不去管他分身如何,手中长剑一斩。

剑光横空,化成一道璀璨匹练,无坚不摧,仿佛连虚空都要撕裂。

“死!”

话音刚落,剑光就已经到了。

暗王举剑抵挡,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三个形态各异的身体,手中长剑挥舞的极快,如同旋风一般。

“好强!”

真正交手,他才领会到张恒的厉害。

咬了咬牙,掐动印决,三个分身陡然间开始融化,化作一滩黑色的淤泥,这股淤泥带着强烈的腥臭味,剧毒无比,别说是沾染到了,就是嗅到了部分气息,都有七窍流血,直接没命!

这黑色淤泥,迅速扩散,朝着张恒延伸过来。

“可笑!”

张恒摇了摇头,屈指一弹。

丹田之中的玄天树轻轻颤抖,便有碧绿光点,顺着他的指尖逸散而出,那一滩淤泥,在触及到的时候,直接就开始融化,指甲盖大小的绿点,吞噬了所有剧毒的淤泥,最后渗入泥土之中,竟然发芽抽枝,长出翠绿的小树!

“你,你这是什么东西!”

脸色苍白的暗王从另一侧出现,却是惊讶到了极致。

“不好意思,在下百毒不侵,你妄想用剧毒害我,却是不可能。”张恒淡淡说道。

暗王眼中涌出疯狂之色,张恒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危险感。

他咬牙切齿,猛地扑出,却是捏碎一枚黑色的药丸,居然直接炸开,形成了层层叠叠的黑色雾气。

抬头一看,这一方天地犹如黑夜一般。

“咦?”

张恒眼睛看不见,放出神识,可是依然找不到暗王的位置,微微有些诧异。

“八嘎!”

暗王怒吼,忽然间从黑暗中蹿出,犹如阴狠毒蛇撕咬猎物,直接冲向张恒。

他长剑高举,力劈而下,想要一击拿下张恒!

“可惜啊可惜,你遇到了我,这些暗杀之术,对我影响不大。”张恒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

修行者的优势顿时体现了出来。

漫天火焰,照亮了黑夜。

那是张恒的真火,他的控火之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燃烧了整片黑雾。

还没有来得及扑过来的暗王,陷入火海之中,露出惊慌之色。

“不要杀我!”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从暗处到明处后,哪怕是使劲浑身解数,都无法威胁到张恒的一根汗毛。

“一剑开天!”

张恒没有任何犹豫,随手一剑斩出。

几十米的璀璨剑光,这一刻成了天地之间最为夺目的光彩。

烈焰腾空,剑光冲霄,等到这一切都散去的时候,所有人抬起头,看到了惊人一幕。

殉道组织的首领,国际上最出名的杀手暗王,无数人的噩梦……从眉心开始,渐渐浮现出裂痕,然后整个身体都开始龟裂,朝着两侧裂开,分成了两截,血液流淌不断,湿润了泥土。

杀死暗王后,张恒心愿已了。

却是踱步而下,拍了拍木灵的小脑袋,迈步走向了牛耳山。

“我不杀你。”

临走之时,张恒瞥了杨羽一眼。

毕竟,此人也算是帮自己演戏,引出了暗王……

之后,便进入山中。

杨羽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却是露出了一抹苦笑。

“唉!”

  

章节目录

重生都市狂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张恒江红鲤不如吹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恒江红鲤不如吹牛并收藏重生都市狂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