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脉看个基本情况什么的,小溪还是能够做得来的,可问题是皇帝对皇后的关心也不假,宫里的太医都看不出来的东西,她大概也没那个水平。

小溪原本是想运起轩辕正气决,给苏皇后疏导疏导。

可一接触到苏皇后的皮肤,就被冰得打了个哆嗦。

这么冰,别说是个病人,即便是个正常人,在这样持续低温,也会冻出毛病来。

可屋子里温度并不低,苏皇后的被褥也是由最好的动物皮毛制成的,盖上了好几层。

小溪坐月子的时候,王嬷嬷非要给她上三层下三层,她睡了一会儿就被热醒了,而苏皇后似乎一直这样盖着,也没见暖和过来。

小溪坐在床边,往苏皇后体内输入轩辕正气,却现似乎是泥牛入海,一去无踪。

她将苏皇后的睡穴解开,握着皇后的手,只一会儿,苏皇后就醒了过来。

“溪溪不知到了没有?”苏皇后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喊了起来:“金秋,你去问问。”

小溪握了握苏皇后冰冷的手指:“母后!”

苏皇后一听声音,感觉到不对,一边想要甩开小溪的手,一边睁开眼睛着急地说:“溪溪,你怎么还在这儿?”

甩了两下没甩掉,她用另一只手推着小溪:“你快回你自己的府邸!母后过两天身体好了,再叫你过来。你还要带着母后的小外孙,叫母后好好瞧上一瞧!现在快乖乖回去,别被过了病气!”

小溪两只手仍然握着苏皇后不放,在苏皇后推过来的时候,顺着力道跪在了床边的脚踏上。

“母后,求您让儿臣留下来陪您一会儿!儿臣身体好,您的小外孙也有王嬷嬷她带人一起照顾着。儿臣许久都没见母后,您就让我留下来,好吗?”

苏皇后的去世,开启了原主之后的悲惨生活,虽然小溪绝对不会走原主的老路,但如果能让苏皇后活得久一点,原主定然是更加开心的。

小溪低着头,学着原主对着苏皇后惯用的撒娇方式,只不过肉麻程度和甜度都低了百分之六七十。

苏皇后病了许久,自己也已经很低沉了,对着其他人,她咬牙也要把软弱吃进肚子里,不然别的人就会把他们母子三个吃干抹净了。

可只要一听到一看到溪溪,她的心就软成了水,变成眼泪流了出来。

“你是要让母后生气吗?溪溪,你别让母后放心不下呀!”

“所以,母后您让溪溪陪着您!给您讲讲您的小外孙小红薯,您还没见过呢。儿臣和您说,他现在可白可胖了,大概和儿臣小时候一个模样,王嬷嬷说,最是像儿臣小时候。”

“溪溪,溪溪,别让母后放心不下……”

苏皇后精力跟不上,一会儿的功夫,又昏睡过去。

但睡过去的时候,并不安稳,她将自己圈成一团,还在无意识地叨叨:“溪溪……放不下……溪溪。”

齐嬷嬷见苏皇后没再赶小溪离开,也就松了一口气。

小溪想要松开苏皇后的手,从脚踏上起来,可这回换成小溪怎么也掰不开苏皇后的手。

齐嬷嬷上前将小溪扶坐在床边,低声禀道:“殿下,贵德淑贤四位娘娘并安平喜乐两位公主过来给娘娘请安,现在在殿外候着,您看要不要让她们先回去?”

贵德淑贤四妃在皇后生病期间,从没缺过请安问好,规矩一如既往地恭谨,只不过皇后即便醒着,也很少见她们,只有精力好的时候,能够让她们进去说两句话。

现在皇后还睡着,照例是不用放她们进来,可小溪对其他人没兴趣,但淑妃无论如何都该见一面。

“你去叫她们进来吧,请安诚心一点好。”

小溪抵着苏皇后的冰手指,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能够调用的轩辕正气都输进了苏皇后体内。

苏皇后的身体虽然还是冷冰冰,轩辕正气也并感觉不到,但她的手指似乎变得柔软了一些。

小溪终于可以将苏皇后的手松开,四妃俩公主就都进来了。

四妃看见小溪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表情,倒是两位公主满脸惊讶。

“皇后娘娘吉祥,公主安好!”

“母后吉祥,姐姐安好!”

整齐划一的口号,熟练地不能再熟练地动作,大概就是因为做过百八十遍的原因。

小溪微微抬了抬下巴,和原主一般没将她们放在眼里。

四妃习惯性地看不出来表情,两个公主似乎有一闪而过地恨意,快得让小溪差点错过了。

贵妃是四妃之,只生了安平公主一个,她拉着安平公主在离皇后最近的椅子上坐下,问道:“皇后娘娘今天如何了?”

因为皇后的病,皇帝早将后宫的大部分管理权放到贵妃手里,前一晚上皇后又招了太医急诊的事情,贵妃不可能没有消息。

太医多久离开,皇后醒没醒来,她心里肯定有数,但那假惺惺的问候,对着单纯的原主演一演还说不定有什么想不到的效果,叫小溪听着,只能有反作用。

小溪本不想回应,看了一眼淑妃,又改主意道:“原本就没什么大的问题,母后只是近来思念太子哥哥,思虑过盛导致的休息不足。养一养,再加上有我在,母后很快也就好起来了。”

话音结束,淑妃平静的面容,才似乎有了一点点裂缝,她紧紧抓着手里的帕子,眼角瞥到小溪的眼神,快的低下了头。

贵妃则似乎很欣慰,拍着安平公主的手道:“瞧,也不枉皇后娘娘心疼一场,你大姐姐的孝心,你也跟着多学学。”

“是的,母妃!”

贵妃没等小溪再说什么,站起身道:“娘娘还在休息,臣妾等就不再打扰了,请公主代为问候娘娘,等娘娘好些臣妾们再过来。”

她起来,其他人也跟着起来,行过礼很快往外走。

小溪追上去热情地要送一送她们,不出意外被拒绝一番,然后推攘一番,之后就是不小心把每个人的手都碰了一遍。

等小溪坐回苏皇后的身边时,苏皇后还在睡着。

“真是奇怪呀!为什么四妃的手,摸起来都是冰冷的呢?”

  

  。

章节目录

炮灰行动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箫竹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箫竹君并收藏炮灰行动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