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陈飞宇的到来,山顶上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陈飞宇的身上。

农家院内,柳战做了个“请”的手势,不怀好意地笑道:“酒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贵客上门了。”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陈飞宇笑,向农家院里面走去。

雷天力连连向陈飞宇使眼色,想要告诉陈飞宇这里有陷阱,可是陈飞宇却视而不见,雷天力表面还得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已经急的火急火燎。

来到农家院里面,柳战拍拍手,吩咐人在院中摆上一桌酒菜,色香味俱全。

柳潇月一边入座,一边左右环顾,好奇问道:“哥,爸妈呢,怎么不见他们?”

她今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陈飞宇介绍给父母,此刻不见父母,她失望的同时,多多少少也有些不乐意,觉得冷落了陈飞宇。

“他们临时有点事情,待会儿就会过来,我们先吃着。”柳战说话的时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柳潇月这才露出笑容,接着俏脸一红,羞涩地想到,也不知道爸妈会不会接受陈非。

柳战端起酒杯,对着陈飞宇道:“我怎么都没想到,陈非就是大名鼎鼎的陈飞宇。”

“对啊对啊。”柳潇月连连点头,白了陈飞宇一眼:“明明是那么厉害的人物,非得低调行事,把我们骗得好苦。”

这几天她已经从柳战那里听说了陈飞宇的事迹,震惊的同时又羞涩欣喜,毕竟美女都爱英雄,听到意中人是鼎鼎有名的盖世英雄,她自然暗自窃喜。

“这么说来,我得自罚一杯了。”陈飞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玩味笑道:“知道真相后的柳大少,有何感想?”

“很意外,也很疑惑。”柳战又给陈飞宇倒了一杯,道:“所以想请大名鼎鼎的陈飞宇帮我解惑。”

“哦?什么疑惑?”

“你的目的。”柳战眼中渐渐出现锋芒:“不客气的说,像你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既然化名‘陈非’来燕京行事,所图肯定非小,不知道陈先生能否为我解惑,让我知道你的目的?”

柳潇月好奇地看向陈飞宇,讶道:“你来燕京,真有特殊的目的?”

陈飞宇自斟自饮,慢悠悠地反问道:“那柳大少认为我目的何在?”

“四个字。”柳战放下酒杯,伸出四根手指,道:“‘传国玉玺’,我说的可对?”

传国玉玺?

柳潇月差点惊呼出来,“传国玉玺”不是早就失传了吗,难道陈非来燕京的目的,真的是为了寻找“传国玉玺”?

陈飞宇不置可否,挑眉笑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是’传国玉玺‘?”

“原因很简单。”柳战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据我所知,你曾为了‘传国玉玺’前往玉云省和东瀛,随后,你便化名‘陈非’来了燕京,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无形之中,气氛逐渐变得紧张激烈起来。

“看来你对我很了解。”

柳战哈哈大笑,道:“或者是因为我对‘传国玉玺’很了解。”

陈飞宇笑着道:“这么说来,你认定我来燕京的目的,是为了‘传国玉玺’?”

“肯定和‘传国玉玺’有关……”柳战依旧在笑,但是话语中的内容,却是透着一股寒意:“而且我还知道,‘传国玉玺’就在你手上!”

“不是吧?”柳潇月惊讶不已:“‘传国玉玺’早就失传千年了,怎么可能在陈非手里,大哥,你是不是搞错了?”

柳战没有回话,而是紧紧地盯着陈飞宇。

“哈!”陈飞宇笑,轻笑,道:“如果‘传国玉玺’真在我手上,你会怎么做?”

“如果‘传国玉玺’在你手上,你最好交出来,还能留一条全尸。”

突然,从农家院的外面,传来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很突兀。

柳潇月下意识扭头看去,只见一位老者负手走来,顿时惊骇失声道:“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大哥,就是他,野外求生活动那天晚上,就是他带人来杀我们。”

来人一身黑衣,眉宇间有一道金剑纹身,正是冥府的副宗主—宫天阙!

对柳潇月的话置若罔闻,柳战和雷天力站了起来,齐齐恭敬地道:“宫先生好。”

“大哥,你……你怎么对他……”柳潇月越发震惊,大哥和雷先生跟他认识?这么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大哥早就知晓,所以大哥才没有在野外求生活动现身,那大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紧接着,她脑中亮光一闪,下意识看向了陈飞宇,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精致的俏脸瞬间煞白,就连身躯都开始隐隐颤抖。

三面山峰上的多方势力,纷纷严肃起来,这场鸿门宴刚刚开始,就出现一位“传奇后期”强者,如此大的手笔,看来柳家真的势在必得!

伊贺望月和甲贺伊人两女,顿时担忧不已,双手紧紧地攥了起来。

秋元雅子轻蹙秀眉,以她目前的实力,能感受到有好几股强悍的气息,都不在宫天阙之下,这说明,对方绝对不止宫天阙一个“传奇后期”强者。

在感叹华夏果然卧虎藏龙的同时,秋元雅子也暗中担忧陈飞宇会死在这里,让她没办法亲手报仇。

农家院内,对于宫天阙的到来,陈飞宇没有丝毫的意外。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都不看宫天阙,道:“想要‘传国玉玺’,就凭你?”

话语中,有着毫不掩饰的轻蔑。

周围不少修为高深,能够听到陈飞宇说话的人纷纷动容,“传奇后期”强者已经是站在武道界顶峰的存在,可饶是如此,陈飞宇依旧不屑一顾,好霸道,好嚣狂!

宫天阙停下了脚步,和陈飞宇之间的距离保持在五米左右,显然他对陈飞宇有几分忌惮,冷笑道:“你的确很厉害,单凭我一个人,也的确杀不了你,可惜你做人太失败,这个世上想要杀你的人,远远不止我一个。”

陈飞宇依旧背对着宫天阙,不为所动。

突然之间,一股强横霸道的气势冲天而起,在场众人只觉得胸闷气短,差点站立不稳,不由纷纷惊骇失色,到底是谁,竟然比宫天阙的气势还要强大?

  

  。

章节目录

神针侠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陈飞宇苏映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飞宇苏映雪并收藏神针侠医最新章节