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一然听到陈飞宇自称“陈非”,就知道陈飞宇不想暴露身份。

当然,如果这里只有古星月的话,古一然倒是不介意说出陈飞宇的身份,可惜现在还有一个卫彦这个外人在场。

古一然不经意间看了卫彦一眼,笑着对古星月补充道“陈非是一名中医,我特地把他请来为你治病。”

“他给我治病?”

古星月惊讶不已,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上下打量着陈非。

要知道,就连中南海御用医生宋栖元教授对她的病情都束手无措,这个看着年龄比她大不了多少的陈非,哪里有这么高的医术来给治病?

古星月心里充满了怀疑。

卫彦皱眉,看着陈飞宇的目光越发敌意,同行是冤家,古星月的病情一直由他和老师宋栖元负责,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子,当着他的面要接手古星月的病情,他自然感到被冒犯。

更别说他还想趁着给古星月治病的机会接近并追求古星月,就算陈非治不好古星月,可一旦陈非打算长时间待在古家看病,也会成为他追求古星月的障碍。

不管从哪方面看,陈非都是他的敌人!卫彦暗下决定,一定要把陈非给赶走!古一然信心满满,笑道“陈飞……他的医术很高,由他来给你看病,绝对能药到病除,我可是请了陈非很久才把他请来的,你可得抓住这次机会,身体哪里不舒服,老老实实告诉陈非就行,不需要讳疾忌医。”

“他这么厉害?”

古星月越发惊讶,就算放眼整个燕京,爷爷都算得上是大人物,这个陈非竟然还要爷爷亲自请好久,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豪横?

“怎么?”

陈飞宇向古星月露出微笑,道“那样看着我,你觉得我是骗子?”

古星月觉得陈飞宇的笑容灿烂,像阳光一样直透人心,她俏脸莫名一红,下意识低下头不敢看,心里砰砰直跳,略带羞涩地道“没……没有……”她心里怦怦乱跳,越发对陈飞宇有种异样的感觉。

古一然一呆,古星月这番羞涩的姿态,连他这个爷爷也是第一次见到,怎么一到了陈飞宇面前,星月就变成小女人了?

“就算星月服下天心果,欠陈飞宇的恩情,对陈飞宇莫名有份好感,可星月今天还是第一次跟陈飞宇见面,甚至都不知道陈飞宇的身份,总不可能一见钟情吧?”

古一然摇摇头,他素来听说陈飞宇“风流”的传闻,今日一见,陈飞宇的魅力还是远远出乎他的意料,连自己的宝贝孙女都快中招了,难道陈飞宇还能千里之外取人贞操不成?

他哪里知道,陈飞宇虽然风流,可也不至于到了能让人“一见钟情”的程度,古星月现在的表现,以及对陈飞宇的莫名好感,全都是因为“天心果”的缘故。

要知道,天心果本就是数百年才结果的天材地宝,一株树上总共才有三枚,以应天地人“三才”之数,就如同天、地、人三者之间互有感应一样,三枚“天心果”吸收日月精华而共生在一起,彼此之间同样有感应。

陈飞宇炼丹用掉一枚“天心果”,古星月同样服下一枚天心果,她和陈飞宇之间无形中就有了某种联系。

再加上“天心果”药力很强大,古星月本身不懂炼化,服用下“天心果”后没办法完全消化,一部分的药力储存在她的体内。

正是这部分没完全消化的药力,和陈飞宇产生了某种感应,以至于影响了古星月的精神状态,让她对陈飞宇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

而陈飞宇早就将“天心果”完全炼化,所以“天心果”对陈飞宇的影响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这才有了现在古星月在陈飞宇面前娇羞,而陈飞宇却泰然自若的一幕。

当然,这一点除了陈飞宇隐隐有所察觉外,古一然和卫彦都不知道。

此刻,卫彦将古星月娇羞的模样看在眼里,他哪里不知道,这几乎就是古星月对陈非有好感的表现,他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巨大的威胁感,当即皱眉道“你确定能治好星月小姐的怪病?”

陈飞宇自信道“手到擒来。”

古星月心中一惊,忍不住抬起头看向陈飞宇,他这么自信,难道真的能够治好自己的病?

对,一定是这样,不然的话,爷爷也不可能专门请他来给自己治病。

想到这里,她心里对陈飞宇充满了期待。

古一然更是含笑点头,陈飞宇的自信,又多给了他一层信心。

突然,卫彦嗤笑一声,道“星月小姐的病情,连我老师都还治不好,你何德何能,敢放言‘手到擒来’?”

“你的逻辑很奇怪,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陈飞宇摇头而笑,道“你老师治不好古星月的柄,跟我有什么关系?”

古星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突然见到陈飞宇向她看去,目光对视在一起,她俏脸一红,又低下了头去,心里越来越奇怪,自己第一次见他,为什么在他面前这么失态?

卫彦越发恼火,站起来道“笑话,我老师是中医界中泰山北斗的宋栖元教授,除了是燕京中医院的副院长外,还是中南海的御用医师,专门负责给大领导们调理身体,连我老师都治不好的病,你又怎么能治好?”

古星月神色顿时一黯,对啊,连宋栖元那么有名的中医都治不好她的病,更何况是年纪轻轻的陈非?

她刚刚才升起来的信心与希望,再度被现实击得粉碎。

古一然皱皱眉,对卫彦产生了一丝不喜。

“真是荒谬的可笑。”

陈飞宇道“你说了这么多你老师的荣誉,最后不还是对古星月的病情束手无措?

我问你,你老师难道是天下间第一神医?

你老师治不好古星月,就代表天下间所有人都治不好古星月?”

卫彦脸色微变,随即冷哼一声,道“我老师的确称不上是天下第一神医,可他的医术也足以傲视华夏中医界,他老人家治不好的病,绝对不是你这样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能治好的。”

刚出社会?

陈飞宇神色古怪,严格说他的确刚出社会,可是在这刚出社会的半年多里,他的经历足够丰富多彩到令所有人为之震惊的地步。

当然,这些事情没必要向卫彦这样的普通人说,陈飞宇笑着道“既然你老师不是天下第一,那他治不好的病,我为什么就治不好?

你可以崇拜你的老师,但是不能因为你老师束手无措,就代表其他人也会束手无措,你的逻辑实在是可笑。”

“好大的口气!”

卫彦气急败坏地道“那我问你,你毕业于哪家中医学校?

目前又在哪家医院坐诊?”

陈飞宇负手而立,笑道“没上过中医大学,目前也没有在医院坐诊,只是从小跟着师父学习医术罢了。”

“难怪如此的没见识,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原来是个野路子中医。”

卫彦轻蔑而笑,得意洋洋地道“几句话就被我拆穿了真面目,古老爷子,星月小姐是您的掌上明珠,身体娇贵的很,为了星月小姐考虑,绝对不能让这样的庸医给星月小姐治病,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候悔之晚矣。”

古一然脸色顿时板了下来,沉声道“陈神……陈非是我专门请来给星月治病的,而且从半年前就一直在邀请他,对于他的医术我完全信任!这次陈非特地抽出时间来古家,古某感激万分,如果你再敢对古家的贵客出言不逊,就算你是宋栖元的学生,我也会把你轰出去,并且永远不准你再踏进我们古家半步!”

这番话隐含怒气掷地有声,卫彦得意洋洋的表情顿时僵住,紧接着差点惊呼出声。

原本他以为古一然是被陈非给骗了,不然的话,古一然绝不可能让这种野路子中医来给古星月看病,而他拆穿陈非的真面目后,古一然理应会雷霆震怒,把陈非给赶出去。

然而,古一然确实生气了,可生气的目标不是陈非,而是他!卫彦心里一急,不死心地道“古老爷子,陈非他明明没有系统性上过中医大学,绝对不可能治好……”他话还没说完,古一然脸色一沉,不怒自威。

卫彦吓了一大跳,顿时不敢再说话,悻悻然坐了下去,心里对陈飞宇的敌意更加强烈。

古星月越发惊讶,陈非到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爷爷竟然为了陈非,主动训斥了卫彦?

她对陈非越来越好奇。

古一然这才露出笑容,道“陈非,星月就拜托你了。”

陈飞宇点点头,也懒得跟卫彦计较,在古星月身旁的石凳上坐下,道“伸出手来。”

“啊……啊。”

古星月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陈飞宇要给她号脉搏,她俏脸一红,伸出了洁白如玉的手腕。

陈飞宇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触手温暖滑腻,令人心中一荡。

古星月莫名紧张起来,心里砰砰直跳,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

卫彦心里冷笑了一声,突然眼珠一转,跑到一边悄悄给他老师宋栖元打电话,打算请他老师过来,由他老师来拆穿陈飞宇的真面目。



  

  。

章节目录

神针侠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陈飞宇苏映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飞宇苏映雪并收藏神针侠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